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35章 污蔑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路哥,您可来了。一点小事让你见笑了。快请进。”

    见到来人,白建成脸色扭曲一下,快速压下脸上的怒气,大笑着走过去扶着男人手臂往里送。

    “不忙不忙。白家也路家也算同气连枝。白老爷子死后受到这样的羞辱,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不管。”

    苏鸾从慕遇城怀里站出来顺着声音看过去,眉头一皱,来人赫然是路少松的爸爸路奇平。“这不是叶家那丫头吗?当年少松执意要娶你,我们同意了。可你后来明明自己看上了别人,却咬着少松一点过错不放。还伙同奸夫害死少松。啧,当初我就对少松说,外面长大的丫头没教养,天生贱命,

    他还不信。如今少松去了,你们又来祸害白家吗?”

    路奇平看到苏鸾,眼里闪过异色,用平静的语气说着恶毒的话,把所有脏水都往苏鸾身上泼。

    他这话说得高明,半真半假的把事实和传言结合在一起,摘清了路少松,也抹黑了苏鸾和慕遇城。

    苏鸾脸色一沉,正要争辩被慕遇城握住手掌,铁青着脸咽下几乎脱口而出的回敬。

    幻言脸色也是沉了下来,眼神里透出淡淡杀气。“路先生似乎已经和路少松断绝关系了吧?他罪恶滔天,罪证确凿,连总统先生都亲自过问了,路先生却说是鸾鸾害的。鸾鸾和叶家相认四年有余,路少松通敌卖国却是从七年前就开始的。难道鸾鸾在此之

    前就让他犯罪了吗?”

    慕遇城薄毅的唇轻蔑的勾起,声音沉郁,挺直的脊背如同利刃,目光如电,刺的人浑身麻痹不敢动弹。

    “少松是罪有应得,路家没有包庇的意思。但不代表这就能抵消苏鸾水性杨花的事实!”

    路奇平冷哼一声,说出的话正义凛然。

    周围人群原本就没少看关于苏鸾的绯闻,甚至传播造谣也有他们一份。

    听到路奇平的话,登时眼神古怪的看向苏鸾,许多人目光里透露着心照不宣的鄙夷和嫌恶。

    “早就听路少松说路伯父护短,今天才知道路伯父的是非观在面对亲人的时候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真情感人,苏鸾佩服。”

    苏鸾眼里闪过恼怒,对于旁人的当面指点气的浑身颤抖。

    但她不愿总被慕遇城护在身后,忍不住出言讽刺。

    “苏鸾,我给你父母几分面子,不要胡说八道。你背叛在先,别以为少松被判刑就能抹消你在婚约内勾搭慕遇城的事实!”

    路奇平占据大义,又惯常说一些大仁大义粉饰太平的话,这一番话说出来掷地有声,虽然恼怒却不失风度。

    但说出来的话却像一柄锥子一样狠狠戳着苏鸾的自尊,往她身上泼下无数脏水。

    “慕总对不住。我在安排葬礼,没能及时过来。这是怎么了?”

    苏鸾还想说话,白旌霖却带着昨天他们在白氏总部大楼看到的董事长助理快步走出来,走到慕遇城面前诚恳道歉。

    “白总,如果你请我们来是为了颠倒黑白向路家投诚的话,你们的目的达到了。”

    慕遇城揽住苏鸾肩膀,黑沉的目光里透出森寒的光,脸色沉郁,显得极为不悦。

    “误会误会。慕总,您先进去给我爷爷致礼,这里我来解决,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可好?”

    白旌霖虽然年轻,处事却还算有条理。

    面对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非但没有慌乱,反而好声好气的说着官话,态度从容,颇有风度。

    既不倨傲也不卑微慌乱,只这开场两句话就能显示出比他父亲更强的处事能力。

    “抱歉。如果你早一点出来的话或许可以。可现在事关我妻子的名誉,我不能妥协。如有必要,我会提起诉讼。”

    慕遇城的视线落在人群后几个拿着相机的人。

    那些人脖子上挂着记者证,显然是来拿第一手消息的。

    这一场争执肯定会被报道出来,如果有心人只剪路奇平说话那一段,再把他们的话剪去一部分,对苏鸾的名声只会雪上加霜。

    这违背了他从回来以后就致力于为苏鸾正名的初衷。

    不过他看那些人倒不全是怕他们乱写,除了那些记者之外还有其他围观者正拿手机录像。

    如果他不依不饶的话,路奇平那些话完全可以被当做证据摆到法庭上。

    “这……怎么回事?”

    白旌霖脸色微微一变,扯住另外一位如临大敌挡在慕遇城三人和白建成中间的保镖质问。

    “大少爷,之前我们听先生的吩咐拦住这三位不让进。然后闹了两句。这位先生给您打过电话没多久,路先生来了。然后又争执了几句。”

    那保镖看一眼慕遇城,又慌乱的收回视线,绷着脸做出一脸冷漠的样子,唯有紧抿的唇角泄露紧张情绪。

    “都争执了什么?”

    看出保镖在有意隐瞒,白旌霖脸色一沉怒问。

    “白总是要让那些污蔑我妻子的话再被你们的人说一遍吗?”

    慕遇城忽然开口,声音平淡不辨喜怒,只是身上的气势更加强盛。

    在他身后,幻言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端出了手机录像。

    “是我考虑不周。要不找个安静地方?慕总,今天毕竟是我爷爷的追悼会,给个面子,让他老人家安息好吗?”

    白旌霖也意识到不该再问,连忙诚恳哀求。

    他情真意切,倒比白建成所谓义正言辞的追撵要好得多。

    “白老弟,如今这白家谁做主?”

    路奇平状似无心的问了一句,围观群众眼神再度古怪起来。

    白旌霖出现的时机敲,出现以后也一直以当家人的姿态处理争端,甚至没有询问父亲一句的意思。

    有心人已经琢磨出一点门道,被路奇平一句话勾起,人群里顿时响起窃窃私语。

    “我父亲尸骨未寒,说谁做主这种话未免太功利。路哥,我们先进去吧。”

    白建成不忙答话,适时露出黯然神情,拱手请路奇平进门。

    “路少松夺人妻子,路家纵子行恶。现在又扭曲事实当众羞辱。幻言,记下证据了吗?”慕遇城忽然勾起唇角,声音凉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