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28章 你爸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苏鸾捏了一下慕遇城的手,等他停下脚步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踏着小心的脚步走到那桌旁边。

    “嘟嘟。”

    像是怕惊吓到孩子,她声音放的很轻。

    嘟嘟小手猛地颤了颤,飞快的扭头看向她,眼里是满满的仓皇和不可置信。

    叉子在桌子上跳了跳,掉在他的腿上,上面沾染的蛋糕抹在干净漂亮的灰蓝色裤子上。

    “苏……苏小姐,慕少。”

    与此同时,受到惊吓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是之前路少松和林映华结婚典礼上碰到的那个照顾嘟嘟的女人。

    看到熟人,她一时惊吓被嘴里的一道辣菜呛了一下,脸色涨红,拼命压住咳嗽弹跳起来。

    却咽不下嘴里塞得过多的食物,吃力的鼓着嘴用力咀嚼吞咽嘴里的食物。

    想不起来去拿纸巾,只好抬手用袖子抹嘴。

    嘟嘟看了她一眼,眼神算不上厌恶,也谈不上同情,那一眼格外冷漠,不该出现在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孩子身上。

    “路家把嘟嘟交给你带?”

    只一眼,苏鸾就明白了什么情况,心里霎时被莫名的愤怒和难过淹没。

    “是,路少没了以后,路家没空管小少爷,就让我带着他。”

    女人有点惶恐,袖子上沾染了辣油,红色的痕迹让人厌恶。

    “你骗我。你说我上学了就来看我的。”

    苏鸾还没再说什么,身后传来嘟嘟低低的控诉。

    苏鸾低头,只见嘟嘟握着拳头,小嘴紧紧的抿着。

    白胖的小脸看起来依旧漂亮可爱,仿佛路少松的死对他没多大影响。

    可……真的没影响吗?

    “我们先带孩子去包间,稍后给你送出来。你今天没看到我们,明白吗?”

    慕遇城走到苏鸾身后,环住她气的微颤的肩膀,声音里透着冷意,强大的气场让酒店大厅里其他顾客也纷纷看了过来。

    直面他气势压迫的女人更是不堪,但却害怕嘟嘟乱说话不敢放人。

    “慕少,小少爷是路家的人,您把他带走我不好交代。”

    苏鸾一怒,正想质问路家有谁把嘟嘟当成路家人,却感受到慕遇城扣在肩膀上的手臂微微用力,似是安抚。

    “不过是吃个饭,你不用紧张。你不乱说话,我们今天也权当没见你们。”

    慕遇城冷锐的视线扫过桌子上丰盛的饭菜,最后落在女人惨不忍睹的袖子上。

    即便她身上这件衣服看着低调,却也是个不错的牌子。

    还有指间那闪耀的钻戒。

    女人脸色白了一下,路家和慕氏本身就是对头,她本不用害怕慕遇城的。

    可……

    “小少爷还得回幼儿园午休,慕少和苏小姐十二点前请让我把小少爷带走。”

    最终,女人妥协。

    “放心。”

    慕遇城低头去看嘟嘟,却见嘟嘟已经蹭到了苏鸾腿边,小手抓住她裙摆,脸色沉了沉,目光更加冷锐。

    “那边有空下来的座位,两位是在这边坐还是另外找个位置?”

    有服务员过来,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敢直接请人走,但他们站在过道影响别人进出,不得不端着礼貌的笑容过来。

    “还有包间吗?”

    苏鸾微微弯腰牵住嘟嘟,抢在慕遇城面前发问。

    嘟嘟得寸进尺的又靠近一步,几乎贴在苏鸾身上。

    慕遇城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他背带裤上的肩带拎到自己旁边。

    嘟嘟被他拎的打了个转,紧紧揪住苏鸾的手,抬起小短腿要去踢慕遇城,被慕遇城瞪了一眼才老实了。

    “有的,请二位跟我来。”

    服务员松了口气,走在前面带路。

    三人乱成一团没法走路,慕遇城又递给嘟嘟一个冷眼,沉缓的声音透着威严:“放手!”

    嘟嘟抿着唇,抓着苏鸾的小手又紧了紧,倔强的低着头不说话。

    “我数三,你再不放手就跟着她走。”

    慕遇城视线若有若无的瞟了那女人一眼,耐心全无。

    “遇城,我们先去包间再说吧。”

    感受到嘟嘟的不安,苏鸾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前面走的服务员见他们没跟上,耐心的等着。

    “一。”

    慕遇城不理苏鸾,手里抓着的肩带紧了紧,像是随时要把嘟嘟抓过去丢还给女人。

    嘟嘟猛地抬头冲他呲了呲牙,不甘的放开了苏鸾的手。

    慕遇城满意的收回视线,一手牵着苏鸾一手拎着嘟嘟衣服上的肩带跟上服务员。

    苏鸾对他的醋味无语,见很多人的视线都落在这边,隐约还能听到对自己两人身份的猜测,眉头一皱一一瞪回去。

    见她强势,指点猜测的人大部分尴尬的收回视线专心吃饭。

    慕遇城不经意的扫过大堂,目光冷然,让剩余的人也不由自主低下头去,不敢和他对视。

    服务员尽责的把他们领到二楼一间包厢,恭敬递上一份菜单。

    慕遇城随手接过扫了一眼,点了几个苏鸾爱吃的菜,又另外点了一份粥和一份鸡蛋羹还有一道红烧鱼。

    “说吧,那个女人那样克扣你,你怎么不和爷爷说?”

    慕遇城不让苏鸾去搭理小鬼,牵着她在桌旁坐下,懒懒靠在椅背上询问。

    他这语气分明不像和孝说话,从之前和小鬼说话那次他就知道这孩子心性和普通孝不一样。

    现在过去了一年多,又长大了点,经历的想必更多。

    其实孝都很聪明,当他们意识到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他们就会成熟起来,清楚在特定的环境里怎样能让自己活的更好。

    “我没有爷爷。”

    嘟嘟鼓了一下脸颊,兀自抓着苏鸾旁边的一把椅子要爬上去,对上慕遇城陡然冷下来的视线也不理。

    只是不敢去招惹苏鸾,只是蹭了蹭离苏鸾近一点,圆溜溜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得意的挑衅。

    “没有爷爷,你当你爸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慕遇城冷嘲一声,伸手把苏鸾连人带椅子往自己身边拉了一点。

    他长手长脚的大人还怕一个需要手脚并用往椅子上爬的小屁孩挑衅?

    “遇城!”

    苏鸾轻拍慕遇城的手臂提醒,上次见面嘟嘟和路少松关系多少有点缓和。路少松死了,嘟嘟或多或少都会有点难过,他怎么能戳一个孝子的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