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523章 523 闹剧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你们来干什么?叶家当初那么对我们,现在败落了还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少松的婚礼?你们给我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婚礼时严格按照既定时间举行的。

    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路母发现了人群里的苏鸾等人。

    她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大着嗓门叫嚷,那扬眉吐气的样子十分可笑。

    当初在发布会上,她看着路少松像叶淮彦夫妇下跪,心里的屈辱和痛惜几乎让她恨不得把叶家人都撕碎了。

    现在叶家要完蛋了,她比谁都高兴。

    乍然在婚礼上看到苏鸾,新仇旧怨一起爆发,故意大声羞辱苏鸾。

    有热闹看,还是主家主动摆到台面上的,宾客们自然乐意看戏。

    纷纷退开几步避开苏鸾他们一行人,原本还很拥挤的人群很快疏散出一片空地,明晃晃的把苏鸾等人摆在人群中间。

    不认识苏鸾的人也都顺着看过来,一时都在猜测两个女人里哪个是叶家小姐。

    苏鸾抬头看向路少松,却见他只是玩味的勾起嘴角,木桩似的定在原地。

    既不打算出面帮忙,也不怕路母搅乱婚礼的样子。

    “我们拿着请柬来的。就算路伯母撕开脸皮,也不能这样赶客吧?”

    苏鸾含笑应对,仿佛没注意到人们的目光。

    “请柬?谁给你们的请柬?我们的请柬就是给狗也不会给你叶家人!”

    路母怨毒的看着苏鸾。

    所有的请柬都是她发的,还刻意避开了和叶家有关系的所有人,就是存心要把叶家排除在贵圈之外。

    没想到他们还是来了,年轻一辈还来了这么多个。

    “原来路夫人更希望狗来参加这个婚礼。不过这么多宾客,您是把谁当狗,还是在您心里这些宾客和狗就该同处一室?”

    幻言近前一步挡在苏鸾面前,脸上虽然挂着礼貌的危险,目光却冰冷刺骨。

    周围看热闹的宾客们脸扭曲了一下,就算知道幻言是故意挑拨,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也难免不舒服。

    路母脸色更是成了猪肝色,恼恨的指着幻言说不出话来。

    “路伯母,我表哥不太会说话。不过我们的请柬是路少松给的,如果他不希望我们在这里我们就走吧。毕竟我没有死缠烂打的习

    惯。”

    苏鸾拨开幻言,微微鞠了个四十五度角的躬道。

    最后那句,分明是讽刺当初发布会上叶家厚着脸皮把叶淮彦夫妇架在火上,也是讽刺当初路少松追到z市直升机告白,被警察

    带走的事。

    “妈,是我请阿鸾他们来的。不是有句话说吗,分手了还是朋友。只怪我和阿鸾没缘分,都快结婚了又被人强行破坏。”

    路少松不知道什么时候撇下林映华走了过来,听到他的声音路母才算安静一点,只是依旧气得浑身发抖。

    听到他的话,林映华脸色煞白,身上缀着珍珠的婚纱沉的仿佛撑不住了,双腿颤颤的几乎跌倒在地上。

    好在还顾及这是公共场所,才强撑着没倒。

    “少松,这个女人分明是利用你。她刚和你离婚就嫁给了别人,你还替她说话。”

    路母愤愤的指着苏鸾,无论眼神还是语气分明拿她当狐狸精看了。

    “路伯母在开玩笑吧?大家都知道我在和路少松订婚之前失忆了,并且还已经结婚了。您不责怪自己儿子强取豪夺,倒来怪我抛

    弃了路少松。我记得路伯母应该是知道我结过婚了的啊。我失忆的时候为什么无论您还是别的谁都没告诉过我呢?”

    苏鸾侧了一下头,脸上的笑带着几分俏皮,几分审问。

    既然路母不在意脸面,要往她头上扣污水,她也没必要替他们藏着掖着了。

    既然不要脸,就让她把她的脸孔撕下来吧。

    “阿鸾,我不怪你。你放过我妈吧。”

    路少松目光里忽然流露出沉痛隐忍的神色,哀恳的看着苏鸾,让她少说两句。

    这话,这作态,分明是要坐实苏鸾借口他有儿子,出轨和别人在一起。

    苏鸾皱眉正要说话,却见路少松偏了一下头,避开旁边探视的目光,做了个口型。

    “证据。”

    短短两个字,路少松眼里藏着猫戏老鼠般的玩味邪肆,像是料准了苏鸾他们会妥协。

    苏鸾咬牙,这人这么卑鄙!

    “路少松,你没立场怪我们。”

    背后一暖,是慕遇城。

    他把一只手放在苏鸾手臂上,手臂环着她,仿佛能为她抵挡所有磨难。

    “只要有心,随便谁到z市查一下就能知道。在和你订婚之前,鸾鸾和我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哦,民政局登记处也查得到,毕竟

    我们是领了证的。”

    “和我订婚之前你们已经离婚了。慕遇城,你为了别的女人抛弃阿鸾,和她离婚。现在又回头,也就是阿鸾善良才会离开我回你

    身边。阿鸾爱的人是你,我认了,好心邀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却来破坏。我祝福你们,你们却容不得我?”

    路少松目光冷鸷的看着慕遇城,说的冠冕堂皇,完全把自己定位到深情不悔的痴情位置上。

    “路少松!”

    林映华忽然从后面冲过来,一巴掌打在路少松脸上。

    她身后托裙摆的两个花童猝不及防被裙摆带倒,趴在地上愣了一会儿,一个人哇的一声哭出来,另外一个也反应过来似的一起

    哭起来。

    “你还喜欢苏鸾,为什么要娶我?你把我当什么?娶回来给你照顾孩子的保姆吗?”

    林映华嘴里骂的是路少松,眼睛却怨毒的看着苏鸾。

    哭花了脸上的新娘妆,她拎起裙摆狼狈逃离酒店。

    喜欢了十几年,原以为只要嫁给他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不甘心。

    哪怕他不爱自己,至少也要在人前给自己留点面子吧?

    在婚礼上,对别的女人说着委曲求全的话,对别人一片深情。

    把她林映华当什么了?

    她是贱,才不管不顾的倒贴了十几年,才因为他喜欢就把自己扮成那样贪慕虚荣,妆容浓厚的样子。

    可她也有心,也有尊严。

    为什么要这样一次次伤害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