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522章 522 你可以喊我少松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没什么对不对的。别人的事情我们能插手的有限。而且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他天性聪明善良,随他妈妈多一点,可又不像

    妈妈那么懦弱卑怯。你以为你那几句话就能让他对路少松的抵触心理消失吗?”

    小孩子的叛逆心理就是大人让做什么他偏不做。

    他讨厌路少松,对路少松的做派自然看不上,又怎么会去学?

    这也是他让苏鸾多接触嘟嘟的原因之一,这张白纸总要有人在上面作画的。

    如果让苏鸾来,这孩子潜移默化多少总会存点善心。

    苏鸾本身也不是什么春善的圣母心,带出来的孩子也不会太过肉包。

    “希望嘟嘟会好好的吧。”

    苏鸾也知道她干涉不了太多,无奈的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歪头靠在慕遇城肩头。

    刚才情绪太过激动了,心里多少还有点难受。

    “别想太多,我们尽人事听天命。”

    慕遇城把手指轻轻按在她微红的眼皮上,手上的温度让她因为刚哭过而有点酸胀的眼皮舒服很多。

    “你倒是把我昨天说的话还给我了。”

    苏鸾嗔了一声,自己又忍不住笑起来。

    关于叶氏的事情她能冷静对待,这时被嘟嘟哭的勾起了情绪,倒收不住了。

    “夫人说的都是金玉良言,为夫不敢忘。”

    慕遇城低头,轻笑间温热的气息洒在她额头上,暖暖的,格外安心。

    “贫嘴。今天好歹是别人的婚礼,我们这样似乎不太好。”

    苏鸾站直身体,注意到往来宾客偶尔瞥过来的视线。

    这里虽然清静,但经理办公室毕竟不是独立的,旁边除了几间办公室,还有会客室休息室茶水间之类的地方。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也没有在婚礼台上。而且是他路少松死乞白赖请我们过来的,不给他添点堵多不好意思。”

    慕遇城弯唇笑着,听到外面响起炮竹礼花的声音,拉着苏鸾下楼观礼去了。

    虽然兴趣不大,但毕竟是人家婚礼,不去观礼躲在一边反而扎眼。

    苏鸾身份尴尬,被有心人认出来,还不知道要把话说的多难听呢。

    “遇城,鸾鸾。”

    两人刚下楼,就听到一声呼喊。

    苏鸾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叶行止和林映月,旁边不远处站着一身白西装的幻言。

    幻言很少穿白色的衣服,乍一看有点白马王子的味道,冷峻的气质吸引了旁边很多女人的眼光。

    “你们怎么也来了?”

    苏鸾穿过人群走到他们面前,目光在林映月和叶行止身上转了转,眼底带着些许暧昧。

    两人身上的礼服是同款同色系的,像是情侣装一样,乍一看郎才女貌很相配。

    “听幻言说要过来,正好一张请柬能带两个人,我们就过来凑个热闹。”

    叶行止笑容满面,把林映月的手臂抓起来挎在自己手臂上,志得意满。

    “凑热闹也不用贴这么近吧?”

    苏鸾眼里含着揶揄的笑意。

    林映月眼里泛起一丝羞恼,手臂一动就要抽回来。

    “映月是作为我的女伴来的,人这么多怕走散了。倒是你们,今天早上出门这么早,我们来了以后也没看到你们呢。”

    叶行止一把抓住林映月的手不让她退缩,看着苏鸾的眼睛里透着无奈。

    苏鸾刚回来的时候哪有现在这么调皮,现在都敢开他玩笑了。

    “下面太吵了,我和遇城到楼上坐坐。表哥,魅力依旧啊。你看旁边那么多女人都看着你呢。”

    苏鸾适可而止,看着走到面前来的幻言,朝不远处努了一下嘴。

    幻言看也不看,只深深的看着苏鸾:“她们看的不是我,而是在嫉妒你比他们漂亮。”

    “表哥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一流,我都快要相信了。”

    苏鸾心里蓦地一跳,笑着说了一句,看向门口,“诶,新人来了。”

    外面鞭炮声渐渐停歇,门口走进一对璧人。

    路少松穿的深蓝色西装,耳朵上依旧戴着一只耳钻,嘴边的笑容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五官在灯光下柔和了几分,越发漂亮。

    他站在门口,目光在人群里漫不经心的扫过,最后定在苏鸾一行人这个方向,嘴角的笑容更浓。

    林映华身上的礼服拖着长长的裙摆,被两个可爱的小花童托着。

    孩子们一点也不怯场,规规矩矩的站着。

    林映华一脸幸福,小鸟依人般靠在路少松手臂上。

    直到此刻,她还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要嫁给路少松了。

    喜欢了那么多年,十五岁就把身子给他了,可他对她总是若即若离,像逗猫逗狗一样逗着她玩儿。

    可她心甘情愿。

    一脸幸福的抬头看向路少松,想在他脸上看到和自己同等的幸福,想和他分享心里几乎满溢的甜蜜。

    脸上的笑忽然僵了一下。

    他确实在笑,而且笑的很漂亮。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发现了苏鸾。

    很奇怪,女人扫视人群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要么是最爱的人,要么是情敌。

    她甚至没注意到最近一直躲着不敢见的林映月,一眼就注意到了苏鸾。

    苏鸾不知道在和慕遇城说什么,笑的眉眼弯弯,两个人明明站在人群里,却像在独立的世界里,眼里只有彼此,别人都无法融

    入。

    她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路少松一眼,依旧在笑,只是眼神像淬了毒,看的她不寒而栗。

    “路少……”

    林映华弱弱的喊了一声,成功把他的视线召回到自己身上,只是那眼神里的情绪让她头皮都要炸了。

    “我们要结婚了,你可以喊我少松。”

    路少松勾起嘴角,声音温和。

    林映华愣了愣,怔怔点头。

    这一天是她期待了好久好久的。

    路少松就站在她的旁边,马上就会在所有人面前宣誓成为她的丈夫。

    他那么温柔的对她说:你可以喊我少松。

    这明明是她期待的,为什么心里空荡荡的,仿佛什么都得到了,又仿佛什么都没得到。

    依稀间她想起了十五岁那年主动献身。

    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她得意忘形,喊了一声少松。

    当时他回头看她,也是这样温柔的笑,眼底的邪气让人心头发寒。

    他说:叫路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