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519章 519 嘟嘟求助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鸾鸾,楼上有休息室,我们先去休息室坐一会儿吧。”

    不顾人们投过来的视线,慕遇城又走回苏鸾身边,握住她纤细的小手,薄毅的唇勾起温暖弧度。

    和欺负白慧的时候相比,前后判若两人。

    “好。”

    苏鸾展颜一笑,明媚动人。

    他们想要低调,不代表就怕人挑衅。

    既然已经被白慧扰了清静,倒不如强势离开,总好过留在这里被人围观。

    “这就是叶小姐吧?几个月前和路家解除婚约,现在又来参加路少的婚礼,别不是叶家不行了,想回来抱大腿了吧。”

    “可惜晚了,现在路少要结婚了,她回来可没用了。而且叶家这趟浑水,谁沾上都得惹一身臭。路家怎么也不可能掺和的。”

    “倒是那个男人是谁?看这人品长相,帝都什么时候有这么出色的后辈了?”

    “谁知道是不是虚张声势。现在只要是有脑子的,谁还敢和叶家搭上关系?”

    “那也未必。看那叶小姐长得漂亮,气质也干净,没准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什么都不顾了呢。”

    “……”

    苏鸾和慕遇城刚踏上楼梯,身后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带着恶意的议论和揣测落在两人耳朵里,最后甚至语气暧昧,话语轻薄。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众人。

    苏鸾暗地里握紧了慕遇城的手掌,示意他先别出声。

    “帝都的名流竟然都有当记者的潜力,真是让我们夫妻长见识。我们z市这种小地方,就是记者们也没有各位这么丰富的联想力

    和八卦能力呢。”

    苏鸾微笑着,水眸清亮,看不出丝毫嘲讽,反而给人一种真心夸赞的感觉。

    谁都知道记者无中生有,夸大事实,见到新闻就像闻到腥味的苍蝇一样死命往上扑。

    她把这些人比作记者,虽是夸赞,嘲讽的意味却不言而喻。

    但她没带一句脏字,甚至脸上挂着的笑容都带着说不出的亲和力,比他们背后议论的行径又好了不知道多少,倒叫人有火发不

    出。

    “有钱人不喜欢看故事,却喜欢编故事。这也算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了。鸾鸾,狗咬人一口,人可不一定要咬回去。”

    慕遇城轻笑一声,攥紧苏鸾的手,两人相视一笑上楼去了。

    慕遇城的补刀成功让下面的人都寒了脸,尤其是之前开口的人,更是黑如锅底。

    “路少的婚宴怎么会请这么没素质的人?”

    “这人到底是谁,哪儿来那么大的底气?”

    看着两人不紧不慢的相携上楼,安静的大厅里蓦然响起义正言辞的怒喝。

    有人心底却泛起了嘀咕。

    谁都知道叶家快不行了,可这两人看起来底气十足,一点都不像快要破产的人。

    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底气,唯恐多说多错,一时岔开话题不敢再胡乱议论。

    “阿姨。”

    奶声奶气的叫声从楼梯口传来,苏鸾抬头,看到一个漂亮的过分的小孩委屈的盯着她。

    喊了一声,小手抓着楼梯扶手撅着小屁股吃力的往下走。

    两步一个阶梯,走的格外认真。

    “小少爷,快回来。”

    后面传来一声叫喊,小人儿脸上闪过慌乱,下楼梯的动作快了不少。

    眼见一个女人跑过来,心里一慌一脚踩空,跌了下去。

    后面的女人惊呼一声,脸都吓白了。

    好在苏鸾和慕遇城走的近了,距离小孩只有三四级台阶。

    苏鸾连忙迎上去托住小孩,仔细一看竟然是嘟嘟。

    几个月前曾经见过,只是那个时候孩子一双大眼盛满戒备,整个人瘦的不像话。

    几个月不见,人养胖了一点,胖嘟嘟白乎乎的格外漂亮,身上穿着一套小西装,整个人变了个样,一时没有认出来。

    “谢谢小姐,还好小少爷没事。”

    后面那个女人见嘟嘟被苏鸾接住抱在怀里,松了口气,连忙赶过来一边道谢一边伸手想把嘟嘟接过去。

    “不!我不!你放开我!”

    嘟嘟尖叫起来,拼命抱住苏鸾的脖子,小腿乱蹬。

    慕遇城见他的膝盖不时撞着苏鸾肚子,眸底泛起一丝冷锐,一把从苏鸾怀里把他拎过来丢在地上。

    被人从苏鸾怀里抓走,嘟嘟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哭出来,小腿迈开又跑到苏鸾腿边死死抱住,哭声震天,却不肯撒手。

    “小少爷,一会儿婚礼就要开始了。不闹了好不好?我带你去吃冰淇淋,还有好多蛋糕。”

    那女人也没料到小家伙会这样死缠着苏鸾,脸上闪过尴尬,蹲下来耐心解劝。

    “我不!阿姨,阿姨……”

    嘟嘟尖叫着躲开女人伸过来的手,两只手抱着苏鸾的腿,哭的格外凄惨。

    “这是路少松的儿子,我只见过一次。”

    苏鸾低声和慕遇城解释了一句,弯腰把嘟嘟抱起来。

    那次见面,嘟嘟分明还把她当做仇人一样,又圆又大的眼睛里装满了戒备和排斥。

    怎么也想不到几个月不见不但记得自己,还这么黏,倒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孩子哭得这么可怜,闹了婚礼也不好。你先帮我们找个安静点的房间,我哄哄他。”

    苏鸾轻拍着孩子的背对那个女人说。

    感觉到苏鸾的善意,嘟嘟终于不再闹了,只紧紧的抱着苏鸾的脖子不撒手,小身子还哭的一抽一抽的。

    “可是,您是客人……”

    那个女人一脸纠结,拿不定主意。

    “你如果能让他不哭不闹,你就把他带走。反正到时候婚礼被闹的大乱,路少松和路家老爷夫人怪罪的也不会是我。”

    苏鸾作势把嘟嘟推出去。

    嘟嘟惊喘一声,小手抱苏鸾的脖子更紧了。

    “这……那就多谢先生小姐了。”

    那个女人见实在没办法,偏偏这是小少爷,她又不能打骂,只能转身上楼,找到经理要一个房间。

    好在酒店经理认识嘟嘟是路少松的儿子,各处休息室和包间都有了客人,他就把自己办公室让出来让两人进去了。

    他们谢了经理,抱着嘟嘟到办公室。

    办公室隔音不错,房门关上基本上就隔绝了外面的嘈杂,倒是终于安静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