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99章 499 你要谢我就看看我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帝都,

    幻言站在一个房间门口,眸色黑沉,气息冰冷刺骨。

    已经半个月了,每天只有叶行止进出。

    这房间的门是特制的,隔音效果很好。

    每次房门被打开的时候,除了里面传出的无法忍受的悲鸣之外,什么都没有。

    以林映月的毅力,不断发出这野兽般的低吼,还有无法忍受的哀求声,饶是他也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那哀求声有时候是求叶行止杀了她,有时候是求他给她吸一口毒品。

    他每天都会来站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慕遇城说的有道理,他既然对林映月没意思,就不该吊着她。

    直到昨天,里面的哀嚎嘶吼才停止,他一直揪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了一点。

    “幻言,你又来了。”

    叶行止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幻言回头看到他连警服都没脱,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

    “她怎么样了?”

    幻言黑眸亮了亮。

    他对林映月只是没有男女的喜欢,但不可否认她是个很棒的合作伙伴。

    很多男人都没有她的冷毅果决,没有她的身手。

    见他站在门外,叶行止疲惫的双眸瞬了一下,强打起精神,恢复了以往那冷毅刚硬的模样。

    “你可以自己进去看看。”

    他从没阻止过他进去。

    想到半个月前救她出来的时候,她看着自己喊幻言,叶行止心里都会不可抑制的闪过一抹抽痛。

    “不了,我还有事。”

    幻言拒绝。

    他确实有事,这半个月留在帝都自然不可能是完全等着林映月戒毒。

    事实上他很忙,之前那个杀手组织有关于掳走苏鸾那个神秘组织的线索。

    而且据说和路少松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必须给那个组织做一些事情,以换取等价线索。

    至于“等价”二字,自然是由对方定位估值。

    叶行止眉心微拧,像是看透了幻言的内心一般,也不强迫他,只淡淡的说:“她已经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好了。”

    “嗯,我先走了。”

    幻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轻潼拍戏受了伤,你有空去看看她。”

    叶行止看着他的背影,眯着眸子道。

    “不去。”

    幻言冷漠拒绝。

    对叶轻潼,他没那个意思。

    虽然自从三年前被自己毒舌一次以后她就没缠着自己,两个人也没怎么见过面。

    但从别人的只言片语里他也知道叶轻潼对自己从来都没死心。

    甚至在一些发布会和综艺节目里,提到私人感情问题的时候,叶轻潼也总是笑着表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却绝口不提是谁。

    公司要给她炒绯闻,她甚至不惜抬出叶家。

    当然,对粉丝和大众还是保密的。

    慕遇城说对人家没意思,就不要吊着人家。

    其实不止对应林映月,还有叶轻潼。

    可是叶轻潼是个死心眼,不管他怎么拒绝,那丫头都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

    叶行止眸底掠过寒意,没说什么,拎着保温桶回了房间。

    房门打开又关上,里面虽然拉着厚重的窗帘,却亮如白昼。

    因为那两天在暗室的经历,林映月在黑暗环境里会感到不安,所以叶行止特意让人装修了这间屋子,不但弄了个大的水晶吊灯,四周也嵌了无数小灯,驱散房间里每一寸黑暗。

    “映月,吃饭了。”

    看到被自己捆在特殊架子上的林映月,叶行止眼底浮起心疼,声音也格外轻柔。

    那架子也就半米宽,上面铺着同宽的特制床垫和床褥,腰腹和膝盖这些着力的地方被他用柔软厚实的弹力布绑缚,手腕脚腕上裹着毛巾,毛巾外面是手铐。

    为了让她舒服一点,他可谓是煞费苦心。

    可被捆在这上面半个月,再怎么样也不会很舒服。

    半个月的折磨让她瘦的不成人形,脸颊深深的凹陷进去,眼神黯淡无光,手腕细的仿佛他轻轻用力就能折断。

    “行止,谢谢你。”

    从他进来,林映月黯淡的眸子就追随着他。

    见他小心的在白饭上面配了菜端过来,她才开口道谢。

    声音嘶哑的像指甲刮在玻璃上,有点刺耳,又格外虚弱。

    叶行止眉眼动了动,用筷子挑起一块炸的酥透的肉送到她嘴边,淡淡的说:“你要谢我,就看看我。眼里给我留个位置。”

    林映月默然,张嘴咬住他喂过来的菜嚼了几口咽下去。

    吃了小半碗饭,她才低声说:

    “我觉得自己好多了,今天先不用捆了吧。”

    因为叶行止要上班,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把她捆起来。

    只有毒瘾过去,神智稍微清醒的时候他才会放开她,给她上厕所洗漱的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发作不定时,往往刚把她解开毒瘾就犯了,叶行止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任由她在他怀里挣扎,用指甲和牙齿各种手段让他放开自己。

    他舍不得伤她,所以自己身上挂了不少彩。

    而且发作过后,她根本没有力气爬起来去洗澡。

    叶行止帮她洗澡的提议被她否决,最后只是每天帮她放水,再把她抱进浴室让她自己慢慢洗。

    洗完喊一声,他进去拿浴巾闭着眼睛把她裹好放回床上。

    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让叶行止有点吃不消,庆幸她拒绝让自己帮她洗澡。

    “好。”

    叶行止犹豫了一下,把饭碗放在一边,伸手帮她把身上的枷锁一一除去,然后扶她坐起来。

    为了方便,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

    隔着薄薄的睡衣,叶行止感觉手下的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一副骷髅。

    她轻的不可思议,揽在腰上的手能轻易摸到肋骨。

    明明他伺候的周到,可她一顿吃不了多少,又被毒瘾折磨的厉害,竟瘦的飞快。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体重却只有七十多斤。

    “再吃点饭吧。”

    手掌在她腰间摸了一把,硌手。

    林映月微微皱眉,她吃了那些已经饱了,还有点撑着。

    可听到他低沉的声音里透出的心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叶行止高兴的扶她坐稳,让她手撑着床沿,自己去把饭碗拿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