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96章 496 被骗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u盘是慕子阳给她的,当时她对过去没有印象,只从一些端倪发现慕子阳劈腿的事实。

    以及后来他让人对桑一一出手。

    所以对他观感不好。

    但之后没多久,他从监狱里出来,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硬给她塞了一个u盘就仓皇的跑了。

    她拿到u盘后听到里面的内容,想起林映月让自己做的事,就瞒着路少松回苏家把u盘藏在了卧室一个暗格里。

    刚回z市的时候,她连那段时间的记忆也失去了,自然不记得自己把u盘放进去的事情。

    后来无意间拿到,就给了慕遇城,现在那u盘正在慕遇城手里!

    “瑶瑶,你先在外面坐一会儿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出来。”

    苏鸾回头看着林书瑶,然后找服务员要了一间包厢。

    “阿鸾,你……”

    林书瑶有点担心。

    她看的出苏鸾很讨厌那个男人,但不知道男人给她看了什么让她脸色大变,还改了主意。

    “我没事。我只是找他问点事情。”

    苏鸾回头安慰的看她一眼,跟在服务员后面进了一间包厢。

    慕子阳看看林书瑶,也连忙跟上苏鸾。

    “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有那个u盘,你是怎么拿到的?”

    等服务员出去,苏鸾反锁包厢的门,站在门口看着慕子阳。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凌厉,慕子阳下意识的避了一下,脸色又难看起来。

    什么时候,他会避开别人的视线了?

    到底是过去三年的卑微造成的,还是这两个月在路少松手下当狗造成的?

    他现在比当年作为慕二少的时候更风光,却多了以前没有的世故和卑怯。

    “慕子阳,你不说我走了。”

    见他脸色难看的想着什么,苏鸾语气不耐。

    “啊,啊!”

    慕子阳急切的摆手,把手机拿出来敲了几个字。

    他刻意把字放大,这样不用凑的苏鸾太近她就能看到。

    “你先坐,等我慢慢打字告诉你。”

    说是慢慢,但他打字速度并不慢。

    或许是这几年都是靠打字和人交流的原因吧。

    但毕竟没有说话快,苏鸾又不可能凑到他旁边看他打字,所以他需要时间。

    苏鸾眉头皱了一下,心知他说的内容肯定不会太短,两个人在包厢呆时间太久也不好。

    他又把一个文档调出来给苏鸾看,里面洋洋洒洒写了不少。

    然后手机拿回去退出,又打了一点字,

    “要说的我都提前打好了,要现在对你说的只有一小部分。”

    苏鸾皱眉,但还是坐了下来。

    慕子阳松了口气,打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又把手机拿给苏鸾。

    苏鸾接过来。

    “三年前我让人找桑一一麻烦,被抓到了监狱。因为李书记介入,我爸没办法赎我。

    为了出狱,我拿u盘内容威胁路少松。路少松果然让帝都的人干预把我放了出来。但我出狱当天就被他带走了。他拿走u盘,还

    给我灌了哑药和毒品。

    这几年我一直受着毒品的折磨。原以为就要这样死了,可两个月前他又让人找到了我。”

    到这里就结束了。

    苏鸾把手机还给他,眉心轻皱。

    他说的这些和之前丁香查到的资料基本吻合。

    只是丁香并不知道路少松为什么要把慕子阳毒哑,她竟然也没想到和那个u盘有关系。

    慕子阳接过手机,飞快的把之前的文档调出来,重新拿给苏鸾。

    字很多,内容更是震撼。

    苏鸾越看脸色越白。

    丁香查到的东西太少了!

    和这些相比,丁香查到的那些根本不值一提。

    路少松竟然……

    “你打算帮他对付遇城?慕子阳,遇城可是你堂哥!不管你有多混账,你总要顾念一点血脉亲情吧?遇城到底做了什么,你们一

    家人都要这样折磨他?”

    苏鸾气的浑身颤抖,语气也格外凌厉森然。

    想到前几天在办公室里听慕遇城说的那些。

    还有结婚第二天他们回北江九号时她听童姨说的,她心里就疼得厉害,只恨不得把那些没有人性没有亲情的人都撕碎。

    她的遇城,凭什么要被这些人祸害?

    凭什么要受他们欺负?

    现在,连自家人都跟着别人算计他,害他。

    她不敢想象,如果慕子阳说的这些,真的完成了,慕遇城会怎样。

    “啊……”

    慕子阳眼神闪烁了一下,像是着急解释什么,却吐不出一个字。

    他慌忙把手机拿起来又敲打了一会儿推给苏鸾。

    苏鸾不去看,把他手机推回去。

    力道用的猛了,手机滑出桌面跌在地上,发出“啪嗒”的碎裂声。

    慕子阳起身把手机捡回来,屏幕裂出几条细碎的曲线,但不影响使用。

    他想了想,把之前敲出来的字复制到短信里。

    没多久,苏鸾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她把手机拿出来点开短信。

    泪雾把字映出重影,她拿纸巾擦掉眼泪去看。

    “路少松给我毒品,给我权财,还治好了我的病。我没道理不听他的。”

    “你怎么有我电话号?”

    苏鸾手指收紧,脸色难看,忽然想起既然莫旭东和他合伙,他肯定从莫旭东那里知道了自己的手机号。

    果然,过了一会儿她手机再次响起。

    “莫旭东告诉我的。他爸爸得肾病有好几个月了。之前我找到他让他帮我找机会约你出来,我给他一笔足够他爸爸换肾的钱。起

    初他不答应,直到你结婚前一天医院通知他说他爸爸病情恶化,透析已经不能起太大作用了。从原本一个月透析一次,变成了

    两天一次,他才找到我说答应。”

    苏鸾愣住了。

    莫旭东其实做了大部分人会做的选择。

    在喜欢的人和父亲的生命之间选择,他选择了保住父亲的命。

    其实他没有做错。

    他挣扎过,这么做的时候心里大概是很痛苦吧。

    不过,从此以后各不相干,她也不用为他担心。

    不管他是不是有苦衷,算计她终究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嘀铃”一声,

    手机短信提示音再次响起。

    苏鸾低头看了一眼,水眸再次染上怒意。

    “慕子阳,你不可理喻!我是有病才会同意和你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