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93章 493 杀了我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不好意思,我堂姐晕过去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她扶到车上?”

    这是林映月残存的意识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旁边有一个人。

    她被捆在一张凳子上,浑身无力,那个人正在她手臂上注射什么东西。

    那人一言不发的给她注射完药物,收拾东西走了。

    当她第一次感觉到来自血脉的渴望的时候,她终于明白那个人给自己注射的是什么东西。

    愤怒过,绝望过,她甚至天真的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认为自己一定能扛过去。

    可事实证明那种痛苦不是仅凭意志就能抗衡的。

    不知道身上的绳子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密室的凳子也不见了。

    但她甚至没有力气起身在密室里找个什么东西坐一下或者躺一下,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

    她能做的,只是像一团烂泥一样萎靡在地上,等着外面送来饭菜,用仅存的力气去把饭菜接过来。

    当她第一次把从小窗口递进来的清粥小菜当做绝世美味吃干净,理智有片刻清醒的时候她就知道。

    她抗拒不了那些饭菜,也抗拒不了血脉里的渴望。

    “映月……林映月……”

    当略带焦急的呼唤在不远处响起,她睁开眼睛。

    从小窗里透过来的视线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杀……杀了我……”

    干涩苍白的嘴唇微微掀动,嗓子像着火了一样。

    虽然没认出那人是谁,但却记得他身上从来都带着枪。

    只要从那个窗口里给自己一颗子弹,甚至不用费心开锁进来救她,就能一了百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废了,短短两天她钢铁般的一直就已经被折磨的分毫不剩。

    只有死,才不会辱没她军人的身份。

    “映月,说什么傻话呢?我来救你了,你忍着。”

    听到她竟然有了求死的念头,叶行止心头涌起一阵愤怒,恨不得把路少松打死。

    他压抑着愤怒,用枪托狠狠敲在锁上。

    “砰!砰!砰!”

    沉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那么震撼人心,让人担心会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闯进来。

    意外的是,直到他把锁砸开,也始终没人发现他。

    沉稳的手有一瞬的颤抖,叶行止伸手握住门锁闯进密室,弯腰把蜷缩在地上的人抱了起来。

    入手的感觉只觉得像没骨头一样,一时没注意刚抱起来的人险些像水一样从他怀里流回地面。

    他小心的调整了姿势,双手甚至不敢用力,唯恐伤了她。

    “映月,还有意识吗?能认出我是谁吗?”

    他心里一痛,几乎失去理智。

    知道不能耽搁时间,低头看着她一边询问一边迈着快而稳的步伐往外走。

    “……幻……幻言?”

    林映月只觉得问话的人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的,又觉得他看起来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只是记得这个名字。

    叶行止脸色一沉,停下脚步,愤怒的低头含住她因为缺乏水分而泛白的唇。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体验。

    虽然依旧很软,却显得很松弛,唇瓣干燥的让人心疼。

    恢复理智,迅速把头抬起来,看着她越发茫然的视线,叶行止暗骂自己一声,更快的往外走。

    “叶警官,这是我家主子让我给你的。你别从刚才进来的地方出去,路少松现在正带人埋伏在那里。我会晚一点再发出警报。你

    从这里出去,到东墙那里翻出去。我想以你的本领,带着林小姐出去应该问题不大吧。”

    他刚出去,迎面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递给他一个内存卡,压低声音快速道。

    “多谢。”

    虽然奇怪他说的主子是谁,但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

    叶行止冲他点点头道谢,接过内存卡丢进嘴里压在舌下,抱稳林映月顺着男人指的方向蹿了出去。

    别墅不小,他一路小心避开下人,速度不慢,却仍然用了快十分钟才跑到一处长着几颗低矮桃树的院墙边上。

    桃子已经没了,只剩下一树深绿的叶子。

    “你忍一下。”

    他深吸一口气,把林映月扛在肩膀上,助跑几步跃上树枝,抓住树枝上了几下翻到墙上跳了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路少松电话铃声响起。

    “路少,林映月被人救走了。”

    “不是让你们看着吗?不是让你们给我报信吗?人给我看到哪儿去了?”

    路少松气的脸色铁青。

    之前他得到消息说有人要来解救林映月。

    虽然不确定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但这个地方不能暴露。

    他亲自带人守在进出必经的地方,然后留下几个人监视密室,一旦有人出现在密室立刻报告,然后他可以来个瓮中捉鳖。

    本来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被那几个人给破坏了!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从自己眼皮底下出入自由,甚至还带着一个人。

    内鬼!一定有内鬼!

    路少松摔了电话,气势汹汹的来到暗示。

    看守暗室的人他留了五个。

    有个人受了枪伤,右手腕上,血流如注。

    只有少数人能做到这么精准的射击。

    其余四个人战战兢兢的缩着肩膀,面如死灰。

    他们知道,林映月被人救走,路少松的计划被打乱,他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怎么回事?我让你们看着暗室,为什么林映月会被人救走?”

    路少松抬手拉开领带,从身后一名手下的手里拿过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几人,漂亮的脸上写满阴鸷,狰狞可怖。

    “路少饶命,是我们的失职。”

    五个人纷纷跪倒在地,惨白着脸求饶。

    “饶命?给我一个理由。”

    路少松阴着脸,在五个人面前蹲下,枪口指着其中一人的额头,

    “说,林映月被救走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拉肚子。路少,我早上吃坏了肚子,当时看没有动静就去了趟厕所。等我回来就发现没人了。”

    那人白着脸,心知自己今天是活不下去了。

    “拉肚子?真是个不错的理由。”

    路少松挪开枪口,语气云淡风轻,竟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