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69章 独角戏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苏鸾看他表情,料想还有别的地方有伤,不想让自己担心才没说。

    不过她也知道慕遇城心里有数,如果伤口确实严重到需要缝合,他不会不说。

    所以,她也没有揭穿他,只是拦着医生让他帮忙开个拍片子的单子,再抽一点血化验才放人。

    “你太小心了。”

    任由医生给自己抽了一管血带走,慕遇城无奈。

    那些人的匕首很明显是随身带着用来防身的,怎么会提前准备病毒抹在上面?

    “我这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鸾小心提起被子一角,把他刚包扎好的手臂盖进去,咬唇道。

    当年那心痛的感觉仿佛融进了骨血里,痛恨着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病毒折磨,看着他痛苦,却无能为力。

    “说起来你看到我都没恢复一点记忆。去祭拜了一下爸妈就全都想起来了。”

    慕遇城微微眯眼,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有多在意,仿佛只是随便提了一句。

    “我天天照镜子看到自己的脸都还没刺激到半点记忆呢。”

    苏鸾理直气壮。

    慕遇城失笑,她连忙按住他,怕扯动伤口。

    “一一呢?”

    门外传来司奕急切的声音,苏鸾俏脸一沉松开慕遇城的手臂起身走出去。

    “你还关心他吗?”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幻言微冷的声音。

    “司奕,你还有脸来。我真想一刀杀了你!”

    苏鸾打开门怒视他。

    想到之前那段视频里看到的,她就恨不得打死他。

    桑一一当年逃婚做的不对,自己让她给司奕一个机会,让她回来道歉弥补。

    司奕哪怕冷脸相向,哪怕打骂桑一一一顿她都不会说什么。

    可他怎么能那么羞辱人?

    “告诉我一一在哪儿!”

    司奕抿唇,红着眼看苏鸾,目光凶狠。

    右手缠着一圈纱布,外面渗着血。

    “一一在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幻言脚下一动,挡在苏鸾面前,不满司奕对苏鸾的态度。

    “求你们告诉我她在哪儿。让我见见她,你们怎么骂我都行。让我见见她。”

    司奕语气忽然软下来,带着哀求。

    “重症监护室。”

    幻言冷冷的指着一个方向。

    “表哥……”

    苏鸾一惊,她记得那人只是把桑一一打晕了啊,怎么到重症监护室了?

    幻言没动,反手抓住她的手握了一下,示意她先别问。

    还好司奕听到他的话就转身快步离开,没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到底怎么回事?”

    见司奕走远,苏鸾才好奇的小声问。

    幻言刚才那个小动作让她察觉到他可能做了什么。

    “带你去看戏。”

    幻言笑着冲她眨眨眼,拉着她跟上去。

    “表哥你慢点。”

    幻言步伐略大,苏鸾小跑跟上。

    两人到重症监护室门外的时候,司奕已经进去了。

    这间房里只有桑一一一个布,两人站在门外隔着门上的小窗见司奕蹲在床畔握着桑一一的手说话。

    两人对视一眼,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对不起。在酒店里我不该那么羞辱你。我就是个混蛋!你醒过来,打我骂我都行。

    你不要这么惩罚我,给我机会向你道歉。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

    一一,我不懂怎么讨人欢心,不懂怎么去爱,只凭着傲气不肯在你面前吃亏。

    你肯让苏鸾告诉我你回来了,是还爱着我的吧。只要你醒过来,我原谅你。

    我原谅你爱过别人,我原谅你逃婚。

    所以,公平一点。你也原谅我对你做的混账事,原谅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好吗?”

    司奕的声音微微颤抖,薄唇贴在桑一一手背上,只希望那双眼睛能够睁开。

    看他难过,苏鸾心里的气已经消了,拉着幻言走开一点,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

    “表哥,你怎么跟他说的?还有一一身上那些仪器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幻言一脸坏水的表情,她看到那些仪器也会吓一跳。

    “司奕敢惹你生气,我当然要给你出气了。”

    幻言笑着说。

    桑一一刚进ct室他就给司奕打了电话说,桑一一被人劫持,因为不配合,被人打成了重伤昏迷不醒。

    虽然慕遇城和苏鸾及时赶到,但是那些人砍伤了慕遇城逃了。

    医生说她的情况有点严重,如果今天醒不过来,以后都不会醒了。最好的结果是变成植物人。

    然后桑一一从ct室被推出来,幻言去和医生说先把桑一一推到重症监护室,只弄一台仪器,一个氧气罩做做样子糊弄一下。

    不然没有仪器的话想骗过司奕这只千年的老狐狸还有点不容易。

    因为幻言是慕氏的高层。

    虽然没挂职位,但是在慕氏的地位一点都不比身为代理总裁的司奕差。

    医生请示了院长就把桑一一推到重症监护室了。

    “你可真坏。”

    苏鸾叹为观止,也难为幻言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想到这么多。

    不过她心里清楚,他嘴上说是帮自己报仇,其实是要趁机帮司奕和桑一一和好。

    “他活该。”

    幻言笑的得意。

    司奕和慕遇城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三年来没少奴役他。

    “别玩太过火了,我去看看遇城。”

    苏鸾笑着提醒他一声,起身回急诊室病房。

    她走的急,没看到幻言眼底流露出的黯然。

    不管他做多少,都比不上慕遇城三个字。

    人的心真的很小,从三年半之前慕遇城强势霸道的闯进苏鸾心里,在她心里扎根,苏鸾的心里就再容不下别人了吧。

    怪他喜欢的太晚。

    怪他相遇太迟。

    拳头用力攥了攥,指尖掐进掌心,用这疼来抵消心里那尖锐的疼。

    唇角微微勾起,收敛情绪。

    一个人默默的喜欢,默默的放下。

    自始至终,这场喜欢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苏鸾回病房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病房里除了慕遇城之外还有一个人。

    一个女人。

    “慕大哥,我听说你受伤就赶了过来。有没有事,伤口严重吗?”

    白静柔泪水涟涟的看着慕遇城,小脸皱成一团,仿佛恨不得替他受伤替他疼一样。

    “你怎么来了?”慕遇城凌厉的眉峰蹙起,语气不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