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68章 468 一点都不疼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鸾鸾,你有没有事?”

    见慕遇城被推走,幻言一把抓住苏鸾,冷眸闪烁着紧张关切。,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

    在车上的时候,苏鸾帮慕遇城处理伤口,有血沾在她衣服上。

    幻言以为她也受伤了。

    “我没事,这些血是遇城身上的。”

    苏鸾解释一声,焦急的看着慕遇城被推走的方向。

    “你们不是去找人吗?怎么会遇到这种事?那些人是冲你们来的吗?”

    江蔓拉住苏鸾,知道她担心慕遇城,一边带着她往急诊室走一边问。

    “不是,他们是要抓一一。”

    苏鸾摇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叶淮彦和幻言说:“而且我和那个人好像认识。我觉得十岁之前失去的记忆可能和那个组织有关。”

    叶淮彦脸色顿变:“你是说当年掳走你的是杀手组织?”

    他们一直以为是迈尔斯做的。

    可迈尔斯不承认。

    “迈尔斯应该没有和杀手组织联系。他是给佣兵组织服务的。因为小时候他的爸爸就是死在杀手手上,所以他最恨的就是杀手。”

    作为迈尔斯的被追求者,江蔓当年对迈尔斯的过去还是了解一些的。

    更何况在迈尔斯表现的为了她不择手段之前,他们也曾是朋友。

    “哼。他本来就心理扭曲,就算不是他掳走的鸾鸾,他当年做过的坏事也不少。”

    叶淮彦对迈尔斯没有好感,当初就是因为他自己和江蔓数度分离。

    如果不是李岩西拼命相助,恐怕他们两个人不会在一起。

    “人都死了,你还记恨他干什么?那样的人,不值得我们为他生气。”

    江蔓嗔他一眼,一把年纪了火气还那么大。

    “是什么样的杀手组织?”

    幻言沉声问。

    找到苏鸾之后,他们不是没有查过在遇到苏明业夫妇之前她在哪里。

    可所有的线索都断在那个孤儿院里。

    那家孤儿院的傅院长说当年碰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十岁的模样,只是不管问她什么她都不说,总是冷冷的很不合群。

    在孤儿院住了也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孤儿院就倒闭了。

    在傅院长忙着安排那些孩子将来去处的时候,忽然发现她不见了。

    和来的时候一样莫名其妙。

    “我记忆还没完全恢复。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大部分人都是在两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训练了。最大的没有超过五岁。”

    苏鸾皱眉,她记忆中的片段少的可怜。

    大概也只记得一群连路都走不稳的孩子挣扎在生死边缘,靠着本能让自己活下去。

    “从那么小就开始培养的杀手组织我也没听说过。”

    幻言皱眉,他对杀手组织还算了解,但也没听过什么组织是从那么小就开始培养的。

    “想不起来就先别想了,根据这些查下去未必查不到。”

    叶淮彦见苏鸾脸色不好,开口道。

    “是啊,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只是你自己要小心,平时别让安容他们离你太远。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个组织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江蔓很担心。

    如果当年是那个组织把苏鸾偷走的,那他们把苏鸾认回来很有可能会害她再次被抓住。

    “我会的。”

    苏鸾点点头,走进急诊室vip病房,看到慕遇城正躺在病床上,医生在给他缝合伤口。

    “要不要去拍个片子?那些人是想要你的命,拍个片子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

    苏鸾放开江蔓的手,快步走到慕遇城身边担心的说。

    江蔓也叶淮彦见慕遇城没什么大问题,就退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幻言靠在墙上,微微垂下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没事,你别担心。”

    见苏鸾进来,慕遇城蹙眉忍耐的表情微微放松,眸色温润,唇角轻扬。

    “检查一下吧。检查一下放心。”

    苏鸾坐到他旁边,小心握住他没受伤的手臂,尽量不影响医生缝合伤口。

    看着那弯曲的缝针一点点刺入他皮肉,又从另一边带出来,她下意识的咬紧了唇瓣。

    “打了麻药,一点都不疼。你要是害怕就别看,看着我的脸会好一点。”

    慕遇城被她握住的手掌轻轻动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反握住她小手,把她视线从自己手臂上引开,让她看自己的脸。

    “谁要看你的脸?没有一点血色难看死了。”

    苏鸾故作嫌弃的移开视线,把视线落在窗台上的盆栽上。

    “再难看你也得看一辈子。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帅哥送出,概不退货。”

    慕遇城大笑,手指又动了动和她十指相扣,看到两人的手掌紧密交叠,不分彼此,眼底才掠过一抹满意神采。

    “不害臊。”

    苏鸾嗔他一眼,忽然神色紧张的收紧手指:“晚一点再抽血送去化验一下。”

    她想起三年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伤口害的慕遇城痛不欲生,险些送命。

    也因此,他们两人天各一方,生生分离三年。

    “你别担心,这次没有路少松的手笔。而且那些人本来没打算动刀子,身上藏的匕首只是防身,不会提前准备那些东西的。”

    慕遇城安慰她。

    “化验一下吧。检查过才能放心。”

    苏鸾很坚持,她不希望三年前的事情再次重演。

    “鸾鸾,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慕遇城深眸蹦出一抹精光,凝着她的水眸。

    苏鸾点头:“之前去祭奠爸妈的时候感觉记忆里的迷雾拨开了很多。后来看到那个小卫,受了刺激。虽然没想起来十岁之前的事情,但其他的却一下子跳进了脑海里。”

    “鸾鸾。”

    慕遇城呼吸加重,幽暗的眸子直直凝视着她。

    “等你处理好伤口再说。”

    苏鸾勾起唇角,和他静静对视。

    先前记忆恢复,她甚至没时间高兴,只顾着忧心他的伤势。

    此时见他喜形于色,心里的喜悦才丝丝缕缕的渗出来,汇成一片汪洋。

    “慕少,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缝合完手臂上的伤口,医生仔细包扎过,问他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他身上沾满血污,根本看不出哪里受伤。

    “没有了。”慕遇城看一眼苏鸾,淡声回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