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64章 464 羞辱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记得有一个人自责的对她说,妈妈从没有恨过你。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她还说我早就把你当成了亲生女儿。

    还有一个男人,抱着她开怀大笑,嘴里喊她:鸾鸾,爸爸的宝贝女儿。

    “别哭,以后我陪着你。”

    身边,男人低沉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然后一根手指抹在她眼角。

    苏鸾才发现,她竟然哭了。

    “遇城,等婚礼结束了我们去看看爸妈好吗?”

    “好。”

    慕遇城看着她,潋滟深眸泛着温柔。

    婚礼顺利举行,到新人敬酒阶段司奕溜了。

    之前酒喝太多了,想上卫生间。

    “司奕,好久不见啊。”

    刚上完卫生间出来,有个女人恰好从女卫生间走出来,一脸惊喜的迎上来。

    司奕皱眉,黑沉着脸一脸生人勿进,下意识的就想走。

    可眼角忽然看到女人身后又走出一道身影。

    心,蓦地狠狠跳了一下。

    原本以为已经痛到麻木的心忽然痛到极点,像被人狠狠揉碎。

    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女人下意识的抬头看过来。

    司奕避开视线,嘴角露出玩世不恭的笑,风流俊逸,黑眸里流转着轻浮:“想我了吗?”

    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玩世不恭,让桑一一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痴痴地望着那张俊颜。

    直到含着惊喜的娇媚嗓音响起,她才回神。

    “弈,你知道的。为了你我这三年拒绝了多少人。你要再继续拒绝我的话,我可要为你守身如玉一辈子了。”

    “辜负佳人真是罪过。平白耽误你这么多年,我今天把自己给你赔罪如何?”

    司奕等她走近,微微倾身靠近她耳边,风流薄唇几乎贴在她戴着精致耳环的耳垂上。

    “好!这可是你说的。”

    女人眼睛一亮,垂涎的看着司奕完美的身材。

    剪裁得体的西装下,包裹着令人垂涎的结实肌肉。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想把他勾到床上了,可惜这家伙看似风流,却只是嘴上功夫,从来没有行动过。

    不管她怎么倒贴他都有办法躲掉。

    “先付利息。”

    司奕勾魂一笑,身子微微退后,菲薄的唇向她靠拢,余光却看到卫生间门口那女人脸色苍白,双脚像被钉在地上一般。

    心里越痛,脸上的笑就绽的越大。

    他痛了三年,总得让她也陪着疼一疼。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司奕忽然伸手扣住女人的脸,手指堵在她唇上,调整了角度把唇贴在自己手上。

    女人惊讶的瞪大眼,不是要亲她吗?

    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是只挑逗不给吃啊?

    “麻烦让让。”

    不耐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桑一一回过神。

    她一直站在卫生间门口,堵到里面的人了。

    眉毛狠狠皱成一团,纵然知道他是存心做给自己看的,可是心口还是疼的窒息。

    桑一一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所以她快步走过去抓住女人的头发往后拉。

    拉住女人头发,她才注意到司奕堵在两人之间的手指,心里沉甸甸的难受消失了一点,又尴尬起来。

    之前凭着一口气冲过来打断两人,却没料到中了司奕的计。

    “贱女人,你敢抓我头发。”

    被拉开的女人愣了一下,抓狂的扑上来。

    她快要挠在桑一一身上的手忽然被人抓住,司奕嘴上笑着,黑眸却泛着冷意:“你不用等我了,找个人嫁了吧。”

    他这话分明是在说之前那个女人说的为了他三年拒绝无数男人的事。

    女人还想再闹,却见他护住桑一一,眸色越来越冷,恨恨的抽回手转身走了。

    “打扰别人好事是要遭天谴的。”

    见女人离开,司奕把手按在墙上,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三年不见,她比以前更成熟娇艳了。

    褪去了少女的张扬,整个人柔和了许多。

    “抱歉,我去帮你把人追回来。”

    桑一一绕开他要走。

    司奕眸色一厉,一把扣住她手腕把她后背抵在墙上,原本按在墙壁上的手落在她一边脸颊上,力道不轻不重,缠绵亲昵。

    “不用了,既然人已经走了,就由你代替吧。”

    男人的声音越发轻浮,随意的态度仿佛不是亲密对象换了个人,而是东西坏了又配了个零件。

    桑一一心里敲起警钟,正要挣扎却见男人猛然欺近,几乎揉进她怀里。

    霸道的吻落下来,带着惩罚,狠狠的碾压她微颤的唇。

    桑一一的心狂跳着,想要挣扎却全身无力,只能任由他引领节奏,甚至顾不上这里是随时可能有人过来的走廊。

    原本只是戏弄,可碰到那熟悉的温热唇瓣,司奕控制不住只想要的更多。

    “喜欢吗?桑一一,我和那个男人比怎么样?是不是比他更让你心动?”

    薄唇稍离,游移到她耳畔轻轻碰触,嘲讽的语气响在她耳边,恶毒的噬咬着她几乎沉沦的心。

    桑一一蓦地清醒过来,脑袋猛地往后面缩去。

    “咚”的一声轻响,后脑勺磕在冰凉的瓷砖上,震得她一阵晕眩。

    那张熟悉的俊脸上展露的不是情人的温柔,而是满满的嘲弄和轻视。

    仿佛自己是最脏的妓女!

    “啪”!

    扬起手掌,狠狠的甩在那张让她爱恨交加的脸上,桑一一拢起衣襟挣脱他的桎梏,甩掉脚上的高跟鞋狼狈跑开。

    在身后留下细碎的呜咽,仿佛被狠狠嚼碎,从齿缝里溢出。

    司奕忽然勾唇笑起来,不是嘲弄,而是开心。

    渐渐的笑出声音来,状若疯狂。

    然后,狠狠握拳捶向墙壁,一拳接着一拳,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关节处见了血也不肯停,一下比一下狠。

    眼泪砸在地上,稀释了滴在地板上的血迹,如同血泪。

    最重的伤,从来都是自己给的。

    羞辱她,报复她,最痛的却是他自己。

    有人从卫生间里出来,认出他,连忙去喊了正在敬酒的慕遇城过来。

    慕遇城,沈凉陌和苏鸾三个人听到消息吃了一惊,连忙跟着报信的宾客过来,他拳头上和面前的墙壁上已经血迹斑驳。

    “弈,你在干什么?”慕遇城过来一把抓住他手腕,迫使他停止自虐的行为,面沉如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