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62章 462 谁眼睛那么瞎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你已经尽力了,他们不接受你的好意也不是你的错。”

    见慕遇城回来,眸色沉郁,苏鸾宽慰。

    “我没事。只是毕竟是一家人,二叔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就想着拉一把。”

    慕遇城摇头,语气平淡。

    对慕子阳,他是不看好的。

    一个人的恶已经融入了骨子里,他连伸手拉一把的兴趣都没有。

    可慕青峰不同。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二叔或许是想护着慕子阳。而且他当初从慕家分出去的时候做的那么绝,赌着最后一点尊严,大概也不会回来的吧。”

    苏鸾弯腰钻回车里,看着慕遇城也坐进来。

    “我知道。”

    慕遇城点点头,示意尚北继续开车。

    仔细回想慕青峰的神态和他的话,他总觉得慕子阳在做的事情不简单。

    看来,得查一查了。

    **

    一个月很快过去,苏氏在清理了一大批人之后虽然元气大伤,但经过稳步发展,和慕氏有意无意的扶持,没怎么流失客户。

    现在已经基本上恢复了。

    婚礼是在z市举行的,来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

    叶家小辈作为家人,在婚礼开始之前溜进化妆间,看着镜子里的苏鸾在化妆师的巧手装扮下一点点变化。

    唇角自始至终挂着幸福的浅笑。

    都说新娘是最美的,其实就是因为脸上那一丝幸福和期待,比任何妆容都要自然,都要好看。

    “堂姐,你跟我讲讲我离开后都发生什么了。大伯母说我刚走两天你就和姐夫领证了,这也太神速了。”

    叶轻潼自己最近也是忙的不行,昨天电影拍摄完成,这才有空回家。

    但是刚回家居然听到苏鸾要结婚的消息,来z市的路上又听江蔓说他们老早就领证了。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被迫离婚,然后历经磨难,好不容易重逢了,不复婚还等人来捣乱吗?”

    苏鸾唇角抿出一抹笑弧,从镜子里看着叶轻潼一脸惊叹的样子。

    “可你不是失忆了吗?难道看到姐夫瞬间恢复记忆了?”

    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没有记忆有什么关系?看到他第一眼我就知道,我还爱着他。”

    想到初遇那天,苏鸾眼里的笑意更加明媚。

    那怦然心动的感觉,和当初在路少松身边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林映月抬起眼皮看了看苏鸾,又看了一眼叶行止,清冷的眸子里泛起淡淡的涟漪,再看时仿佛什么都没有。

    “路少松再过段时间也要结婚了。”

    苏鸾抬头看她,却见她没什么表情,好像只是随便说说。

    “谁眼睛那么瞎?”

    叶轻潼瞪眼,她还真不知道。

    苏鸾也好奇,按理说路家是不可能允许嘟嘟的妈妈进门的。

    路家丢不起那个脸。

    “那个眼瞎的人是我堂妹。”

    林映月皱眉瞪她一眼。

    虽然她看不上林映华倒贴路少松的行径,但她家和叔叔家还算亲厚,林映华是她堂妹。

    苏鸾想起当初自己和路少松订婚没多久,一个自称林映华的女人每次见她都嘲讽全开,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没想到路少松会选择她。

    “那那个孩子和他的妈妈呢?”

    苏鸾想起那个瘦弱却有一双大眼睛的漂亮男孩。

    “那个女人死了。煤气泄漏,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断气了。路少松给孩子移植了骨髓,认回了路家。”

    林映月看着苏鸾,脸色沉凝,目光一如既往的透着淡淡的冷漠。

    苏鸾手指颤了颤,失手把面前的一盒粉底打翻了。

    “是意外还是人为?”

    她还记得那个女人,弱弱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像是怕引起别人注意。

    那么谨慎胆小的一个人,为了儿子来求路少松,却搭上了性命。

    “警方判断是意外。结论是做完饭忘了关煤气,可能太累了连锅碗都没来得及刷就睡下了。等发现不对的时候想起来关煤气却已经来不及了。被发现的时候是倒在卧室往厨房去的门口的。”

    林映月没有添加个人意见,但那不屑的语气显然是不信的。

    第二天儿子就要做手术了,以那个女人对儿子的爱护程度,怎么可能回来做饭,在家睡觉,而不去医院陪儿子?

    但警方已经给了结论,也确实找不到什么疑点。

    苏鸾听出来了,只是抿了抿唇没说话。

    化妆师眼观鼻鼻观心,专心给她化完妆收拾东西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他们。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见化妆师走了,苏鸾才拎着婚纱站起来坐到床上看着林映月问。

    她可不相信她是好心。

    “如果不是你执意退婚,那个女人可能不会死。”

    林映月看着苏鸾的眼神犀利,像是在看杀人凶手。

    “凭什么怪堂姐?难道我堂姐就该牺牲幸福嫁给路少松那个人渣吗?再说了,警察局都断定是意外,你凭什么把责任推到我堂姐头上?”

    这案子是叶行止经手的,她怀疑警方给出的结论,不就是在怀疑哥哥办案糊涂吗?

    亏哥哥那么喜欢她!

    “我只是打个比方。”

    林映月皱眉,眼神不悦。

    “鸾鸾本来就是受害者,她能摆脱路少松找回幸福,我们应该祝福。而不是把所谓的家国责任强加给她。”

    一直沉默的叶行止也开口道。

    他面容沉静看不出喜怒,坚毅刚正的脸庞微微紧绷,落在林映月身上的视线透着审视。

    他总觉得林映月对苏鸾的态度有点奇怪。

    “我也没说非要让她嫁给路少松。映华得偿心愿我还巴不得呢。”

    听到叶行止的话,林映月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委屈,脸色更冷,说完甩了甩胳膊转身离开了。

    “映月姐欺负人!”

    叶轻潼跺脚,仿佛被欺负的是她。

    “她也只是破案心切,并不是故意针对我。你别生气了。”

    苏鸾勉强笑着安抚叶轻潼,自己心里却也不太痛快。

    就算知道林映月说这些没有恶意,可她还是不高兴。

    凭什么要她牺牲幸福去做卧底?

    她和路少松相处三年,很少接触和工作不相干的事。

    让她去做卧底本来就不现实。

    而且什么叫她不退婚那个女人就不会死?路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进门,更没打算放任路家子孙流落在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