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60章 460 那你就去死吧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苏鸾是知道白静柔和白诗诗两姐妹的。『→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慕遇城之前和她说过,因为当年白静柔为了他放弃给母亲报仇,还举报父亲让他进监狱,所以他应诺照顾她一二。

    但所谓照顾也只是在有她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搭一把手,平时很少接触。

    白静柔倒也乖觉,这几年从没主动找过他,只是安静的照顾同父异母的妹妹。

    上次的慈善会也是白静柔做义工的地方,听说慕遇城要办慈善会才主动联系他表示自己也要去。

    苏鸾听出他在提到白静柔姐妹时语气淡漠,倒也没乱吃飞醋。

    两人赶到疗养院的时候,看到白静柔正焦急的站在门口,脸色苍白。

    一身雪白的连衣裙衬的她更加纤细柔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慕大哥,你总算来了。”

    看到慕遇城从车上下来,白静柔脸上扬起一抹欣喜,快步迎上来。

    慕遇城却看也没看她一眼,转身把一只手搭在车窗上面护着,另一只手从里面牵出一个人来。

    白静柔疾走的脚步蓦地停下,原本就苍白的脸颊彻底褪去血色,连唇瓣都变白了。

    “苏小姐?”

    “你就是白静柔吧?遇城和我提过你。”

    假装没看到她眼底极力掩饰的怨毒,苏鸾落落大方的和她打招呼。

    “慕大哥,诗诗看到苏小姐会受到刺激。能不能不让她进去?”

    白静柔咬着下唇,给苏鸾递去一个歉然的眼神,哀求的看着慕遇城,眼角泛起一丝湿润。

    “鸾鸾是和我一起来的。你如果不喜欢看到她,我带她走就行了。”

    慕遇城脸色一沉,低沉的声音透着凉薄。

    白静柔身子晃了晃,连忙解释:“不是的。我只是怕诗诗受到刺激。她的病情好不容易有了好转,如果看到苏小姐,万一受了刺激再恶化。我可怎么办?”

    说完,她抬手握拳抵在唇边像是要压抑哭声,可死命隐忍,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滚出来。

    慕遇城皱眉不耐,拉着苏鸾要走。

    “慕大哥,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求求你不要走,如果诗诗看到苏小姐有什么过激举动我一定努力拦着。”

    见慕遇城真的要走,白静柔慌了,连忙收住眼泪在后面哀求。

    “这些年你家拍卖余下的钱应该也花的差不多了,你还是找个工作要紧。病都治好了这么多年了,身子骨看着还是那么弱。”

    慕遇城停下脚步,拉着苏鸾转身看着她。

    虽然神色依旧淡淡的,但却没了不耐,像看陌生人的眼神。

    白静柔心里一痛,险些又掉下眼泪。

    但怕他不耐烦,连忙忍住眼泪把人带到疗养院深处僻静处一个房间门口。

    房门紧闭,门口站着几个身穿白衣的护工左右为难。

    看到慕遇城过来,几个年轻护工眼睛一亮,纷纷讨好:“慕少,我们已经努力劝了,可她一直不肯出来。”

    慕遇城看看门口,沉默一会儿对白静柔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白诗诗再怎么样你都别再找我。你当年帮我,我护你们姐妹几年也够了。”

    白诗诗自己作死,被抓到监狱的原因还是教唆精神病伤害苏鸾。

    现在她自己变成了精神病,也算是报应,他没落井下石都算善良,怎么可能还一次次的护着她?

    听到他终于把这恩断义绝的话说出口,白静柔脸色刷白,纤细的身子站不稳几乎倒下。

    “慕大哥,我不敢肖想嫁给你。如今我没有家了,只有你和诗诗。诗诗一直不好,如果你不理我,我孑然一身倒不如死了。”

    “那你就去死吧。”

    慕遇城无比厌烦她次次拿没有家人来提醒自己当初她为自己做出的牺牲。

    以前没有回国,白静柔也知道分寸,偶尔忍她一次倒也罢了。

    可现在当着苏鸾的面,她一直这样作态,就惹人厌恶了。

    听到慕遇城用憎恶不耐的语气毫不犹豫说出这样诛心的话,白静柔心里狠狠的颤了颤,明白自己又犯了三年前的错。

    连忙收敛了孤苦无依的可怜相,脊背挺直,虽然依旧瘦弱,看起来倒有点蒲草韧如丝的意味。

    “我知道了,慕大哥。以后我不会再拿诗诗的事情烦你。”

    苏鸾感觉到慕遇城握紧了牵着自己的手,微微偏过头对上他幽沉的眸子,展颜一笑,明媚动人。

    慕遇城被她的笑感染,心里一丝郁气散开,眉目也舒展开来,越发俊美迷人。

    白静柔在旁边看到苏鸾只是一个轻巧的笑就轻易得到自己苦求一生都得不来的温柔对待,暗地里咬碎了一口银牙,心里无比悲戚。

    慕遇城上前敲门,敲了两声里面除了轻微的小猫一样的畏惧低喃,再没反应。

    他皱眉从护工手里要来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房门被打开,黑暗中白诗诗惊惧抬头,眼里迷离凄惘像个孩子。

    “苏鸾!你把子阳哥哥还给我,你这个贱人。你都嫁给慕遇城了还来勾引子阳哥哥,我就知道你水性杨花。”

    忽然看到慕遇城身后的苏鸾,她眼里迸出怨毒,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要去掐苏鸾。

    慕遇城听她骂的难听,脸上早就阴成了一团墨。

    见她朝着苏鸾扑过来,深眸一凝抬脚踢去。

    白诗诗猛地被踹出去两三米,倒在床上哼也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诗诗!”

    白静柔从后面飞扑出来,又是检查呼吸又是拍胸顺气,唯恐“唯一的亲人”被慕遇城踹了一脚挂了。

    白诗诗刚才恰好倒在床上,任凭白静柔怎么喊都没醒。

    “慕大哥,诗诗晕过去了。”

    白静柔小心托住白诗诗,奈何力气太小,使足了吃奶得劲也没帮把歪倒在床上的白诗诗摆正。

    尽管白诗诗这些年经常犯病,不肯好好吃饭,已经瘦的可以和她比谁更纤弱。

    还是护工过来帮忙把她抬好摆正,她连忙道了谢,一边轻轻喘气一边偷看慕遇城脸色。慕遇城没注意她眼神,正低声和苏鸾说着什么,两人眼底眉梢流露的淡淡笑意分明把这一屋子人都当空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