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58章 458 秋后算账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你说呢?”

    苏鸾没有否认,一句反问基本上算是肯定了。

    “那我不去了。”

    桑一一毫不犹豫的摇头,宁肯不参加苏鸾婚礼也不能见司奕。

    “你忍心缺席我的婚礼?”

    “你就忍心看我陷入水深火热被那个男人追杀?”

    “要不这样吧。到时候你自己过来。我只告诉司奕你会来,他如果找你就说明他还放不下你。他如果不找,你也可以放心回来了。不然你还打算一辈子不要家人不成?”

    苏鸾叹了口气,终究不好逼她太紧。

    还是要让她自己做决定的。

    “不会的,他肯定恨透了我。”

    桑一一黯然抿唇,她听说当初他自己一个人在婚宴上守到太阳落山。

    那是怎样的绝望?

    一颗滚烫的心在漫长的等待里渐渐变得冰凉,绝望。

    她知道如果易地而处,绝对不会原谅那个逃婚的混蛋的。

    “我虽然不记得你是怎样的,但凭着遇城跟我说的那些我也知道你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一一,给自己也给司奕一个机会。既然知道错了,就去挽回,去弥补。”

    苏鸾拉着她,苦口婆心的劝。

    桑一一犹豫了许久,咬牙点头:“到时候我不会去找你。你除了说我会去不许再说别的。”

    “好。”

    苏鸾一口答应,趁着安容安易还没回来连忙把她送走了。

    等安容安易回来,她又搬回了苏宅。

    知道叶淮彦夫妇走了,慕遇城给苏鸾送来了三个保镖,两男一女。

    “正好,我下午想去公司一趟,让他们陪着我。”

    苏鸾看了看三个人,态度还算恭敬,就对慕遇城道。

    清理内奸的事情因为她和吴经理同时受伤而暂时搁下,现在她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回公司整顿一下了。

    “我陪你一起去。”

    “慕氏没事做吗?”

    苏鸾也不推辞,给三个保镖安排了房间住下,好奇的问慕遇城。

    她一个小公司都忙的恨不得掉一层皮,慕氏现在怎么也算跨国企业了,比叶家路家只强不弱。

    他作为慕氏的老板,怎么好带头偷懒?

    “公司有幻言和弈看着,我几年不在他们也没什么搞不定的事情。没道理我回来就不行了。”

    慕遇城丝毫没有奴役压榨的自觉,心安理得的把公司的事情继续丢给那两个人。

    天大地大老婆的事情最大。

    “表哥听到你这话,不得和你拼命。”

    苏鸾笑起来。

    想想幻言三年前好不容易脱离了慕遇城的魔爪,结果不知道怎么又被他哄得掉进了坑里,任劳任怨三年。

    “他打不过我。”

    慕遇城大笑,看着苏鸾眉眼弯弯水眸含情的样子,心里一动伸手拉过附上一吻。

    苏鸾想躲,被他牢牢按在怀里,浅尝变的霸道缠绵,不给她丝毫闪躲空间。

    “小姐,我和安容想……”

    安易冒冒失失的从房间里冲出来,看到沙发上两个没羞没臊的人,默默吞下了剩下的话。

    听到声音,苏鸾慌忙挣开慕遇城钳制,脸颊红润似火。

    “嘿嘿,我什么都没看到。”

    安易嘿嘿一笑,顶着慕遇城沉黯的黑眸转身溜了。

    慕遇城厉眸微眯,盯着被安易关上的房门淡声提议:“安易太冒失了,要不考虑让你爸妈再换个人过来?”

    见他郁闷,苏鸾笑着问:“你这是恼羞成怒吗?”

    “是啊。”

    慕遇城大方承认,惹的苏鸾又是一阵笑。

    中午慕遇城亲自动手做饭,两人吃了饭带上慕遇城刚送来的三个保镖一起出发去公司,把安容安易留下了。

    安易怨念的守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愤愤嘀咕:“他这是报复!”

    安容瞥他一眼,决定不和这蠢货说话,去买日用品了。

    **

    慕遇城和苏鸾到公司的时候,邓雅欣已经按照苏鸾的吩咐通知开会了。

    对于苏鸾每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开会,很多人表示不满。

    虽然人到场了,但都低声抱怨,神色不善。

    看到苏鸾身后跟着的慕遇城时,都正襟危坐不敢再乱说话。

    “我最近没来上班,吴经理受伤严重还没出院,公司里的情况邓助理却每天向我汇报。”

    苏鸾在最前面位置坐下,慕遇城不往桌前坐,搬了张椅子摆在苏鸾身边略靠后位置坐下,幽暗深邃的眸子淡淡扫过在场众人,最后落在苏鸾身上,目光专注,唇角似乎含着淡淡笑意。

    “诸位工作上有意见分歧暂且不说。上次发布会的保安是谁负责联系的?”

    苏鸾水眸扫视一圈,平静的声音自有一番威慑气势。

    “公司活动安全方面一向都是保安部负责的。”

    保安部经理袁立杰没敢推脱,主动站起来说。

    “袁经理,你在苏氏几年了?”

    苏鸾沉声问。

    袁立杰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苏鸾用意,看到慕遇城视线若有若无的扫过来,答道:“从苏氏企业上市我就在公司了。到现在也有十四年了。”

    苏鸾有点意外,没想到这还是个老人。“为什么发布会开始之前没人告诉我这次选的安保公司是一家新公司?苏氏成立十五年,应该早就有固定合作的安保公司吧?就算有什么意外临时要换,总得经过多方调查,确定公司可靠,然后签订相关合

    作协议才能启用。为什么这次合作的安保公司会是一家皮包公司?”

    苏鸾眼睛里迸出一抹凌厉,语气也格外严厉。“我们公司确实有两家固定合作的安保公司。只是嘉阳公司能用的保安都被人雇走。另外一家展达也是同样情况。然后一个人主动来找我接洽,我看过那些保安精神面貌和气场确实比普通水平要高一点。而

    当时时间紧急,我来不及调查,签了个临时雇佣协议。”

    袁立杰避开苏鸾和慕遇城的视线解释。

    “就算时间紧急,作为保安部经理,你会连调查他们公司注册时间,以及近期接单业务的时间都没有吗?”

    苏鸾质疑。

    “是我疏忽了,我认罚。”

    袁立杰低眉顺眼请罪。

    “袁经理恐怕还瞒着一些事吧。”一直在看戏的慕遇城开口,语气平淡,冷冽的气势却像冰山一样迫向袁立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