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39章 439 初逢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苏鸾松了口气,行程表上列的分明,要紧的都被邓雅欣用红笔标了个小三角。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今天的行程有三四个,标小三角的只有一个慈善会。

    “这个慈善会有什么要紧吗?”

    苏鸾点了点纸上的标注。

    在帝都的时候路少松也去参加过几次慈善会。

    无非就是一些所谓的企业家或者明星上去发表一段不是很走心的感言,再宣布捐点什么东西。

    路少松通常不是很喜欢参加这种活动,叶淮彦夫妇也很少去。

    不过叶淮彦夫妇都是私底下捐的,从不让人大肆宣扬。

    “这是一个残疾儿童福利院的。发起人是慕氏集团的总裁。现在慕氏几乎垄断z市所有市场,这是他回国后第一次在大型公共场合露面。很多公司为了一个参加名额抢破了头。”

    邓雅欣小心的看着苏鸾脸色。

    她对苏鸾和慕遇城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多。

    虽然她是苏鸾的秘书,但很多事也只是道听途说。

    比如慕遇城和苏鸾离婚是因为要娶白静柔,虽然后来两人没有结婚,但并不妨碍他们离婚的事实。

    她倒是知道苏鸾失忆了,所以也没敢多说。

    苏鸾眼波闪了闪,想起叶轻潼的话。

    叶轻潼说慕氏总裁是她前夫,还说他这几年一直在国外。

    如今和邓雅欣说的话重合起来,让她的心开始跳动起来。

    之前听叶轻潼叙说的时候只觉得像听故事,没什么感觉,现在却后知后觉的想那个男人是怎样的。

    还有,他们为什么会离婚?

    如果那个男人有这样的背景,怎么会让叶家看不上?

    记者会上那些记者的恶意揣测根本就不成立。

    “慈善会几点开始?”

    苏鸾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了。

    “下午三点,在残疾儿童福利院举行。”

    “好,下午你陪我去。”

    苏鸾点点头,开始查看苏氏历年来的资料文件。

    邓雅欣点点头退了出去。

    **

    下午两点四十,苏鸾和邓雅欣来到位于明湖路的福利院。

    停车场已经停满了无数豪车,司机找了好半天也找不到停车位。

    苏鸾和邓雅欣就在路边下了车,让他先把车开到另一条路的商场。

    进到福利院里,许多衣着光鲜的人三五成群的说着话,虽然很少有人高声说话,但仍旧显得嘈杂。

    苏鸾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抬头看到二楼有一群孩子们扒着护栏往下面张望,满脸新奇。

    这些人名义上是来资助这些孩子的,却只顾一次交流应酬,谁也没去看那些孩子一眼。

    “苏小姐,那边有两位是苏氏的大客户,要去打个招呼吗?”

    邓雅欣拿了两杯红酒递给苏鸾一杯,轻声问。

    苏鸾沉吟了一下,微微摇头:“这毕竟不是宴会,我们还是先等慈善会开始吧。”

    她总觉得挂羊头卖狗肉不好。

    如果想应酬找个酒店之类的场所多好?

    何苦来这里扰乱孩子们的清静?

    心里,对那摆足了噱头的慕氏总裁也多了几分不满。

    “慕少来了。”

    不知道人群里谁喊了一声,彼此聊天交流的人群缓缓散开,露出从门口走进来的人影。

    苏鸾错开面前的人头看过去,只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阔步往里面走,作为人群瞩目的焦点丝毫不怵。

    古谭般深邃的眸子里噙着丝丝冷意,薄毅的唇微微抿着,五官如诗如画,果真是个极具魅力的男人。

    饶是整日对着路少松那张脸的苏鸾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要比路少松好看一些。

    不过相对于路少松偏阴柔的漂亮而言,这个男人绝美的容颜丝毫不显女气,刚正冷毅,尊贵的仿佛古代帝王。

    在他身边跟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纤柔女人,那女人花瓣般的粉唇扬着恰到好处的柔媚笑意,偶尔看向男人的视线透着不容忽视的灼热爱意。

    苏鸾怔了怔,那个女人是谁?

    如果这个男人是她的前夫,那么现在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还会想要和她复婚吗?

    “白静柔怎么和他在一起?难道慕少真的要和她结婚?”

    在她身后的邓雅欣嘀咕了一声。

    “你认识她?”

    苏鸾退后半步,把自己藏在人群后轻声问。

    邓雅欣连忙捂住嘴,无措的看着苏鸾。

    苏鸾见状,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或许他们离婚,和这个女人有点关系呢?

    “这位就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少。我想在场各位应该都不陌生。”

    略显苍老的女人声音在前面响起,所有人默契的停止谈话安静听着。

    “这几年虽然慕少不在国内,但一直资助福利院。已经有很多小朋友在慕少的帮助下恢复健康,像正常人一样上学。”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不过一两秒时间就带动全场。

    那老妇人又扬了扬手示意大家停下,含笑介绍另外一个人。

    “白静柔小姐从十七岁就一直在我们福利院做义工,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哪怕白家败落,也没有中止过。”

    “院长言重了。我以前有心脏病,深知残疾儿童的不容易,所以就想尽自己所能帮帮她们。我没有您说的那么伟大。”

    女人羞怯的声音在院长之后响起,仿佛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

    苏鸾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听院长的话她似乎已经二十八岁了,可这说话的神态语气,还有那细声细气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十八呢。

    之后那老院长让慕遇城讲话。

    沉缓的声音透着几分清冷,说不出的好听。

    没说几句就下了台,把出风头的机会交给别人。

    苏鸾眼睛眨了眨,人群里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她没刻意去找,微微低了头看着手里的红酒在阳光作用下在手腕上投射的一片光影。

    “鸾鸾。”

    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声轻唤。

    低沉的声音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荡起层层涟漪。

    缱绻深情让人沉溺,绕着心尖儿不停打转。

    像一只手柔柔缠住她的心脏,不轻不重的碰触着,为她耳根添上一抹红晕。

    声音那么轻,轻的像不小心一口气把她吹散了一样。可仍旧让她轻颤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