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29章 429 爸爸不要碰她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路少松很快回来,有服务员带他们到一间包间。

    路少松让人把饭菜挪到包间里,告诉他们没事不要过来。

    然后才关上门看着苏鸾解释:“早上这个女人到公司找我,说孩子是我的。

    前台见孩子长得和我像就没敢撵人,给我打了电话。我刚下楼她就扑过来跪在地上磕头,说让我救救孩子。

    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带他们去医院挂了号。

    做了dna,结果还没出来。而且这孩子的病得治。

    我原本想着先带他们出来吃了饭,安排孩子住院以后再回去跟你解释。

    没想到就被你撞上了。”

    “这个孩子两三岁,看样子应该是我们订婚那段时间怀上的。”

    苏鸾看着怯怯缩成一团的母子两人,水眸划过异色。

    “我是在夜总会当公主的时候,路少喝醉了就……事后我被经理以坏了夜总会规矩为由开除了。”

    见路少松的视线也落在自己身上,似乎还没认出自己,女人抱着孩子的手又紧了紧,干巴巴的说,“离开夜总会以后,我找了一家饭店当服务生。结果过了没多久开始孕吐,我去医院查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我只被路少碰过,我知道孩子是路少的。我怕路家知道会逼我把孩子打掉,或者把孩子

    从我身边夺走。所以我辞了工作,也不敢回家,到了h市生活。

    原本我以为我会和嘟嘟相依为命过一辈子的。但是两个月前嘟嘟发病了,医院查出有白血病,怎么都治不好。医生只给用药控制了一下,说要嘟嘟亲生父亲给移植骨髓才能活下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女人说着,又哭起来。

    看的出她很在乎嘟嘟。

    “你别总哭。你要想一个人把孩子带大,总这么哭孩子受到感染长大也会变得自卑懦弱。”

    叶轻潼鄙视的看了一眼路少松。

    听道叶轻潼的话,女人讷讷的擦了擦泪,抱着嘟嘟不说话了。

    倒是嘟嘟,一点也不怕生的样子。

    可能是觉得她们两个出现以后妈妈开始哭,就把她们当成坏人了。

    瞪着溜圆的蓝眼珠子看她们,故作凶恶的表情出现在那张漂亮的过分的小脸上格外可爱。

    “阿暖,这个孩子肯定瞒不住我爸。爸妈他们是肯定要把孩子留在路家的。”

    虽然dna结果还没出来,但路少松并不怀疑这个孩子和自己的血缘关系。

    当年他喝醉酒,把夜总会公主当成筱语,一时冲动做了错事他是记得的。

    虽然不记得那个公主的长相,也没办法把那个妆容精致,扮相妖娆的公主和面前这个怯懦的妇人联系在一起。

    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再加上这个孩子和他长得有七八分想象,由不得他不信。

    “不!路少,求您不要把嘟嘟从我身边夺走。”

    那女人脸色一变,惊恐的看着路少松。

    路少松蓝眸中掠过戾气,阴冷的扫过她:“既然不想让孩子认祖归宗,为什么还带着孩子到公司里去闹?别告诉我你在当年那家夜总会没有熟人。”

    “路少,碰到您那天我才在夜总会上班半个月,人还没认全。被经理赶走以后,就再也没人联系过我了。”

    女人脸色惨白一片,在路少松冰冷的视线下瑟瑟发抖。

    她不是没想过到夜总会让人帮她联系路少松。

    但一方面害怕看到以前那些熟悉的脸上浮现的冷漠和蔑视,一方面又深知自己现在的衣着打扮根本不够资格进去,更没资格见里面的人。

    去公司找路少松,是她情急之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妈妈,嘟嘟难受。”

    抱着女人脖子的嘟嘟弱弱的呢喃一声,小奶猫一样的声音透着委屈。

    苏鸾下意识的看向女人怀里的嘟嘟,之间原本病态的小脸更白了,圆溜溜的大眼睛努力撑着,额头上已经见了汗。

    “先让孩子住院吧。其他的事情晚点再说。”

    不管大人有多少算计,多少身不由己,孩子总是无辜的。

    “好。”

    路少松眼里的阴郁缓了缓,主动走过去从女人怀里把嘟嘟接过来。

    “爸爸。”

    嘟嘟被他从女人怀里抱走,没有哭闹,反而顺从的抱住路少松的脖子,软软的喊了一声。

    路少松下意识的看了苏鸾一眼。

    苏鸾正扭头看着叶轻潼,安抚她激动过头的情绪,没有看他。

    “阿暖,一起。”

    路少松抱着嘟嘟走到苏鸾身边,空出一只手去牵苏鸾。

    “坏女人,爸爸不要碰她。”

    嘟嘟充满敌意的瞪着苏鸾,一把抱住路少松伸向苏鸾的手。

    路少松脸色沉了沉,严肃道:“不许乱说话。”

    “本来就是,因为她们妈妈才哭的。”

    嘟嘟噘着嘴,气的要哭。

    两三岁的小孩能这么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情绪,确实很难得。

    路少松脸色更沉,凌厉的视线钢刀一样刮在后面女人身上。

    女人吓得像风雨中飘摇的花瓣,紧张的对儿子说,“嘟嘟,别乱说话,妈妈哭是因为嘟嘟找到爸爸了,替嘟嘟高兴才哭的。”

    “骗人!高兴是笑,怎么是哭?”

    嘟嘟脾气拗的狠,仍旧不信。

    “走吧。”

    路少松抱着嘟嘟的手松了松,神色冷淡许多。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嘟嘟治好了留在路家。

    大不了给这女人一笔钱,也算弥补她这么多年为嘟嘟受的苦。

    “果然什么人生什么种。这小子看着漂亮,跟他爸一样坏。”

    见路少松出去,一直被苏鸾按着的叶轻潼才冷哼一声。

    末了又不甘心,狠狠瞪了一眼缩着脖子弓着腰跟在后面的女人。

    “好了,小孩子童言无忌。你跟小孩子较真干什么?”

    苏鸾好笑的捏捏她的脸,又回头看着那女人温声劝她,“你别怕,我堂妹她心直口快,心思不坏。这事不是你的错,先给孩子治病要紧。其他的事情总有解决办法的。”

    “叶小姐,您是好人。如果不是嘟嘟生这病,我是绝不敢来打扰您和路少的。”女人猛地抬头看着苏鸾,刚收起来的眼泪又滚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