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07章 407 强吻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我妈说love病毒已经解了。堂哥,你的伤怎么样了?怎么这么早就出院?”

    苏鸾从盘子里拿过一颗苹果递给叶轻潼,歪着头看叶行止。

    那么重的伤住院还不到一个月。

    “没伤到骨头,好的快一点,前天才出院。不过短期内不能再做剧烈运动了。”

    在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叶行止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发白,人也瘦了很多。

    但一双眼睛依旧刚毅明亮。

    说到自己的伤,也是一脸无奈。

    从军校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工作,没有休息的时间。

    这次受伤太重了,虽然强行出院了,却不被允许重回不对。

    这两天守在警察局里,偶尔有出警的机会也只能留守警局,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折磨。

    “是没伤到骨头,差一点点心脏上就多个洞。”

    叶轻潼拿着苹果也不削皮,咔嚓一口,一边吃一边吐槽自家大哥。

    苏鸾虽然没见过叶行止换药时的样子,但她去时他还没醒,胸前包扎的很是吓人,看着就不像是轻伤。

    也挺李岩西说过伤在心口,子弹再偏一点就打在心脏上了,自然知道凶险。

    叶行止瞪了自家拆台的妹子一眼,又对苏鸾说:“轻扬今年毕业,刚被分配到了部队里,不好请假。明天他可能没办法回来了。

    ”

    “心意到了就好,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

    苏鸾不在意,她只觉得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争权夺利的大家庭里好幸福。

    “叶暖,我能和你聊聊吗?”

    一直在旁边安静听他们说话的林映月忽然开口。

    苏鸾把视线转过去,看到她笔直的坐在沙发里,气质清冷,虽然是询问的话,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好,来我卧室吧。”

    苏鸾知道她想说什么,把被叶轻潼挽在怀里的手臂轻轻抽出来站起身。

    “你们两个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的?”

    叶轻潼握着啃了一口的苹果狐疑的看着她们。

    她记得林映月好像没给过苏鸾好脸色,苏鸾也没和她好到要说悄悄话的地步吧?

    倒是叶行止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映月,粗黑的眉毛微微扬起,带着几分质疑。

    “上回她托我查表哥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呢。”

    苏鸾眼珠一转,取笑叶轻潼。

    她知道叶轻潼喜欢幻言,也知道林映月以前是幻言的未婚妻。

    见叶轻潼好奇,忍不住逗逗她。

    结果不经意间看到除了叶轻潼,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变了脸色。

    “走吧。”

    林映月没有解释,径直上楼去了。

    她这样表现让叶行止坚毅的冷眸暗了暗,菲薄的唇轻抿了一下。

    苏鸾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叶行止,压下嘴角的笑意跟在林映月身后。

    看来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呢。

    看到两人的身影先后消失在二楼拐角处,叶轻潼看了看手里的苹果,有点吃不下去了。

    她沮丧的看着叶行止说:“映月姐不是都和幻言哥解除婚约了吗?难道她还想着能和幻言哥在一起?”

    “映月对阿言的心思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叶行止盯着面前的桌面,心里闷堵的厉害。

    “我是知道啊。可是幻言哥对她没意思,如果幻言哥会喜欢她的话,他们也不会解除婚约了。”

    叶轻潼鼓着腮帮子。

    林映月和幻言总是一起出任务,两个人之间很有默契,也很有共同语言。

    这一点她自认比不上林映月。

    所以即使两个人解除婚约,她仍旧把林映月视作最大的威胁。

    但她心思纯净,又有着自己的骄傲。

    如果幻言喜欢林映月,或者被林映月打动,她只会默默退出祝福他们。

    但是一想到这种可能,心里就难受的厉害。

    “是啊,阿言如果会喜欢映月的话,他们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现在他们不但没在一起,连婚约都解除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叶行止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得还是说给叶轻潼听的。

    其实他并不看好幻言和叶轻潼。

    幻言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和叶轻潼在一起?

    倒不是说叶轻潼不好,只是她是天真的,更像是一朵养在温室里的娇花,怎么看都和幻言不搭。

    “说的也是。幻言哥已经答应了以后如果考虑结婚的时候第一个考虑我。”

    叶轻潼心情又好了,继续啃苹果。

    其实这话是她当初说的,幻言什么也没答应过她。

    林映月在苏鸾卧室呆了十几分钟就走了,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叶行止对苏鸾说时间不早了,他们该走了。

    叶轻潼要留下陪苏鸾,不肯走。

    叶行止让她晚上别闹的太晚,就和林映月走了。

    等林映月发现车子走的方向不是回家的路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到郊区了。

    “叶行止,你要带我去哪儿?”

    林映月皱眉,她刚才一直在想和苏鸾聊的内容,一时没注意路,竟然被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周围偶尔呼啸而过一辆车,路的两旁是还有点发青的麦田,夕阳下远远看去麦浪此起彼伏,像青黄的地毯。

    叶行止薄唇轻抿,踩下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偏过头静静的看着她。

    那沉静的黑眸让林映月心头禁不住跳了跳,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危机感。

    “你发什么疯?”

    林映月伸手去抓车门,要开门下车。

    叶行止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俊颜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越发刚毅俊美,发亮的眼神像锁定猎物的孤狼。

    “放手!”

    林映月皱眉,用力想把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夺出来。

    “映月,阿言不会喜欢你的。他重伤垂死的时候想着的都是和你解除婚约,你还没有看透吗?”

    叶行止的声音闷在车厢里,听起来有点发狠。

    林映月脸色变了变,冷声道:“不需要你提醒我。要做什么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没关系吗?”

    叶行止手臂忽然用力收了一下,林映月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他这边倾过来,被他一把扣住后脑,紧接着只觉得唇上一软,滚烫

    的气息扑面而来,烫的她脑海一片空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