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402章 402 能保守秘密的只有两种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怎么了?”

    本来不想问的,但苏鸾视线里探究的意味太浓了。

    慕遇城也知道莫旭东刚才说的话肯定要让她怀疑的。

    毕竟苏鸾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有那么多。

    很多人,比如莫旭东都不知道之前病毒的事情,更不知道为了苏鸾哪怕她失忆了也不能告诉她过去的一切。

    路少松带她回来,总会要面对这些问题的。

    “没什么。”

    苏鸾眸子闪了闪,笑着否认。

    慕遇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两人吃了饭,慕遇城把苏鸾送回公寓,看她上楼,之前她指的那个窗户亮了才开车离开。

    又过了两天,慕子阳到底被保出来了。

    李岩睿请慕遇城到马场,骑了两圈回到休息室才说:“没办法,上面施压,再加上那几个人确实未遂。只给那几个混混判了半年

    ,慕子阳只罚了受害者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还有车子呢。”

    慕遇城不动声色。

    他也知道李岩睿已经尽力了,他想卖自己一个好,可是上面不给机会。

    “嗯,赔偿多少还在讨论。这个不是问题,下来的话总不会超过三十万。”

    李岩睿笑了。

    他们这些人哪一个都不缺这几十万,关不关人才是关键。

    “桑一一那辆卡宴刚买没多久,一百六十多万。基本上已经报废了。”

    慕遇城也不是存心为难李岩睿,只是这事如果轻易放过了慕子阳,司奕和桑一一心里肯定不舒服。

    “那个有保险公司赔付。剩下的都让慕子阳出。多少钱你们后期商量调解。遇城,你心里别不痛快。上面要保,我也没办法。”

    李岩睿一辈子不求人,自问俯仰无愧天地。

    但苏鸾这事上,叶家做的不地道。

    他面对慕遇城总有些心虚。

    想着借职位便利,在不犯法的情况下平时在生意上多帮衬慕遇城一下,也算赔罪。

    本来以为把慕子阳抓起来不过是随手的事,没想到帝都有人亲自施压让他们放人。

    一个小小的教唆罪,真的判下来最多也不过五年监禁,犯不着和上面的人杠。

    “李书记,我都知道。本来也就是想让慕子阳长长教训,既然有人不想让他好,我也犯不着去管。”

    反正慕子阳和慕青峰已经拿了钱从慕氏脱离出去了。

    慕遇城是知道慕青峰拿着钱去找路少松的事的,想必让放人也是路家的意思。

    “听说慕氏最近因为分家的事,资金链断了?”

    听慕遇城说的,李岩睿也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就把话题带开了。

    “嗯,是有点缺口。我这些年有点积蓄,已经填上了一部分。”

    慕遇城点头。

    至少算是把那父子俩手里的股份买下来了,免得他们以后再惦记。

    “你拿着这个条子去找民安银行的林行长,让他给你贷款。利息按照正常利息算,只要我还在任期间,什么时候还上都行。”

    李岩睿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的。

    “那就谢谢李书记了。”

    慕遇城没有拒绝。

    就算李岩睿不提,他也是要贷款的。

    不管是慕氏原本的产业还是刚刚从希瑞引进来的项目,都得投入大量资金。

    想要尽快发展,没有经济支持就是痴人说梦。

    李岩睿这步棋算是正中下怀。

    “谢什么。不着急的话再陪我骑两圈?”

    李岩睿不介意的摆摆手,站起来活动关节。

    “好。”

    资金的问题解决,慕遇城没有拒绝的理由。

    **

    慕子阳刚从监狱里出来,他还不知道慕青峰也去求了路少松。

    因为警局没说什么时候放人,就没人过来接他。

    但路少松有眼线。

    他让人等在警察局门口,慕子阳刚从警察局出来就被人“请”到了车上。

    “路少在常去的那家俱乐部等你。”

    穿着黑衣的男人一句话让慕子阳停止了挣扎。

    慕子阳眼里闪过慌乱,他知道自己这次如果不能小心应付的话可能就没命了。

    路少松从来都是不好招惹的。

    慕子阳被带进包间的时候,包间里只有路少松一个人。

    他正在喝酒,盯着巨大屏幕上的v看的认真。

    “路少,人带来了。”

    黑衣男人打开门把慕子阳丢进去,笔直的站在门口。

    路少松没说话,喝完手里酒杯里的红酒,对黑衣男人挥挥手示意他出去,顺便带上一句:“不准让任何人进来。”

    “是。”

    那人应了一声,从外面把门带上,守在门口。

    “我把你救出来了,东西呢?”

    路少松睥睨着趴在地上的慕子阳。

    不过住了两天监狱,他就一身狼狈。

    下颌的胡茬让他俊美的脸平白多了几分憔悴,原本白净的脸显出一点粗犷的感觉。

    刚刚二十七岁的男人因为这一点胡茬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

    “谢谢路少,东西不在我身上,我放在了一个保险的地方。”

    慕子阳咳嗽一声,从地上爬起来。

    路少松面色一冷,声音里透着几分阴鸷:“你在考验我的耐性?”

    “我不敢。但是路少,我得保命是吧?我这条命在您眼里不值钱,但我怎么保证把东西给您以后我还能活着?”

    慕子阳不傻。

    他知道那个录音是自己的保命符,如果录音交出去了,路少松肯定会对他下手。

    那里面的内容足以要命,路少松肯定防着他留备份。

    而他知道里面的内容,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把这个喝了,我保证你给我东西以后我不杀你。”

    路少松从口袋里取出两个纸包,当着慕子阳的面把里面的白色药粉分别洒进两个酒杯里,然后各倒进去半杯红酒用手指搅匀化

    开推给慕子阳。

    “这是什么?”

    慕子阳咽了一口唾沫,有点不敢喝,谁知道喝了以后会怎么样。

    “能够保守秘密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哑巴,一种是死人。你自己选吧。”

    路少松语气淡淡的,好像不是让人选生死,而是随意聊天。

    慕子阳脸色剧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路少饶命,我保证绝不会把消息泄露给任何人!只要您放过我,我一定把这些烂在肚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