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97章 397 旧情难忘?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去接你上班。”

    最终,路少松选择妥协。

    路少松的妥协让苏鸾松了口气。

    之后路少松叮嘱了她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路少松面色阴沉。

    回z市的时候,他料定了别人不敢对苏鸾说什么。

    但他忽略了慕子阳。

    在他心里,慕子阳一向挺没胆的,绝对想不到他明知道自己的谋算还敢去招惹苏鸾。

    最近几天他太忙了,忙到没时间陪着苏鸾。

    结果该见的不该见的她都见了一遍,甚至连苏家别墅的钥匙都有了。

    越来越多熟悉的东西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没准真能刺激大脑让她恢复记忆。

    虽然之前拿药的时候迈尔斯再三保证这要没那么容易恢复记忆,但他不敢去赌人心。

    就算苏鸾恢复记忆又怎样?

    她恢复一次,他喂她吃一次药!

    而且,他就不相信那些人敢不顾虑苏鸾体内的病毒。

    从叶淮彦夫妇帮着他让苏鸾喝下失忆的药之后,他就从来没打算把她还给他们。

    除非他玩腻了,没兴趣了。

    除非苏鸾对他没用了。

    难得苏鸾不在,他拨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让人帮他查一下慕子阳的下落。

    没多久,有消息说慕子阳下午被警察带走了。

    路少松眉毛拧起来,z市是李岩睿的地盘,他不好轻举妄动。

    想了一会儿,他还是开车去了警察局。

    “路少。”

    警察局已经下班了,值岗的警察认识路少松。

    “你们是不是收押了慕子阳?”

    路少松给那警察递了一根烟问。

    那个警察受宠若惊的把烟接过来,一脸为难的说:“人是李书记下令抓的,警察局做不了主。”

    他知道慕子阳和路少松是一伙的,唯恐路少松要保慕子阳。

    “连探视都不许?”

    慕子阳现在没多少利用价值了,路少松当然不会冒着惹上李岩睿的风险去救他。

    “可以的。慕子阳现在还没正式收押,在审讯室里。”

    听到路少松没打算把慕子阳保下来,那警察松了口气连忙道。

    “麻烦你带我去见见他。”

    路少松递出几张票子。

    “不敢不敢,这个您收着。”

    那个警察连忙推拒,从腰上拿出钥匙带路少松走近一间审讯室。

    慕子阳被审了一下午,人有点疲惫。

    听到门口有声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他双手朝后被拷在审讯凳上,努力回头也看不到门口。

    直到路少松走到面前,他才看到。

    “路少,救我出去。”

    看到路少松,慕子阳双眼一亮眼神里透着喜悦。

    “慕子阳,你出息了啊。”

    路少松却不理会他,示意门口那个警察可以出去了,然后慢悠悠的走到审讯的桌子后坐下。

    慕子阳脸色一变,眼里闪过慌乱:“路少,我是被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啊。”

    “什么都没做李书记亲自让人抓你?”

    路少松眼里闪过嘲讽,靠在椅背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听到路少松的话,慕子阳浑身一震,脸色灰败。

    他原本以为自己做的足够隐蔽,不可能会查到自己头上。

    但没想到不到两天警察就找上门了。

    下午审讯的时候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可现在路少松却说是李书记亲自让人抓的他。

    打死他也想不到只是动了一下桑一一,连李书记都惊动了。

    他是知道李岩睿是苏鸾姨夫的,可苏鸾不是已经和桑一一慕遇城他们没关系了吗?

    “我来也不是跟你算账的。”

    路少松吐了一口烟,隔着缭绕的烟雾看着慕子阳。

    桑一一怎样和他没有关系,也不是他关心的。

    别说慕子阳找的人只是强奸未遂,在帝都毁在他手里的人无论男女不知凡几。

    但他关心其他的事情。

    “你对苏鸾很殷勤啊。怎么,旧情难忘?”

    这才是路少松要找慕子阳的目的。

    如果不是慕子阳处心积虑把苏鸾引出去,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没有,我对苏鸾绝对没有别的想法。从几个月前她和慕遇城在一起我就和她分手了。”

    慕子阳脸色慌乱,连忙否认。

    “是吗?”

    路少松身体前倾,手指轻叩桌面,看向慕子阳的视线犀利而阴冷。

    “是真的。路少,我对苏鸾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慕子阳知道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路少松了,只差赌咒发誓了。

    他敢在慕青峰和方丛凤面前说自己非苏鸾不可,是因为他知道那是他的爸妈。

    不管怎么样他们不会对他怎么样。

    可路少松不一样。

    一个不慎路少松让人杀了他都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而且得罪了路少松,就算不死这世上也没他立足之地了。

    “那可真是遗憾啊。我还想等我对苏鸾没兴趣了就把她送给你呢。既然你对她没想法,那就把她还给慕遇城好了。”

    路少松眼神里闪烁着恶意。

    就算要还给慕遇城,也得等他玩腻了。

    “我,我有想法。路少,不管怎么说苏鸾以前都是我的女朋友。如果,如果您对她没意思了,求您把她赏给我。”

    慕子阳眼里闪过怨毒。

    但他对苏鸾早已经变成了一种求不得的执念。

    他可以因为白诗诗是被人玩过的烂货而嫌弃她,对苏鸾却因为得不到而生出了一种一定要得到的近乎病态的执念。

    哪怕她曾经嫁给慕遇城。

    哪怕路少松可能会玩弄她。

    那有什么关系?

    等苏鸾嫁给他,他再狠狠地折磨她,让她为自己的高傲付出代价。

    听到慕子阳的话,路少松脸上的谑笑收起,看慕子阳的眼神像看死人。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慕子阳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这样的站位让慕子阳觉得压力很大。

    一片阴影铺天盖地的遮住自己,路少松的脸在阴影下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他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肚子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捆着他的审讯凳猛地后翻,带着他整个人仰躺在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后脑勺磕在地上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路……路少……”

    慕子阳白着脸在地上挣扎,看着路少松一步步逼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