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96章 396 凶手找到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不用了,我晚点看一一会不会醒,到时候自己打车回去。”

    苏鸾拒绝路少松的好意,把他送走。

    “你是怎么认识遇城的?”

    病房里只有彼此“陌生”的两个人守着一个共同认识的人,那人还在昏迷中。

    为了打破尴尬司奕貌似随意的问。

    天知道他只是觉醒了八卦细胞。

    “我表哥知道我在z市,刚才打电话请我吃饭。然后他也一起去了。”

    苏鸾看向司奕的眼神忽然浮现一抹探究,“不过你和他什么关系,他怎么会知道我和一一是朋友?”

    “我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员工。前段时间我向一一求婚,一一答应了,我请他和一一庆祝。一一当时有提到你,可能他猜到了

    。”

    “这样啊?”

    苏鸾脸上依旧透着狐疑。

    司奕说的有理有据,貌似很合理的样子。

    但她总觉得不对。

    偏偏司奕目光坦荡,时不时把视线落到桑一一身上,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似乎真的不怎么关心自己的事情。

    苏鸾坐了一个多小时,正考虑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司奕电话响了。

    他下意识的看了苏鸾一眼,才收回视线接电话。

    电话是慕遇城打来的。

    “刚才局长给我打电话说查到是谁给那些小混混掏钱让他们去拦截桑一一了。”

    电话里,慕遇城的声音带着丝丝沉黯,似乎含着微怒。

    “是谁?”

    司奕一双桃花眼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也充满暴戾。

    苏鸾忽然发现看起来成熟稳重的司奕发起怒来,居然这么可怕。

    周身的气息冷的让人害怕。

    “弈,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吧。”

    慕遇城没说是谁,只让他把这事交给自己处理。

    “告诉我是谁。”

    司奕总挂着邪魅淡笑的唇紧紧抿着,生生抿出冷冽的弧度。

    慕遇城不告诉他,他却执着的想要知道。

    电话里,慕遇城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沉缓的吐出三个字:“慕子阳。”

    “……为什么?一一哪里惹到他了?”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答案,司奕恨不得把慕子阳拖过来打死。

    上次暴打他的是自己,这么长时间了他都没报复。

    原以为他和慕青峰父子俩要取信慕遇城,会把那件事揭过去,至少短期内不会报复。

    而且他不认为慕子阳有那个胆子。

    可没想到他居然会现在向桑一一下手。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昨天到的晚了,或者桑一一没有开车跑掉。

    会是怎样。

    桑一一那个表面大大咧咧,天塌了当棉花糖啃的人,骨子里却很保守。

    如果真的被那些人得逞的话,她一定会痛不欲生。

    “弈,你冷静一点。前天慕子阳请假约鸾鸾出去,被一一撞见了。一一当着鸾鸾的面把慕子阳打了一顿,慕子阳可能怀恨在心。

    ”

    桑一一打了慕子阳的事慕遇城也是后来调查的时候才知道的。

    也亏得那家墓园几年前因为遇到过有人给墓碑泼粪的事情,装了监控他才能查到。

    “你准备怎么处理?”

    司奕又看了苏鸾一眼。

    他不能怪苏鸾,但毕竟和苏鸾有点关系。

    “慕子阳会受到他应有的代价的。”

    对慕遇城来说,司奕比慕子阳要重要得多。

    慕子阳对他而言什么都不算,他知道怎么取舍。

    之所以让司奕把这事交给他处理,不过是给司奕一个交代。

    “好,我相信你。”

    司奕说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苏鸾见他坐在凳子上不说话,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说不出的冷峻,她轻易能感受到他冷静的面庞下压抑的暴怒。

    “是找到凶手了吗?”

    见他这样,苏鸾忍不住问。

    看的出,他是在自责。

    听到问话,司奕猛地抬头看向苏鸾。

    那眼神里透出的凛冽让苏鸾心里紧了紧。

    “嗯。”

    薄唇轻抿,他喉头滚动嗯了一声,转过身去抓住桑一一的手。

    “一一,那个混蛋找出来了。你赶快醒过来,我们去看看他被遇城整的多惨好不好?”

    虽然医生说了桑一一没事。

    但都过了快两天了,她还没醒。

    他的心总是放不下。

    苏鸾之前没听大慕遇城说的话,所以不知道凶手是谁。

    但觉得自己大概是不认识的,也就没问。

    司奕心情不好,一直握着桑一一的手说话。

    那字句里的绵绵情意听得她忍不住心酸掉泪。

    真好,桑一一有一个疼她入骨的男朋友。

    又坐了一会儿,见司奕没工夫搭理自己,苏鸾默不作声的走了。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四点了,现在再去公司也不值得了,她就拿着桑一一给她的钥匙打车回了苏家。

    前天桑一一问她是不是不打算回苏氏上班了。

    她听说叶淮彦派了人在管理公司,自己现在失忆对公司的事情什么都不懂。

    贸然回去只会添乱。

    而且这边还得从路少松手里探听消息,她短时间内不好回去。

    苏鸾在苏家冰箱里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又去附近超市买了点菜自己回来做饭吃。

    她觉得自己失忆以前一定是会做饭的。

    虽然会的菜样不多,但似乎成了本能一样的,炒了几盘菜自己吃起来。

    偌大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清冷的让人害怕。

    但她觉得这个家里亲切,哪怕冷清也想留在这儿。

    五点半的时候路少松的电话打了过来。

    “阿暖,我下班了。你还在医院吗?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在以前的家。”

    苏鸾窝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个相框。

    是她在这个家里找到的。

    照片上是年轻时候的苏明业和凌淑薇。

    在两个人中间站着一个岁的女孩,笑的天真烂漫,只是小脸白的有点透明。

    听桑一一说她是十岁的时候被收养的,那么这个小孩就不是她。

    原本的苏鸾是病死的。

    “你……我去苏家接你。”

    路少松像是要问什么,然后不问了,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要来接她。

    “不要!”

    苏鸾拒绝,语气有点急促。

    “让我在这儿住一晚上吧。我感觉这里很亲切,想多看看以前住的地方。”

    今天,她忽然不想回路少松的公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