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90章 390 怨毒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桑一一你不要太过分。”

    慕子阳追上来去拉苏鸾,苏鸾是他带来的凭什么她说带走就带走?

    桑一一扭头看到他快碰到苏鸾了,冷哼一声一步跨回去捏住他手腕用力一扭。

    慕子阳发出一声惨叫,手臂上又传来一阵大力,然后被桑一一拎着胳膊摔了出去。

    墓园地面是土夯实了,比水泥地要软一些,但猛地被摔下去,还是有点吃不消。

    慕子阳只觉得脊背传来一阵剧痛,躺在地上几乎起不来。

    桑一一鼻子里哼了一声,拖着苏鸾扬长而去。

    苏鸾回头看慕子阳躺在地上直哼哼,半天爬不起来,有点担心。

    “那就是个渣男,你不知道以前他都做过什么。打他都算轻的。”

    桑一一才不管,她看慕子阳不顺眼就揍他。

    “桑一一,你不要对阿鸾乱说话。路少松那边还捏着东西呢。”

    慕子阳怕桑一一乱说话,又不敢跟上去,只能在后面喊话提醒她。

    桑一一俏脸含怒,想到苏鸾现在境遇,转身踢了一个石子过去。

    石子贴着慕子阳身边飞过去,吓得正准备爬起来的他手臂一软又跌了回去。

    “你叫桑一一?”

    听到慕子阳对桑一一的警告,苏鸾心里也是一紧。

    她知道慕子阳也是瞒着她很多事情,但他说的比叶淮彦他们说的都多,她也就听着。

    可现在出现了一个冒死和她关系不错的桑一一,慕子阳却又警告她。

    难道她的失忆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偏偏谁都知道,独瞒着她一个。

    “嗯,你可以叫我一一。”

    桑一一点头,犹豫了一会儿又问,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我对过去的了解全都是这些天爸妈还有堂妹他们说的。还有一些是别人无意漏出来的。”

    苏鸾黯然的低下头。

    缺失的过去让她心下惶然。

    “鸾鸾……”

    桑一一心疼的看着她,都忍不住要把一切都告诉她了。

    可是……

    虽然很看不上慕子阳的人品,但她又不得不考虑慕子阳说的那些话。

    “鸾鸾,你什么都忘了,怎么刚才还哭的那么伤心?”

    怕自己心软把话都撂出来,桑一一连忙把话题转回去。

    这也是她之前要问的。

    她哭的那么伤心,她还以为她没失忆,因为没能参加凌淑薇葬礼而难过的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那两个墓碑,又想到养母去世我竟然没在身边,心里就难受的厉害。”

    苏鸾摇摇头,脸色茫然。

    桑一一撇了撇嘴,把车门打开引苏鸾上了自己的车。

    慕子阳在后面看着桑一一的车子绝尘而去,恨的牙都快咬崩了。

    还有苏鸾。

    昨天他请苏鸾吃饭,苏鸾对他有戒心不肯上车,两人就近吃了。

    还是他拿出照片证明了身份她才对自己稍稍放下戒心。

    今天桑一一却根本不需要任何证明,只挂了个朋友的名义就直接把人带走了。

    也因为那些照片,让苏鸾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

    今天桑一一说他和白诗诗的时候,他才会无言以对。

    其实那时候他觉得白诗诗乖巧可爱,那些照片白诗诗让他拍,他就拍了。

    苏鸾性情内敛,从不主动要求拍照,他也就没拍过。

    那两张单独的照片其实也是无意拍的。

    有一张是给白诗诗拍的时候镜头一转看到她,心血来潮喊了一声,只觉得她回头那一瞬间很漂亮,下意识的拍了下来。

    另外一张是他到学校去找她,她正好坐在树下看一本散文集。

    他当时心里触动了一下,远远站着把手机拿出来拍了下来。

    后来误信白诗诗,以为苏鸾勾搭男人,还找人侵犯白诗诗,心里恼极了也想过要删掉照片。

    只是看了照片,又舍不得删掉,干脆就不管了。

    “桑一一!”

    慕子阳怒喝一声,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越来越远的宝马,满脸怨毒。

    他想要追回苏鸾,以前慕遇城挡在中间,现在桑一一又来捣乱。

    他要让桑一一那个女人付出代价,要让她知道他慕子阳不是好惹的。

    眼里闪过一丝晦暗,嘴角勾起狞笑,慕子阳的脸色透着狰狞。

    **

    桑一一带苏鸾到苏家看了看。

    因为以前苏鸾把凌淑薇托付给她照顾,所以桑一一又苏家的钥匙。

    没有人住的房子里显得有几分清冷。

    房子还算得上干净,桌椅沙发上连灰尘都没有。

    仿佛这房子里还有人在住一样。

    “鸾鸾,你不打算经营苏氏了吗?”

    熟门熟路的烧了一壶水,给自己和苏鸾各自倒了一杯,桑一一皱眉问。

    之前她说她在路氏上班。

    “苏氏?我养父的公司吗?”

    可能是刚从墓地回来的原因,

    虽然已经快到夏天了,但苏鸾却觉得冷。

    坐在沙发里身体前倾,双手在玻璃杯外虚握取暖。

    热水的温度从掌心传递到全身,心里的凄惶仿佛都淡了。

    “嗯,现在公司是你亲生爸爸派人在打理的。”

    “既然我爸已经安排了人,我暂时先在路氏吧。苏氏主要经营什么我也不懂。”

    苏鸾垂下眼皮。

    “不懂可以学啊。我被你抓去帮忙的时候不也不懂吗?那个路少松有什么好?你得有自己的家业,免得以后路少松欺负你,你连

    个保障都没有。”

    桑一一拍桌子,对路少松很不放心。

    感觉到她的关心,苏鸾笑起来:“整个叶家以后都是我的,你还怕我没保障?只是我爸妈的意思是让我和路少松培养感情,我就

    先在他们公司做着了。”

    而且她还有别的原因。

    那原因谁都不能告诉,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

    “你和他……”

    桑一一一脸吃了老鼠屎一样的表情。

    顿了顿她又瞪大眼睛问:“你们下个月真的要订婚吗?”

    “嗯,本来是要结婚的。只是我觉得我们没有感情基础,还不了解他,所以就改成订婚了。”

    桑一一嘴巴动了动,最后到嘴边的话都化成了一声长叹,什么也没说。

    想她桑一一性情爽直,敢爱敢恨,什么时候落到有话不能说的悲惨地步了?

    恨的她想挠墙。

    但她又不是笨蛋,只能憋屈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