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89章 389 含粪喷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苏鸾也听到了那道声音。

    她从慕子阳怀里站直身子也朝那个方向看过去。

    是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束白菊花。

    “真的是你?你不是在帝都吗?”

    桑一一脸上闪过惊喜,快步走过来,把手里的花放在地上高兴地去拉苏鸾的手。

    苏鸾一时没防备,被她抓了个正着。

    桑一一拉着苏鸾的手抬起来,把她看上看下打量了好半天,眼里的惊喜才缓缓散去,说不清是难过还是忐忑。

    “鸾鸾,你没失忆吗?他们说你失忆了,连凌阿姨的葬礼你都没能回来。”

    说完,她又掉下眼泪来。

    不等苏鸾说话,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哽咽着说:

    “你别难过,凌阿姨走的很安详。你回来了就好,慕……”

    “一一,阿鸾没有恢复记忆。她只是让我带她来墓地看看养父母。”

    慕子阳听她似乎要提慕遇城,连忙出声打断。

    桑一一似乎这才注意到这里除了苏鸾还有一个人,从苏鸾怀里站直,瞪着慕子阳。

    瞪了两眼反应过来,伸手把苏鸾推到身后护着,戒备的看着慕子阳。

    “慕子阳,你又打什么坏主意?我告诉你,鸾鸾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连你堂哥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她柳眉倒竖,老母鸡护鸡仔一样把苏鸾护在身后。

    慕子阳原本唯恐桑一一说出不该说的话,乍一听到她说自己连慕遇城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脸色登时变得铁青。

    “桑一一,我念你是阿鸾的朋友不和你计较。你别含血喷人!”

    “含血喷人,总好过有些人含粪喷人。”

    桑一一口舌之争从来不输给谁,眼睛一瞪反唇相讥。

    她这么说指的是几个月前慕子阳父子为了扳倒慕遇城散布流言说他病入膏肓的事。

    “噗。”

    苏鸾虽然和桑一一不熟,但听他们两人吵架,桑一一说的那句含粪喷人忍不住笑出来。

    眼里的泪还迷蒙着,又被桑一一逗笑。

    这又哭又笑的实在不好受。

    这分明在说慕子阳满嘴的粪。

    但见慕子阳更加难看的脸色,忙投给他一个歉意的眼神,收起笑容。

    “阿鸾,我们走吧。”

    慕子阳和桑一一从来都不对付。

    唯恐桑一一在中间搅和,坏了自己的事,慕子阳想带苏鸾走。

    “鸾鸾凭什么跟你走?你找你的白诗诗去。”

    桑一一当然不可能轻易让他带走苏鸾。

    慕子阳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去看苏鸾,却见苏鸾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顿时想杀了桑一一的心都有了。

    “你别胡说。我和白诗诗没关系。”

    他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徒劳的和苏鸾解释。

    “还没关系呢?随便拉一个z市的人问问,婚都定了。”

    桑一一不依不饶。

    本来她不讨厌慕子阳,只是讨厌白诗诗总缠着苏鸾和慕子阳两个人。

    结果慕子阳这个渣男劈腿,伤害苏鸾。

    她这暴脾气没打到慕子阳家把他打死都是因为她脾气好。

    “那是我妈定的,我心里喜欢的一直都是……”

    他深情的看一眼苏鸾,却又像是有所顾虑一样没有说下去。

    但有时候这样话说一半反而更引人乱想。

    “那个,你们能别吵了吗?”

    苏鸾听他们两个争吵的内容,顿时头大。

    虽然有心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但这毕竟是她养父母的墓前,让他们这样吵下去成什么样子?

    “鸾鸾,对不起。”

    桑一一也意识到场合不对,狠狠瞪了慕子阳一眼弯腰把她带来的花重新拿起来。

    “我闲着没事来看看凌阿姨,没想到看到了你。你不是在帝都吗?”

    桑一一蹲下去把两束菊花分别放在苏明业和凌淑薇坟墓前。

    “我在路氏企业上班,路少松要来z市出差我就来了。”

    苏鸾见桑一一摆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她来祭拜养父养母,竟然什么都没带。

    “你……”

    桑一一想说什么,看了看凌淑薇和苏明业的墓碑,又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苏叔叔,凌阿姨,我又来看你们了。鸾鸾现在也很好,你们也看到了。我会好好照顾鸾鸾,不会让人欺负她的。”

    想到小时候她到苏鸾家,苏明业和凌淑薇总是对她亲切的笑。

    因为两人关系好,两家人也亲厚。

    前几天得知凌淑薇的死讯,她妈妈回去哭了两天,让她和爸爸一顿好哄。

    明明前不久她还替苏鸾照顾凌淑薇的,也不知道怎么就两天没去她就没了。

    如果不是江蔓正好去找她,恐怕躺在家里不知道要多久才会被人发现。

    想到这里,桑一一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爸,妈,对不起。我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以后我会常来看你们。”

    被桑一一勾动情绪,刚刚止了眼泪没多久的苏鸾在两人墓前分别鞠了躬,又忍不住想哭。

    只是情绪没有之前那么悲恸,只觉得鼻子泛起一阵酸意,眼眶重新湿润。

    “鸾鸾,别哭了。叔叔阿姨那么疼你,怎么舍得你难过呢?”

    桑一一走过来握住苏鸾的手,手里没纸巾,直接用手指给她擦泪。

    “我没事,谢谢你。”

    苏鸾睁开眼看着她,抿了一下唇角。

    她并不讨厌桑一一,甚至莫名的觉得亲近。

    路少松说她和白诗诗是闺蜜,她不信。

    说桑一一是她朋友,她却是信的。

    有些人就算忘了,心里的感觉却是不会变的。

    慕子阳被她们丢在一边,明知道是桑一一故意的,却无可奈何。

    想要就此走开,不受桑一一奚落,偏又不甘。

    “阿鸾,我们走吧。回你家看看。”

    见她们两个在墓碑前说过了话,慕子阳走过来插话。

    “你有苏家的钥匙吗?凌阿姨就是被你们害死的,你凭什么去苏家?”

    桑一一柳眉倒竖。

    只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

    “你别随便给人扣帽子,阿鸾的养父母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慕子阳气的要死,脸色阴沉。

    几乎要维持不住他温和的形象了。

    这个桑一一真是可恶!

    “鸾鸾,我们走。”

    桑一一脸色一冷,不想和慕子阳在墓园吵架,拉着苏鸾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