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88章 388 伤心欲绝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慕子阳请了假,开车到一家理发店打理了一下自己,直奔苏鸾所在的公寓。

    他快到的时候给苏鸾打了电话。

    到公寓楼下的时候苏鸾已经等在路边了。

    米色的过膝长裙,上面配了一件牛仔外套,叫上一双高跟凉鞋,手里拿着一个浅色手包。

    那清新的装扮迷了慕子阳的眼,让他眼底浮现一抹痴迷。

    “你今天很漂亮。”

    把车停到她面前,慕子阳探过身子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

    苏鸾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弯腰坐在车里扣上安全带回了一句谢谢。

    “我是说真的。”

    见她回的客套,慕子阳一边开车一边解释自己不是油嘴滑舌。

    “我如果回一句我知道,是不是会显得有点自恋?”

    见他纠缠话题,苏鸾笑着打趣了一句。

    慕子阳也笑了,气氛轻松起来。

    “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唔,我以前是在z市生活的吧?”

    苏鸾靠在椅背上,偏头看向慕子阳。

    “是啊。”

    “那我想去我养父母家看看可以吗?”

    慕子阳想起苏鸾应该还不知道凌淑薇过世的事情,顿了顿又想起她现在失忆了。

    “你养父母都已经过世了。是要去墓地吗?”

    已经想到的事情,苏鸾还是觉得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

    细细密密的疼,疼的她呼吸一紧,脸色有点发白。

    “嗯。”

    见慕子阳看过来,她点头。

    车子走了一会儿,她问:“能和我说一下我养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车子颠簸了一下,慕子阳眼里闪过慌乱。

    然后他故作平静的说,“苏叔叔以前有一家公司,公司做的很大。后来公司研发出来的环保材料被白诗诗偷走了,被白家抢先注

    册。苏叔叔不堪打击就跳楼了。叔叔死后,凌姨抑郁成疾,前不久也跟着去了。”

    他把责任都推到白诗诗身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前不久才发生的事?

    苏鸾抿了一下唇。

    也不知道是自己和亲生父母相认之前还是之后发生的事。

    但想来叶家势大,如果自己在出事之前和叶家相认的话,叶淮彦肯定会保一保苏家的。

    绝不会出现被白家抢注这种事情。

    自己心里能想明白的事情,她也不去问慕子阳。

    一时间,车里陷入沉默。

    慕子阳看苏鸾在想事情,心里唯恐她想起过去,想起慕遇城,但又怕贸然打断惹她厌烦,自己之前做的就都白做了。

    夏日的骄阳落到墓地里,仿佛也平添了几分凉意。

    苏鸾跟着慕子阳来到苏明业和凌淑薇的墓碑前。

    苏明业和凌淑薇被葬在了一起,两个墓碑上的人看起来慈眉善目。

    他们看着都不老,至少比叶淮彦和江蔓两个人要年轻得多。

    英年早逝!

    苏鸾看了一下立碑日期,呼吸猛地窒了一下。

    苏明业已经死了小半年了。

    但凌淑薇的立碑日期却是前几天,正是她从路家醒过来的第二天!

    鼻子忽然泛起酸意,眼泪猝不及防的滚下来。

    她死死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可是,眼泪却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不断有水汽在眼底凝聚,然后不堪重负一般狠狠地砸在脚边的地上。

    “阿鸾,你……”

    慕子阳回头想看苏鸾反应,却见她无声无息的哭成了一个泪人,登时吓了一跳。

    “她是怎么死的?”

    苏鸾捂着胸口,只觉得疼的要窒息了。

    她不认识照片上那个女人,只觉得那张照片看起来格外亲切。

    想到她去世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她就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还记得凌姨?”

    看到她的视线落在凌淑薇墓碑上的照片上,慕子阳忐忑的问道。

    如果苏鸾还记得凌淑薇,那么……

    苏鸾摇头,狠狠压下唇边的哽咽,从口袋里取了一包纸抽出一张擦眼泪。

    可眼泪太多了,刚擦完又涌出来。

    她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

    疼的她想要把心挖出来,想把自己蜷缩起来。

    “阿鸾,你冷静。凌姨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么难过的。”

    慕子阳走到苏鸾身边轻拍她的肩膀安慰。

    苏鸾揪住他的衣襟,身体向前一倒,额头抵在他肩膀上,虽然压住了哭声,却挡不住身体微微的颤抖。

    感受到苏鸾的亲近,慕子阳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连忙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柔声安慰。

    “我妈是怎么死的?”

    苏鸾拼尽全身力气才又问出这句话,嗓音都几乎哭哑了。

    “从苏叔叔死了以后,凌姨就一直过得不开心。但她舍不下你,就一直拖着。后来她为了让你不那么难过,就告诉你他们的女儿

    十岁那年就死了,然后刚好遇到你就让你代替了他们女儿的身份。后来没多久你表哥找到了你,把你带回帝都。凌姨了无牵挂

    ,就喝了安眠药。”

    慕子阳不确定苏鸾记不记得凌淑薇,又怕以后苏鸾发现自己骗她。

    所以没敢说谎,只把中间和白家方家以及自己还有父亲有关的部分全都摘了。

    “是我害死了我妈?”

    苏鸾身子猛地颤了一下,脸上血色尽褪。

    “不是的阿鸾,你别这么想。”

    慕子阳怕她自责,连忙说,

    “其实从苏叔叔去世以后,凌姨就一直想着殉情。告诉你,你的真实身份之后她就自尽过一次,只是当时被你救下来了。后来实

    在不放心你,才又拖了几个月。”

    苏鸾脑子里嗡嗡的,不管慕子阳说什么她都听不下去。

    心里疼的厉害,弓着腰只把额头抵在慕子阳肩膀上,双手死死揪住他胸前的衣襟,眼泪不断渗入他的衣服里。

    慕子阳只觉得肩膀一阵阵的湿热,让一向爱干净的他很不舒服。

    但想到这是攻破苏鸾心防,重新让她爱上自己的好机会,就强忍住了。

    “鸾鸾?”

    在苏鸾拼命压抑哭声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一道有点不可置信的声音。

    慕子阳脸色微微一变,视线落在柏树林里走过来的那道身影上。

    该死,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带着苏鸾过来的时候来?

    到底是他运气太背,还是自己的行踪一直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