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87章 387 该结婚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路少松的百威集团股份下跌趋势暂停,顷刻间倾家荡产的股民围堵在公司门口三天不走。

    到z市第二天,苏鸾和路少松一起去公司,被股民堵在外面进不去。

    有闹事的人发现是路少松的车,纷纷出手砸车,让路少松赔偿他们的损失。

    路少松好好的奔驰被砸的几乎报废。

    拖着稀烂的车灯,掉了一个后视镜,前面的车头被砸的凹下去一大块,车窗玻璃也裂了。

    最后,总算勉强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之后路少松就没再让苏鸾和他一起出去了,让她先留在公寓,自己每天忙前忙后处理这事。

    苏鸾不知道他怎么处理的,也不关心。

    倒是正好有机会了解以前,就给慕子阳打了电话。

    慕子阳接到苏鸾的电话自然欣喜万分,去找慕遇城请假。

    “有什么要紧事吗?公司现在正忙,尽量不要请假。”

    他过去的时候慕遇城正在远程和希瑞集团高层开视频会议,等了一个小时快没耐心的时候,慕遇城才挂断了视频看着他。

    目光冷鸷,丝毫没有把他当堂弟看待。

    慕子阳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出不来,憋得脸色青紫。

    自己在这里空坐了一个多小时,他都没说,请假就不行了?

    现在他和慕青峰手里没有实权,一些涉及到机密和大事的东西慕遇城也不放心让他们做。

    分到他们手上的都是可有可无的活。

    慕遇城现在基本上把他们父子当成闲人供着,摆明了态度。

    两个没用的闲人他养得起,他们父子俩就是白拿工资什么都不做都行,只要他们别添乱。

    再加上之前慕子阳不举的事被曝光。

    公司里懂得见风使舵的人看他们父子就像是看笑话。

    “堂哥,现在公司的事情用不到我和我爸。以前我怕丢人不敢面对自己的病。现在慕家眼看要断根了,我想出去散散心,休息一

    下。不那么紧绷着生活,放松下来或许病就好了。”

    脸色变幻一会儿,慕子阳见慕遇城只扫了一眼自己就继续工作不管自己,咬牙把自己的病拿出来说事。

    慕遇城眼色一厉,他这分明就是在说苏鸾回不来了。

    谁都知道他慕遇城能忍受的,能碰的只有苏鸾一个。

    慕子阳这会儿这么说,分明是说能为慕家开枝散叶的只有他慕子阳了。

    “你的子阳集团处理妥当了吗?”

    慕遇城不接他的话,反而问起他的公司。

    他问话的时候头也不抬,慕子阳吃不准他是随口问的还是真的在意。

    “公司已经注销了,所有的资金还了贷款和违约金之类的,还剩下一小部分。没多少,但是关键时候还能拿来应急。堂哥要的话

    ……”

    “不用了,那是你的公司,钱留着自己置办家业。”

    慕遇城打断他的话,拒绝投诚。

    慕子阳的子阳集团他从没看上眼过。

    不过是拿了慕氏的财产去挖了个坑,说是创业其实跟慕氏的分公司差不多。

    只是盈利从不和慕氏集团参合罢了。

    他倒也不在意他拿走的那些,只要他别回头来祸害慕氏集团就好。

    而且子阳集团早就被方氏渗透了,就算没有之前那一场变故,本身也是个大筛子,早晚要被方氏吞并。

    如今公司注销,不负债就算不错了,落下的那点钱还真不够慕遇城看上眼的。

    他缺资金,自己名下的随便动一点就能补上,何必让慕子阳来卖这个好?

    慕子阳讷讷的点点头,他也知道慕遇城看不上他拿点东西。

    “你也只比我小一岁,也该结婚了。你如果还想要白诗诗,我让人把她保出来。不想要,就再挑一个。想必以慕家的地位,对方

    总不会拒绝的。”

    慕遇城冷淡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慕子阳心里一慌,几乎以为慕遇城知道了他昨天见苏鸾的事。

    抬头见慕遇城没什么表情,就愤恨的说,

    “白诗诗那个贱人骗了我们一家,还威胁我娶她。我恨不得她去死,怎么可能还娶她?而且我现在这种病,谁家肯把女儿嫁给我

    ?”

    慕子阳前面声音还满是愤怨,到后面脸上又挂上了自嘲,

    “等我病好了,再考虑结婚。到时候也不至于愧对死去的爷爷。”

    慕子阳提到慕铭,慕遇城眼底迸出一丝冷锐。

    他和爷爷说话向来是有分寸的,虽然气了他几次,但始终小心护着,唯恐真把他气出个好歹来。

    可慕青峰这个当儿子的,为了一己私利生生把老爷子气死。

    他还没找他们算账,慕子阳现在又把死去的慕铭拿出来说事。

    “你这病就是治不好,也不能真的孤老终生,身边总要有个女人帮衬着。二婶锒铛入狱怕是出不来了,二叔还年轻,倒不如让二

    叔再续弦,没准还能再添个子嗣。”

    慕遇城放下手里的笔,看向慕子阳。

    他脸色淡漠,眼神平静,慕子阳从他脸上看不出嘲讽,但那话却听着扎心。

    “堂哥,我这病总要治的。”

    慕子阳低头避开慕遇城的视线,掐进掌心的指甲几乎折断了。

    以前他不承认自己的病,现在倒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

    本来以为说一声就可以走的事,结果却落到不得不拿自己的病和慕遇城争口舌的地步。

    你就得意吧,等我把苏鸾重新追到手,等我们结婚的时候看你还这么嚣张!

    想到慕遇城到时候看到自己和苏鸾在一起时痛苦失魂的样子,慕子阳心里畅快不少,嘴角的笑也显得得意狰狞起来。

    “去人事部写个假条,给你一年。什么时候想回来上班,再去销假就行。”

    慕遇城冷眼瞥他一眼,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但他没再多说,反倒松了口。

    方丛凤他们都说十个慕子阳都斗不过慕遇城。

    慕遇城倒觉得他这样有什么阴谋都明晃晃写在脸上的人,连做自己对手让自己斗一斗的资格都没有。

    昨天有手下看到慕子阳和苏鸾走在一起,当时就告诉了慕遇城。

    所以慕遇城之前才敲打慕子阳,偏偏慕子阳听不懂,他也懒得多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