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77章 377 打算兑现欠我的深吻了吗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这个妖孽是她的男人!

    这个想法突兀的从脑海里跳出来,桑一一眼睛渐渐亮起来。

    以前同意和司奕交往更多的是妈妈的赶鸭子上架还有苏鸾的撮合。

    而且她自己也想从以前那段情伤里走出来,想尝试着接纳司奕。

    就连同居,也是她考虑了司奕作为成年男人的生理需求才做下决定的。

    一直以来对他更多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只知道两个人在床上挺合拍的。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没心了。

    可就刚刚那一瞬,她感觉自己的心活了。

    忽然有种兴奋的感觉从心底涌出来,通体舒泰。

    这是她的男人!

    是她桑一一的!

    注意到桑一一的眼神变化,司奕挑了一下眉梢,俯身向她凑过去。

    桑一一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一向大咧咧的性子忽然局促起来。

    “打算兑现欠我的深吻了吗?”

    他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声音很低,用的是气音,越发缠绵。

    桑一一想翻白眼。

    人都给他了,还惦记那个吻。

    司奕退开了一点,黑眸灼灼的盯着她。

    “……等晚上回去。”

    看着他的眼神,桑一一忽然悟了,心跳越发快了。

    司奕勾起唇,桃花眼里闪烁着柔柔笑意。

    这种事情他也觉得还是没人打扰比较好,毕竟现在有看客,不能尽兴。

    “走吧。”

    慕遇城站起身,一点也没有被秀恩爱的觉悟。

    帝都,

    路少松是被电话吵醒的。

    电话是路父打来的,声音沉凝,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愤怒:

    “路少松,少庭和少宇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爸,你在说什么?”

    路少松从床上坐起来,低头看看怀里还在酣睡的少女。

    昨天晚上没扛过她的纠缠,终究还是陪她睡了一晚上。

    天地良心,他路少松一辈子都没和女人盖着被子纯聊天过。

    昨天一下子破了两个原则。

    早晨的太阳透过窗帘洒进来,将少女的脸照耀的有点透明。

    细嫩的皮肤,粉嘟嘟的樱唇,美好的不像人间该有的。

    “我说什么?你自己看新闻。”

    路父声音里压抑着愤怒。

    不管媒体报道的那些是真是假,都会对路氏造成极大的损失。

    如果处理不当,路氏别说吞下叶家,只怕自身都要难保了。

    说完,路父摔开手机,但没有挂断。

    听着那边的声音,他就知道他正赶往公司。

    顾不上其他,路少松掀开被子下床。

    感觉到动静,筱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唔了一声。

    “你接着睡。”

    路少松心里一紧,帮她把被子盖好轻哄。

    昨天晚上筱语等他到十一点多,后来洗了澡换上睡衣,又闹腾了好半天才肯睡。

    而他,被筱语枕着胳膊一动也不敢动,唯恐做下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一直耽误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其实按照他的性子,筱语对他有意,自己对她也不是没感觉,他睡了也就睡了。

    可他就是下不去手。

    或许是因为她是傻子,对喜欢这种事不够明确,他不想诱骗傻子吧。

    路少松在心里向自己解释。

    电话对面的路父青筋暴跳。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哄女人!

    路少松不敢耽搁,看筱语蹭了蹭棉被,重新睡了过去,就连忙奔到书房去开电脑。

    电脑打开以后,根本就不用搜,点开网页,首页就挂着一个大标题。

    《豪门秘闻:路氏企业三子内斗,路少松残害大哥和弟弟》

    《路少松出卖国家机密,意欲投诚a国》

    这两个标题和路少松的照片被摆在首页,进去就能看到。

    路少松点开标题,赫然看到他和迈尔斯的交易记录,甚至还有转账记录。

    还有他把财产转移到a国的一些相关证明,甚至连他办理一半搁下的a国移民证都有。

    那张照片不知道是谁偷拍的。

    和路少松平时对外示人或玩世不恭或温和的笑不同,照片上的他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不是很清晰的像素里却把他眼睛里

    的算计显露的分明。

    关键那张照片是黑白的,看起来有点扎眼。

    在爆料下面的热评里,被顶起来的一些评论是爆料他残害路少庭,车撞路少宇的知情人爆料。

    墙倒众人推。

    似乎全天下的人都开始寻找路少松的过错,用最大的恶意猜测他的手段。

    甚至有人把小说情节往他身上套。

    “爸,我没做过。”

    重新把电话放到耳边,路少松声音沉郁,

    “我不管你做过什么,但是你必须料理干净。你这两天先不要来公司了,先专心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公司的事情我来处理。”

    说完,路父挂了电话。

    虽然路父说的凶,但路少松却吃了一颗定心丸。

    路父的意思很明白,话里话外都透着维护。

    他的意思是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要能盖严不被别人发现,都无所谓。

    他确实不能出现在公司。

    舆论风波没有淡下去,他去公司只会刺激民众,让那些键盘手更多攻歼机会。

    公司上下人心也会散。

    合上电脑,路少松拨出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他语气冰冷:

    “给我查一下热评的那几个ip。”

    “我查过了,有些人就是浑水摸鱼博人眼球,惯常在各种新闻下面口水。剩下的一部分所谓爆料人查不到ip,应该是用了一些屏

    蔽手段。”

    对面的声音很冷静,一边谈话一边伴随着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

    那声音节奏极快,隔着音波都能想象到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动作。

    “你破不开吗?”

    他的手下多大的本事他清楚。

    电话对面是个很厉害的黑客,曾经破开过无数防火墙,被称为流窜在网络上的神偷手。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攻破所有的防火墙,在查到需要的东西之后恢复原状,绝不会被人察觉。

    “不行,对面用了很多手段。而且是个连环屏蔽。解开一个代码会衍生出更多。”

    对面键盘敲击的声音停顿下来,那人声音多了几分不快。

    在网络上他一向认为自己独霸天下,可这次遇到对手了。

    “把ip被屏蔽的证据给我发过来一份。”

    路少松当机立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