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72章 372 错认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你妹妹丢了关我什么事?”

    路少松不以为意,看慕遇城的视线透着不满。

    像是怪他打扰自己和未婚妻谈情说爱增进感情。

    “把筱语还回来,我让你安稳一段时间。路少松,你应该知道我手里有什么东西。”

    慕遇城努力不把视线落到苏鸾身上。

    他得确保筱语安然无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似乎很喜欢看慕遇城这暴怒的样子,路少松不紧不慢的否认。

    慕遇城看他一会儿,勾唇,转身。

    “路少松,他……”

    看着慕遇城的背影,苏鸾呼吸一紧。

    他没有看她一眼。

    到底为什么,她会情不自禁的被他勾动情绪?

    “以前路氏和他们公司合作过。不知道发什么疯。”

    苏鸾肯主动和他说话,路少松心情很好,也不计较她连名带姓喊自己。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苏鸾点点头,虽然心里是不相信他的话的,但表面不显。

    “也好,我回公司安排一下,你明天来上班可以吗?”

    路少松见她眼底浮现倦意,体贴的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让她坐进去。

    苏鸾坐回副驾驶上,脸色有点泛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困乏的厉害,还经常会出现头疼,心口疼的症状。

    上次血检报告今天拿出来,她虽然没看过,但三叔说一切正常,只有微量love病毒没解,等路少松把解药拿出来就好了。

    把苏鸾送回去,路少松打电话告诉了一声路父,说明天让苏鸾过去上班。

    路父虽然因为私生子会讨好卖乖的份上有点看不上路少松的作风,但对他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

    所以不管路父表现的对私生子多疼爱,他心里那杆秤还是偏向路少松的。

    虽然不知道路少松在搞什么鬼,但也知道他的图谋。

    所以对于路少松的话当然也不反对,挂了电话就考虑把苏鸾安排到什么位置合适。

    苏鸾工作的事情路少松一个电话搞定,目光一冷打了几个电话让人去把那个杜奇料理了,然后自己找了一家夜总会去消遣。

    他倒不是被那些人惹的心情不好。

    只是刚被算计,不可能这么快就原谅他们。

    本来帝都这些公子哥们扎堆都是为利,谁和谁玩得好全看各自家业利益是否挂钩,这里面都是有讲究的。

    白家仗着他和白旌霖的关系,白慧又喜欢他。

    向来不管白慧怎么胡闹算计他,想尽办法把白路两家捆在一起。

    他动过帝都大部分女人,但却从来没动过白慧,只是每次和朋友玩都默许她跟着。

    所以很多人都谣传,他对白慧才是真爱。

    其实不动白慧一方面是对她那样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确实没兴趣,有几分亲近也是因着白旌霖的关系把她当妹妹。

    另一方面是他知道白家的算计,就绝不可能自己傻傻的跳进去给他们机会。

    可偏偏白慧没有自知之明,信了外面那些传言,真以为自己在他面前有多不一样。

    上回就是她在别人起哄下跟他表白,他为了绝她念头,也为了设计苏鸾,用舆论把自己和她绑在一起。

    所以才会当众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了。

    虽然当时没说是谁,过后却放消息说是小时候定过娃娃亲的叶家小姐。

    其实他知道白慧的性子,今天的情况也有预料。

    只是借这个机会敲打一下白家,让他们少用点手段。

    他留着白家还有用,不可能真的把白家,甚至那么多辛苦拉拢的各家公子小姐得罪了。

    路家现在图谋太大,自己一家不可能把那些东西全都吃下。

    就算能吃下也不能吃,否则路家一家独大,很容易引起忌惮。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路少松找到常去的夜总会,叫了几个公主,有一杯没一杯的喝酒。

    他虽然风流,但对这种做皮肉生意的兴趣不大,只偶尔在他们身上发泄。

    酒喝的多了,有点微醺。

    有个模样清纯的公主给他倒酒的时候身子歪了一下,摔在他身边的沙发上,红唇恰好贴在他颈侧。

    他睁着醉眼低头,看到一双有点惊慌失措的眼睛。

    路少松喜欢女人主动,却不喜欢女人撩情,是谁都知道的。

    每次派公主进来之前,领班都会千叮咛万嘱咐。

    可以用各种手段引诱路少松,但绝对不许有脱衣黏缠之类的出格举动。

    就因为曾经有个公主仗着漂亮,路少松又连着两次点了她,进去玩了没多久就缠着路少松往他怀里倒,还去他嘴里吸酒喝。

    路少松不动声色的把嘴里的酒喂给她,在她欣喜的以为自己把路少松拿下的时候,被一脚踢出去。

    后腰撞在桌边上,肋骨都断了两根。

    之后路少松更是让夜总会把她开除,还不许任何一家大型娱乐会所收容她。

    后来听说她在一家小酒吧当应召女郎,日子过得颇为艰难。

    “筱语?”

    路少松睁开迷蒙的醉眼,看着那双带着惊慌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和一双纯净的视线重叠了。

    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他低头寻上那双唇瓣含住,想回味之前那果冻般软滑清甜的触感。

    但唇瓣贴上,他就察觉到了不对。

    甜腻的玫瑰花香,油腻的触感,根本就是平时亲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

    巨大的落差在心里形成了强烈的失落感,他狠狠的加重了这个吻,双手毫不怜惜的剥开身下女人的衣服,解开腰带不管不顾的冲撞进去。

    那个公主吓得花容失色,拼命挣扎,但怎么能撼动身上那铁一般的人?

    其余两个人更是在他撕破那人衣服的时候就逃了出去喊领班。

    夜总会毕竟是相对正规的地方,平时就算有皮肉买卖也是严格控制的,要做一系列措施。

    是为了照顾一些人的心理,更是对公主的一种保护。

    但现在路少松这样不管不顾的,肯定是要伤到人的。

    那领班被叫来也只是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喘息声和痛呼声,也是不敢进去。

    毕竟他们招惹不起路少松,只能事后多补偿那个公主一下了。但坏了规矩,她是肯定不能再继续待在夜总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