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67章 367 失魂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67章 367 失魂

    慕遇城脸色阴沉如冰,不过视线移回床上时,莫名松了口气。

    虽然衣服脱得乱七八糟,但床单没有凌乱痕迹,屋里也没有扭打迹象,不像是被强迫的。

    筱语再傻,也不会乖乖让别人把她衣服脱了。

    更何况,童姨就在楼下,楼上有点动静不可能瞒得住她。

    “不用报警了,把筱语房间收拾一下。贴身的东西收拾几件,还有……”

    他刚想说还有筱语最喜欢的那两个娃娃,往床头扫了一眼,见那些娃娃里少了那两个,想也知道是筱语带走了。

    重重呼出一口气,他铁青着脸走出筱语房间。

    童姨一头雾水,又挂念慕遇城伤势,张了张嘴见他走开了,只叹了口气开始给筱语收拾东西。

    慕遇城回卧房,扫视了一眼,深沉的双眸里划过黯淡。

    从他和苏鸾去帝都之后,他就没怎么回来住过了。

    童姨每天收拾着房间,房间还算干净,仿佛他们一直住在这里一样。

    身上破皮的地方忽然疼得厉害,皱着眉低头看了看两只手上的伤。

    只是破了皮,往外渗着血珠子,边儿上还有灰尘。

    视线忽然落到手指上。

    以前戴着婚戒的地方空荡荡的,戒指移到了旁边的中指上,一道浅色的疤痕格外刺眼。

    似乎从这道伤口出现,他和鸾鸾的幸福就被夺走了。

    他徒劳的握了一下手掌,要怎样才能把溜走的幸福抓回来?

    他等了十二年,换来的却是不足两个月的相守。

    走到浴室去洗手,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冰凉的水沾染到伤口上,疼的他眉峰狠狠地皱起来。

    强忍着疼把手上的伤洗了,拿毛巾擦手的时候,毛巾一角却忽然扫上放在舆洗池边缘的戒指。

    戒指骨碌着滚进舆洗池,卡在管道里。

    他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去掏戒指。

    可越着急,戒指越不肯出来,甚至有几次被他手指碰到又往下掉了掉。

    他心里一紧,俊美的脸上闪过慌乱,竟像个小孩子一样无措,盯着舆洗池不敢动了,连呼吸都变得轻慢起来。

    好像怕不小心呼吸重了把戒指吹进下水道一样。

    “遇城,收拾好了。真的不用去找一下筱语吗?”

    筱语的东西向来都是苏鸾打理的,分类归置的井井有条。

    苏鸾离开后,童姨接了手没怎么动过。

    收拾起来自然也很容易。

    收拾完见外面没动静,过来却看到慕遇城站在舆洗池前面发呆。

    “童姨,帮我把戒指弄出来。”

    听到童姨的声音,慕遇城眼里闪过一抹光芒,抬头殷切的看向童姨。

    童姨心里忽然一疼。

    她想起慕遇城八岁那年妈妈死了之后,不肯接近她。

    在她努力了几年之后,他逐渐打开心扉。

    也是站在那里,偏着头问她:“童姨,我妈妈做错什么了?”

    那殷切的目光明明看着黑沉黑沉的,却莫名让人觉得悲伤。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看着他抹眼泪。

    那个时候,她特别心疼这个孩子。

    莫名的,现在的慕遇城又和当年那个半大的孩子重叠了。

    “等一下。”

    童姨连忙转身,走出房门才伸手去抹眼泪。

    没多久,童姨拿来一个带勾的铁钎,小心翼翼的把戒指勾出来冲洗了一下递给慕遇城。

    慕遇城像是得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紧紧地把戒指攥在手里。

    刚洗干净的手也因为他太过用力的动作重新渗出密密的血珠,小小的密密的,看着触目惊心。

    “你先把伤口处理一下。”

    童姨翻出家用医疗箱给他,慕遇城攥着戒指顺从的坐在床边。

    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碰触,童姨把碘酒和棉签拿出来摆在床头桌上,又看伤口虽然不严重,但面积有点大,把拿在手里的创口贴放回去,又换了纱布。

    “要不要去医院打一针破伤风?”

    毕竟见了血,伤口上又沾了灰尘,童姨有点不放心。

    “不用了。”

    慕遇城把戒指放在桌上一个小方盒里,在伤口上抹了碘酒,原想就这样算了,但见童姨不依不饶的盯着,无奈只能薄薄的缠了一圈纱布。

    处理好左手,右手处理起来有点笨拙,最后慕遇城缠上纱布之后还是由童姨帮他把纱布绑了起来。

    童姨动作很轻,尽量不碰到他的皮肤,纱布绑的还算漂亮。

    然后把裤腿挽起来处理了膝盖上的伤,童姨给他取了一条干净的西裤就出去了。

    换好裤子,慕遇城打了个电话。

    电话没有接通,被掐断了。

    他有耐心,眉眼不动,又拨过去。

    又被掐断了。

    如此反复几次,那边传来了关机的提示音。

    慕遇城唇瓣抿了一下,眸底划过一抹戾气,又拨了一个号码。

    “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

    帝都,

    路少松踏出直升机舱门,然后转身笑看着身后。

    机舱门口出现了一抹粉色的身影,赫然是失踪的筱语!

    “漂亮松松,接住我。”

    明明有延伸的台阶可以走,筱语却起了玩心,张开双臂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

    她没有化妆,纯净的脸庞,澄澈的双眼,还有顺滑漆黑的齐耳短发。

    粉色的婚纱穿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违和感,不像婚纱更像小孩子穿的泡泡裙。

    像一个粉嘟嘟的芭比娃娃。

    路少松脸上出现一丝裂缝,见筱语满眼信任竟然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手。

    筱语提着裙摆又往边上蹭了蹭,然后开心的笑着向前倒下去。

    路少松脸上闪过一丝紧张,慌忙上前一步把她抱了个满怀。

    筱语倒在他怀里开心的咯咯笑。

    “你怎么就倒下来了?如果我接不到你怎么办?”

    路少松却脸色铁青,把她抱在怀里一点也不敢放手。

    他的心脏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如果刚才他没接到她,她不是要摔得鼻青脸肿?

    说也奇怪,杀人他从来都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直接或者间接死在他手里的人足有三位数,也没见他出现过什么不适应。

    可想到筱语会受伤,他就忍不住心慌。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招惹这么一个傻子!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