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62章 362 我不会和路少松结婚的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62章 362 我不会和路少松结婚的

    挂断电话,店员来询问要不要婚纱的时候,苏鸾愣了愣。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抗拒,摇了摇头抱歉的笑:

    “我先考虑一下吧。抱歉,我有急事要走。”

    说完,拿起手包就往外走,脚步有点急促,像是急于逃避什么。

    林映月看着苏鸾的异样,眼里闪过沉思,然后追了上去。

    “怎么了?那件婚纱不满意吗?”

    一路无话,直到坐上车,林映月一边把车从停车位里倒出来,一边从后视镜里观察苏鸾脸色。

    苏鸾摇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隔着后视镜和林映月对视。

    “之前那个男人,你真的不认识吗?”

    “见过几次。只是印象不深。”

    林映月抓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声音平静。

    “他和我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应该是叶叔叔公司的合作方,过来套近乎的。你进去后,他看了看价格标签,没等你出来就急着走了,应该是看到婚纱的价格吓到了吧。”

    毕竟那套婚纱是在国际服装展参展过的,价格肯定不菲。

    小公司和叶氏合作一次的纯利润也未必有那么多。

    林映月的推测倒也合情合理。

    可苏鸾还是觉得不对。

    她感觉林映月在刻意抹黑那个男人。

    先说他是凤凰男,后来才勉强说是爸爸公司的合作方。

    从一开始,她心里就对林映月的话藏了怀疑的种子。

    但她只是点了点头,重新垂下眼皮,没有去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她明白,林映月如果不打算告诉她,她说什么都没用的。

    “我不会和路少松结婚的。”

    她的声音在后座响起,轻柔但却坚定。

    “你威胁我?”

    林映月眼里闪过薄怒,脚下没控制好力度,车子猛地冲出去了一段才重新降下速度,平稳行驶。

    “我只是告诉你我的想法,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苏鸾摇头。

    如果说之前只是轻微的排斥,现在她心里却是十分抗拒和路少松结婚。

    “叶暖!”

    林映月踩下刹车,转头看着苏鸾,目光冰冷。

    苏鸾抿着唇倔强的看回去,表明自己的立场。

    林映月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问她:“你身上的病毒还没彻底解除,如果路少松不肯给你解药,你会受尽折磨而死。”

    “我宁愿死。”

    苏鸾抬起下巴,宁死也不愿意嫁给路少松。

    “你有没有为叶叔叔和江阿姨考虑过?他们在你一岁的时候失去了你,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你却要让他们再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

    林映月有点冒火。

    她没想到苏鸾这么难搞定。

    听她提到叶淮彦和江蔓,苏鸾清澈的水眸微微波动了一下。

    虽然没有记忆,但她能感觉到叶淮彦和江蔓对她的爱护。

    而她,心里也很愿意亲近他们两个。

    但是……

    “我相信爸妈也不愿意看到我不幸福。”

    “苏鸾,你怎么……”

    “我叫苏鸾是吗?我的养父姓苏?”

    苏鸾看着林映月,目光沉静。

    其实她心里早有怀疑。

    昨天叶淮彦和幻言都失口喊她鸾鸾,他们说是音似造成的口误,她就信了。

    但她从小不在叶家长大,找回来更是没多久,怎么就改了名字换了户口?

    气急攻心被抓到口误的林映月心里暗骂一声,抿着唇恼怒的瞪着苏鸾。

    除了幻言,她还没在谁面前这么无力过。

    她不明白苏鸾一个小家庭长大的千金小姐,怎么会有这么沉稳的心态和头脑。

    即使是失忆,她也没怎么看到她露出迷茫无措的神情,反而是自己每每被她撩拨的火冒三丈。

    “是。”

    咬了咬牙,林映月在苏鸾水眸注视下点头。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但你难道就这样看着路少松逍遥法外?他是要伤害你的亲人,对付叶家。你不怕死,难道也要让叶家所有人给你陪葬吗?”

    “我没说过我不帮忙。”

    苏鸾闭上眼睛,脑海深处一双深邃的眸子温柔的凝视着她。

    “鸾鸾。”

    那人声音轻柔,像是怕惊吓到她。

    但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莫名的把那双眼睛和之前碰到的奇怪男人重合。

    “什么条件。”

    林映月绷着脸。

    “你以为我是要和你谈条件?”

    苏鸾奇怪的看着她,好像她说的话有多不可思议。

    林映月嘴巴动了动,准备说话,苏鸾的电话又响了。

    这次是路少松打的,他问她们到哪儿了,用不用过来接。

    虽然听起来耐性很好,但却摆明了不等到苏鸾不罢休。

    苏鸾挂了电话,林映月重新发动车子往回走。

    “你刚才是想说我自私吧。”

    苏鸾看向车窗外,人影树影匀速后退。

    林映月眉梢动了动,不置可否。

    “你只说我自私。可你有没有想过我嫁给路少松会怎样?如果路少松发现我接近他是有目的的,他会怎么对我?就算我如你所愿找到了他的犯罪证据,他锒铛入狱,甚至可能会死。我就成了寡妇。”

    苏鸾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没有控诉,没有指责,平静的好像在说不相干的事。

    车厢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然后林映月说:

    “以叶叔叔的权势,帝都的青年才俊愿意娶你的还是很多的。”

    路少松不是也不介意她是二嫁吗?

    苏鸾不再回她,垂下了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映月看向后视镜,想问她不嫁给路少松的话是乱说的还是真这么想的。

    可是看到她沉静的缩在座位里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又问不出来了。

    叶家,

    叶轻潼坐在沙发上狠狠的瞪着路少松。

    在家里,褪去了明星包装的她从来都是真性情,一点也没有在外面面对大众时的八面玲珑游刃有余。

    关键是,她看到路少松就恨的咬牙。

    那天慕遇城和幻言的样子,每次想起来她都恨不得把路少松这个罪魁祸首打一顿。

    “轻潼,你刚拍完戏怎么不回去休息?”

    因为路家要来提亲,叶淮彦早上就没去公司。

    “大伯,我不累。”

    叶轻潼扁扁嘴,打个哈欠,继续瞪路少松。

    不累才怪,她拍戏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结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