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54章 354 葬礼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54章354葬礼

    从病房离开,江蔓就直接带上安容安易两个人去了国。

    不管怎么样,总要给凌淑薇一个交代。

    她上飞机前给城别墅的司机开车去机场。

    下了飞机谁也没通知,直接到苏家去了。

    敲门没人回应,江蔓以为凌淑薇不在家,拿出shou ji拨通她的dian hua。

    dian hua打了两遍也没人接。

    “会不会是苏太太出门忘记拿shou ji了?要不我们晚点再过来?”

    安易看了看紧闭的大门。

    江蔓早上到现在就没怎么吃东西,就在飞机上的时候被他们半强迫的吃了一点饼干,喝了一杯果汁。

    这会儿天都快黑了,他们不能让江蔓待在这里不回去。

    江蔓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向二楼。

    心里忽然一紧,吩咐安容:“安容,你不是会kai suo吗?把门撬开。”

    安容愣了愣,从身上取出一张卡片走过去kai suo。

    “这不好吧?”

    安易心里咯噔一下,不明白江蔓发现了什么。

    “淑薇不是那样大意的人。她就算出门没拿dian hua,也绝不可能还开着窗户。”

    江蔓解释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没事。

    苏家用的是防盗锁,开起来有点麻烦。

    但对安容来说问题不大,捣鼓了两三分钟就开了两道门,三人得以成功进入。

    虽然已经过了春天,但天黑的还是蛮早。

    这会儿天色已经有点昏黄了。

    大厅里寂静无声,仿佛人真的外出了。

    “啪”。

    安易打开了玄关的开关,灯光瞬间驱散黑暗,房子里亮如白昼。

    江蔓一眼就看到了凌淑薇放在茶几上的shou ji。

    “安容安易,你们去楼上看看。”

    江蔓走过去,把shou ji拿起来。

    很简单很耐用的机型,shou ji磨损不是很严重。

    就连shou ji壳也是透明的颜色,简单的就像凌淑薇这个人。

    “夫人。”

    安易忽然在楼上喊,过于严肃的声音让江蔓的手腕颤了颤,险些拿不稳手里的shou ji。

    “苏太太死了。”

    安易的声音接着响起,江蔓手里的shou ji终于不堪重负,砸在茶几上,弹了一下滑出去,堪堪停在茶几边缘。

    “快打dian hua报警。”

    江蔓吩咐他一声,抬脚往楼上走。

    二楼主卧里,凌淑薇衣着整齐,睡容恬静,嘴角还勾着淡淡的释然弧度。

    在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个录音笔和一个白色药**。

    也许是怕吃的少了不够,白色药**已经空了。

    安容走过来把录音笔拿起来递给江蔓。

    江蔓定了定神,按下播放键。

    “鸾鸾,从你爸死的时候起我就有了这个念头。只是看你一个人那么辛苦,妈妈想陪陪你。

    现在遇城的病也好了,妈妈也放心了。

    你不用难过,你的亲生父母那么有权势,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受委屈了。

    我终于可以去陪你爸还有我们的女儿了,他们等了我这么久。

    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生女儿。但我太想你爸爸了。

    鸾鸾,你要幸福,妈妈死后会保佑你。”

    录音不是很长,凌淑薇的声音也很平静。

    江蔓看了一下录音时间,正是早上八点多的时候。

    那个时候,苏鸾正在他们的诱骗下喝下那碗鸡汤。

    他们因为不想让凌淑薇担心,所以之前打dian hua的时候只告诉了她慕遇城的病好了,却没说是转移到了苏鸾身上。

    却没想到会因此害了她。

    江蔓擦了眼泪,给叶淮彦打了个dian hua告诉他这个消息。

    然后又打了几个dian hua通知。

    苏鸾现在被路少松带走了,不能参加凌淑薇的葬礼,他们就要操持这些。

    有李岩西在,慕遇城的情况已经好了不少。

    听到凌淑薇自尽的消息时脸色变了变,不顾李岩西的阻止,带着一脸青紫连夜回了城。

    同行的还有叶淮彦和幻言。

    叶轻潼因为第二天还要赶通告,虽然想和幻言一起去,却只能作罢。

    凌淑薇的葬礼是在第二天早上八点举行的。

    jing cha来抽了胃容检验,确定凌淑薇是死于吞服大量**,又有录音笔作证,就案自杀结案了。

    慕遇城一声不响的主持了葬礼,虽然一脸青紫显得有点狼狈,但身形俊逸挺拔,消瘦的脊背绷的笔直,全程不发一言。

    只在来宾致礼的时候沉默的点头还礼。

    “遇城,节哀顺变。”

    李岩睿也来了,抬手拍拍慕遇城的肩膀。

    慕遇城点头,眉目清冷。

    脸上虽然还是青紫,但李岩西给他用了药,看起来并没有瘀肿,也不算难看。

    而且有他的气场撑着,生生把最后一丝狼狈给驱散了。

    另外一边的幻言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李岩睿心里叹了口气,之前江蔓已经和他说过了,他也知道了怎么回事。

    慕遇城对凌淑薇并没有多少感情。

    在她利用慕青峰要为苏明业报仇之前,他是打心底里尊敬她,把她当长辈对待的。

    但苏鸾为她受伤,甚至在受伤之前她还说了那么伤人的话。

    后面更是因为她,导致他们处处受制于白静柔。

    如果不是苏鸾找到亲生父母,并且亲生父母还挺有权势,他很有可能还要娶白静柔。

    但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养育苏鸾十三年的养母。

    苏鸾不在,他有义务为她送葬。

    这,在他心里也不过是彻底报偿她对苏鸾的养育之恩罢了。

    “凌伯母,你怎么能丢下鸾鸾不管呢?”

    桑一一红着眼圈,看着那张黑色zhao pian。

    zhao pian里,凌淑薇笑意浅浅,眉目温和的注视这她。

    她和苏鸾关系好,没少往苏家跑。

    如果说在场有谁对凌淑薇的死有几分发自内心的难过的,绝对要算她一个。

    “鸾鸾不在,我答应了要照顾好你的。明明前天你还笑着跟我说话,怎么今天就变成一张zhao pian了?”

    她吸了吸鼻子,站在凌淑薇灵前说话。

    没有人不耐烦,反而听她含泪的控诉,心里莫名又多了几分悲戚。

    “一一,别太难过了。这是伯母自己的选择,你别哭坏了身体。”

    司奕走过来递上一张纸巾给她,伸手扶住她肩膀。

    “凌伯母怎么忍心丢下鸾鸾?”

    桑一一接过纸巾先擦了擦眼泪,然后堵住鼻子用力擤了一下鼻涕,泪眼模糊的被司奕半拖半抱的带到了旁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