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53章 353 你想让我去吗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53章353你想让我去吗

    看到慕遇城又晕了过去,正面对着病床的幻言脸色变了变,推开叶轻潼的手,扶着墙站起来。

    “幻言哥姐夫?”

    叶轻潼被幻言推开,正有点黯然,抬头顺着幻言的视线看到慕遇城歪倒在病床上,脸色变了变走过去要扶他。

    双手即将沾上慕遇城的衣袖的时候,幻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去喊三叔过来,慕遇城不喜欢鸾鸾以外的女人碰他。”

    准确的说是厌恶。

    如果叶轻潼现在扶他一把,等他醒了哪怕在输液也会拔掉针头去洗个澡。

    叶轻潼愕然,想起以前听到谁提起过一句,也知道幻言不是瞎说,连忙把手收回来。

    “幻言哥,你可以吗?”

    他的手已经离开了墙壁,看起来有点摇晃。

    “你去吧。”

    幻言没有回答她,只是催她去喊李岩西。

    叶轻潼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歪倒在床上的慕遇城,跺了跺脚转身冲出了病房。

    看到叶轻潼出去,幻言才扯了一下嘴角,抹去嘴角的血渍,抬起酸困的双腿往病床边走。

    慕遇城虽然人瘦了,但浑身铜皮铁骨,爆发力强。

    和他打了一架,幻言自己也没占多少便宜。

    “你这家伙,怎么不去部队混。嘶”

    没好气的去扯慕遇城,碰到了肩窝的一处伤,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慕遇城有一拳打在那儿,害得他动一下手臂就疼。

    “三叔,姐夫他又晕过去了。”

    叶轻潼刚跑到叶行止的病房,正好看到李岩西往外走,身后跟着林映月。

    “幻言这小子下手怎么这么没轻重?”

    误以为慕遇城是幻言打晕的,李岩西皱着眉头责骂了一声幻言,也不管他是不是没在场。

    “幻言哥也受了很严重的伤。”

    叶轻潼忍不住为幻言辩解。

    李岩西叹了口气,还好这里是医院,打完给他们处理一下。

    “岩西,等一下。”

    叶淮彦从叶行止病房里出来,喊住他。

    李岩西回头,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子。

    “这是路少松带走鸾鸾的时候留下的。虽然量是少了一点,但遇城应该够用了。本来鸾鸾和他同房十天才能把病毒完全转移。但他发现的早,体内还残余一点病毒。你把这个药给他用了。”

    李岩西眼里闪过一抹亮光,伸手把药**接过来。

    一个一毫升大小的**子里,半**清透的液体看不出和其他药剂有什么区别。

    这药量确实有够少的,但如叶淮彦所说,对慕遇城来说够用了。

    他攥着**子往慕遇城病房走,心情激动导致脚下步子有点乱。

    药给慕遇城用了以后,**子他得留着。

    **子里残余的解药可以帮助他解析成分,更快研制出解药。

    想到这里,他眸子暗了暗。

    那又怎么样?

    就算他明天后天就把解药做出来,苏鸾也已经被路少松带走了。

    虽然迈尔斯死了,他把解药做出来也能防止以后再有人出现这种病毒感染。

    林映月本想跟着过去,但想到幻言在那里,唇瓣抿了抿没动脚步。

    她不是没看出来幻言的心思。

    她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幻言重伤垂危的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和自己解除婚约。

    这对骄傲的她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不是没想过放弃,但从小喜欢到大,已经习惯了。

    放弃,实在太疼了。

    想了想,她抬手顺了一下头发,脸色冷漠的转身回了叶行止的病房。

    “映月姐,你不去看看幻言哥吗?”

    叶轻潼落在后面,看着林映月的表现,迟疑的问。

    “你想让我去吗?”

    林映月在椅子上坐下,拿了水果刀开始削苹果。

    她坐姿端正,脊背挺直,削平果时连侧脸都透着说不出的严肃,仿佛手里削的不是苹果,而是上头布置下来的任务。

    被戳穿心思,叶轻潼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苏鸾和林映月不一样。

    苏鸾不喜欢幻言,她和苏鸾说这些感觉没什么心理压力。

    可林映月对幻言的喜欢一点也不比她少,甚至前不久她还是他的未婚妻。

    被林映月戳穿她喜欢幻言的事实,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仿佛她觊觎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被人家发现了。

    “幻言哥受伤了。”

    鼻青脸肿的,看着可吓人了。

    叶轻潼眨眨眼,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想法跟林映月说这些的。

    “如果这点皮外伤就能让他站不起来的话,他就不是幻言了。”

    削好苹果,林映月把水果刀放回果篮里,拿着苹果咔嚓啃了一口。

    清清脆脆的声音听在叶轻潼耳朵里带着点狠劲。

    她瑟缩了一下,林映月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让自己吃亏的人。

    虽然和幻言解除了婚约,但她一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只是不像那些养在帝都的娇贵xiao jie们一样闲着没事耍心机罢了。

    这会儿不去,大概也只是心里别扭,不想去讨嫌罢了。

    “那我去看一下。”

    说完,叶轻潼缩回脑袋,顺便帮叶行止把病房门带上,丢下自己还在昏迷的哥哥跑去看幻言去了。

    “我得回公司一趟。阿蔓,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回家。”

    见走廊上终于安静下来,叶淮彦转头看着江蔓。

    她精神看起来不太好,但公司最近两天都没怎么管理,他不能不去看看。

    至于鸾鸾那边,他相信路少松不会乱来。

    不管怎么说,鸾鸾毕竟是他叶家的女儿。

    路家野心再大,现在的实力也撑不起那么大的野心。

    至少,他们不敢真的和叶家撕破脸。

    路少松对他们的要挟拿捏,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想必路家也是清楚的。

    “哎。”

    江蔓叹了口气,点头送走了叶淮彦,慢慢抬手捂住眼睛。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还有凌淑薇那边,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交代。

    她养的好好的女儿,到了他们手里就要承受和丈夫分离的痛苦。

    可,他们也没有办法呀。

    想了想,江蔓还是决定亲自去市和凌淑薇说一下。

    她不敢请凌淑薇原谅他们的做法,只是觉得她有权利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