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51章 351 心如死灰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第351章 351 心如死灰

    本来慕遇城昏迷,她不用来的。

    可一方面实在觉得愧对他,一方面又欠李岩西一个解释。

    “所以你们就忍心分开两个孩子?”

    李岩西面孔有点扭曲。

    明明应该生气的,可看着江蔓苍白的脸色,他又不忍心责怪她。

    “岩西。你没有孩子,不懂为人父母的心。”

    见江蔓被李岩西指责,叶淮彦皱眉站出来维护妻子。

    李岩西嘴唇哆嗦了一下,垂下的目光里透着些许黯然。

    话一出口,叶淮彦也觉得自己冲动了。

    当年如果不是李岩西一直默默守护着江蔓,他不知道还要和迈尔斯纠缠多久。

    李岩西一开始不知道江蔓早就爱上了叶淮彦,后来给江蔓告白,才知道。

    然后他默默退出,并没有纠缠,也一直没有结婚。

    也是因为这样,叶淮彦和江蔓两个人一直对他有点愧疚。

    现在他这么说,无疑是戳他伤口。

    “是我自私了。我一直不相信自己比不上迈尔斯,想通过研究解药来证明自己。我确实没考虑过鸾鸾。”

    许久,还是李岩西干哑的声音打破宁静。

    他太想证明自己了。

    当年迈尔斯的成绩和他一直不相上下,只是两个人专攻的方向不太一样,有点不分伯仲的意思。

    但当时教他们的老师觉得迈尔斯心态有点不正,有些东西没敢教他。

    也是因为这样,迈尔斯一直心存怨恨,觉得老师偏心。

    但他又何尝没有和迈尔斯一较高下的想法?

    他从来都拿迈尔斯研究出来的那些病毒没办法,当年也是因为这样差点让江蔓和叶淮彦阴阳两隔。

    但最终,迈尔斯没害到他们两个,却害了他们的女儿。

    “岩西,你别这么说。你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

    江蔓不忍心看李岩西自责,忍不住安慰他。

    “学姐,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心里什么想法我清楚。”

    李岩西勉强扯动嘴角。

    他知道,凭自己一个人三个月内肯定没办法研制出解药。

    导师和师兄们就算集思广益,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解药做出来。鸾鸾还是要承受痛苦。

    “李主任,慕先生醒了,但是……”

    一个护士忽然走过来看着李岩西,表情有点迟疑,像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慕遇城的状态。

    “我们去看看。”

    李岩西抿了抿唇角。

    他刚才给慕遇城做了检查,只是最近被病毒折磨的厉害,本身就有点气血两亏。

    再加上一时气怒攻心,伤了心肺。

    给他输了液体,醒了不会有事,只要以后好好调养就没事了。

    三人走到慕遇城所在的病房,把门推开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那人。

    本来这段时间他就瘦的厉害,身上盖了纯白的棉被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能看到一点小小的凸起。

    乍一看还以为床上只铺了一张被子。

    “遇城,你醒了?觉得怎么样?”

    李岩西看了叶淮彦夫妻俩一眼,到唇边化为一声叹息。

    他觉得他们做的不厚道,对不起遇城这孩子。

    慕遇城不言不语,就躺在那里睁眼看着纯白的房顶,没有一丝花纹的房顶就像他放空的大脑。

    只偶尔翻动一下的睫毛证明他还活着。

    这场面看起来着实有点吓人。

    他这样的表现,李岩西脑海里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词。

    心如死灰。

    “遇城,你得振作起来。就算鸾鸾被路少松带走了,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李岩西是医生,开刀做手术,研究成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不成问题。

    可他不是心理医生。

    只能这样徒劳的劝他。

    是啊,人活着就什么都有可能。

    至少他们是相爱的,慕遇城还有机会。

    不像他,江蔓从没爱过他。

    他的爱从一开始就是无望的。

    慕遇城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睫毛颤了颤,不发一言。

    “孩子,听三叔一句劝。鸾鸾就算失忆了,也未必就会看上路少松。你这样躺着也无济于事啊。”

    李岩西搬了椅子在他病床旁边坐下,苦口婆心。

    江蔓红了眼眶,伏在叶淮彦肩膀上。

    慕遇城这样,他们除了心疼就是愧疚。

    可他们也是没办法啊!

    如果有选择,他们怎么会愿意把失而复得的女儿送到狼子野心的路少松手里?

    “小姨,小姨夫,你们真的把鸾鸾交给路少松了?”

    这时,幻言走了过来。

    他从昨天叶行止受伤,就在做一些善后工作。

    今天来医院探望叶行止才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赶了过来。

    “幻言,你来得正好。你和遇城认识的早,想办法……”

    劝劝他。

    江蔓的话收到肚子里,再也说不出来。

    因为幻言的脸色也很难看。

    他一向都是尊敬长辈的,在他们面前恭敬有礼,是个孝顺孩子。

    可现在看他们的眼神有点咄咄逼人,冷冷的。

    “那路少松是什么人鸾鸾不清楚你们还能不清楚吗?这帝都排的上号的女人,除了清潼和林映月,有几个没被他祸害过?更何况谁都看得出来,他路少松不顾鸾鸾已经嫁人,死缠烂打的追求她,有多少是因为看上鸾鸾了?他在觊觎叶家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他语速有点快,一口气说了很多,目光了冷沉桀骜。

    当初说答应路少松的条件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这么难受。

    可当听到路少松把鸾鸾带走,他的心里像是被蜂蛰到一样,火辣辣的疼。

    “幻言,你冷静点。难道你想看着鸾鸾被love病毒折磨吗?”

    叶淮彦皱眉,他没想到幻言的反应也这么大。

    幻言薄唇抿了抿,沉默下来,头慢慢无力的垂下去。

    他也明白小姨和小姨夫的想法。

    就算不能接受,如果是他的话也肯定会做一样的选择。

    连慕遇城都肯妥协,他有什么资格不妥协?

    “冷静了?”

    李岩西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幻言抬头看着他推开椅子走出来。

    “冷静了就去劝劝遇城。虽然话有点伤人,但毕竟人活着才有可能。”

    说这话时,他垂下眼皮。

    亲口承认自己救不了苏鸾,还是很不好受的。

    可他,真的没有十成的把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