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44章 344 答应路少松的邀请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章 3  答应路少松的邀请

    “立即?”

    叶淮彦眉峰微微皱起。

    耳边,路少松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叶叔叔,我也是为了阿鸾好。”

    “我一会儿给你答复。”

    叶淮彦沉吟着回答。

    路少松没有勉强,应了声好,然后结束通话。

    叶淮彦沉思片刻后,拨出一个号码,询问叶行止受伤的原因。

    这个是打给叶行止的父亲,他弟弟的。

    电话打了十几分钟,直到奢华商务车到达医院,他才结束了和对方的通话。

    挂了电话,叶淮彦下车。

    没走几步,看见慕遇城和司弈从对面过来。

    慕遇城也看见了他,叶淮彦便站在原地等着他们。

    “爸。”

    走近,慕遇城礼貌的喊了一声。司弈之前见过叶淮彦,也喊了一声“叶叔叔。”

    叶淮彦点点头,对慕遇城道,“遇城,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行止受了伤你知道吗?”

    闻言慕遇城眼里闪过一丝惊愕,“爸,我不知道。”

    “行止还在手术中,伤得很重。”

    “怎么受伤的?”

    叶淮彦大致的讲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慕遇城眉峰微微皱起。

    一旁,司弈心中暗自惊讶。

    “遇城,刚才路少松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鸾鸾明天要去a国。

    他还说,若是鸾鸾不需要他手中的解药,那他就扔了解药。”

    叶淮彦的话出口,慕遇城俊颜倾刻间就变了几变。

    放在身侧的拳头也暗自捏紧。

    “遇城,我还没有答应路少松。”

    “爸,三叔说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

    慕遇城的意思,叶淮彦听懂了。

    但眉峰旋即皱了起来,“百分之五十,各一半本来是可以一试的。

    可鸾鸾是女孩子,若是失败,她承受不住那份折磨。

    而且路少松有可能真的毁了解药……”

    “爸……”

    “就按之前的约定吧。”

    叶淮彦打断慕遇城的话,“我先进去看看行止的手术结束没有,走吧。”

    叶行止的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终于做完了。

    手术很成功。

    李岩西从手术室出来时,衣服都湿透了。

    但他的话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苏鸾的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居然是路少松。

    她手指本能的要按下挂断的时候,耳边又响起林映月的声音。

    眼角余光扫到叶轻潼和她母亲难过的表情,动作便迟了一秒。

    “鸾鸾,你接吧。”

    耳畔,慕遇城的嗓音低沉的响起。

    她惊愕抬眸,对上他深邃的黑眸,“路少松可能和迈尔斯的死有关系。

    如果迈尔斯真有love的解药,那路少松手里就可能有。”

    “好。”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苏鸾转身往旁边走了几步,按下接听键。

    “喂。”

    寂静的医院走廊里,苏鸾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阿鸾,是我。”

    “什么事?”

    淡漠的语气,并不想接他电话。

    “阿鸾,我有事跟你说,一起吃顿饭吧。我知道你在医院,我现在去接你。”

    “什么事你可以在电话里说。”

    苏鸾精致的五官在清冷的灯光照射下,越发的神色冷然。

    路少松却不在意她的冷漠,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嗓音愉悦,“阿鸾,陪我吃顿饭,我保证给你一个惊喜。”

    苏鸾抿唇,不作声。

    过了几秒,才问,“什么惊喜?”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现在去医院的路上,一会儿就到。”

    “不用来了,你说个地点吧,我一会儿过去。”

    路少松有些意外,很快便欣喜的告诉了她地址。

    挂了电话,苏鸾一回头,见慕遇城走了过来。

    她抿抿唇,对他道,“遇城,路少松说有事找我,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

    慕遇城眸子闪了闪,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苏鸾见他答应,心尖微微一疼。

    对她父母和叔叔婶婶解释了几句,苏鸾和慕遇城一起离开医院。

    走到医院门口,碰到幻言来医院。

    得知他们要去见路少松,幻言看了眼慕遇城。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秒,幻言当即道,“鸾鸾,我也还没吃饭,你们要去见路少松,那我陪你们一起去。”

    “好啊。”

    苏鸾欣然同意。

    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

    上了车,幻言又用眼神询问慕遇城,只是慕遇城看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鸾鸾,我听说你们明天要去a国,是上午还是下午出发?”

    “三叔安排在下午。”

    苏鸾答了句,又转了话题地问,“表哥,我堂哥是怎么受伤的你可知道?”

    “行止的伤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等回头我再详细的告诉你。”

    幻言皱了皱眉,敷衍地回答。

    苏鸾听他这么说,也不再追问,只是幽幽地说,“不管表哥怎么受的伤,没有危及生命,都还是幸运的。

    那会儿听林映月的意思,好像和你上次受伤有些关系……”

    “你见到林映月了?”

    “她在上面。”

    “她都说什么了?”

    幻言俊颜微微一沉。

    有些事,他不想让鸾鸾知道。

    她一个女孩子,没必要知道那些,知道得越多,就担心得越多。

    “没有说什么,她要是说得多,我还用得着问你吗?”

    幻言看向慕遇城。

    慕遇城淡声道,“我去得晚,没听见林映月说什么。”

    幻言:……

    三人说着话,到了路少松说的餐厅。

    下了车,苏鸾主动的挽上慕遇城的手臂。

    慕遇城眸子微闪了一下,视线扫过她的手,对上她微笑的眸子时,嘴角跟着弯了弯。

    幻言把他们亲密的一幕看在眼里,垂了垂眸,快步走在前面。

    进了餐厅,三人直接到楼上包间。

    推开包间的门,便见路少松坐在真皮沙发里,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水。

    看见幻言和慕遇城,他眼神微变了变,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阿鸾,你来啦。”

    话出口,他视线扫过她挽着慕遇城的手臂,心里划过一丝冷意。

    苏鸾挑眉,挽着慕遇城手臂的手并没有抽出来,而是朝中间的大圆桌走去。

    到了桌前,慕遇城抽出手臂,拉开椅子,示意她坐。

    苏鸾对慕遇城温柔地笑笑,在他拉开的椅子前落座。

    慕遇城抬眸,对上幻言阴冷的眼神,他视而不见,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