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29章 329 又不是没看过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29章329  又不是没看过

    晚饭,吃的馄饨。

    慕遇和苏鸾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

    想着晚饭前,慕遇城经历过一番疼痛折磨。

    苏鸾没有拉着他聊天,或是出去散步。

    而是回到楼上房间,给她放洗澡水。

    慕遇城洗了澡出来,苏鸾正端着水杯喝水。

    看见他出来,她放下杯子,端起水壶给他倒了一杯水,温柔地说,“遇城,洗了澡喝点水补充水份。”

    “谢谢。”

    慕遇城按过水喝下。

    “你肯定累了,上床先睡觉,我去洗澡。”

    “我等你。”

    慕遇城确实累了。

    刚才在浴室里,又难受了一阵子。

    本来体力就大不如从前的他,一天经受几次病痛,俊颜也苍白无血色。

    “不要等我,早点睡,明天早上我们去爬山。”

    苏鸾说着,冲他俏皮的眨眨眼,脚步轻快的去衣帽衣拿睡衣。

    慕遇城嘴角弯了弯,仰头把杯中的水喝完,放下杯子后,躺到床上。

    想着刚才路少松在dian hua里说的话,他眸子里又凝起一层冷意。

    俊脸冷了几分。

    两分钟后,慕遇城疲惫的打了个呵欠,睡意来袭。

    原本靠在床头的他不自觉地滑下去平躺在床上,又过了两分钟,终是坚持不住,沉沉地睡去。

    苏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慕遇城已经睡着了。

    柔和的水晶灯光下,他英俊的五官泛着一层淡淡地光润,退去了苍白,凭添几分温润俊美。

    这样的他,让苏鸾心柔软到了极致。

    她抿抿唇,垂眸看了眼身上的睡衣。

    走到床前,伸手摸向他的脸。

    “遇城。”

    没有反应。

    苏鸾心跳加快了几分,她的手摸着他的脸,又喊了两声,“遇城,遇城。”

    还是没有反应。

    苏鸾抬手把灯光调暗。

    上床!

    俯下身,红唇印在他削薄的嘴唇上,温热柔软,触感似电。

    她心跳越发的凌乱。

    已经好久没有和他接过吻了,苏鸾轻轻地描绘他的唇。

    小手颤抖地伸向他胸前,解开他睡衣。

    市

    桑一一在医院住了两天,便软硬兼施让司弈给她办了出院。

    回到家,呼吸着清新空气,远离了消毒水味,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还是家里舒服。”

    司弈眸光闪了闪,桃花眼里漾起一抹笑,“一一,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家,那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桑一一嗔他一眼道,“你见过人瘸着一条腿去领证的吗?又不急于这一时。”

    “那有什么,还有断了一条腿领证的呢?”

    “不要,领证是要拍照的,我可不想一辈子盯着一张残缺的照顾。”

    “哪有那么夸张,结婚证是拍半身照。”

    司弈纠正地说。

    “反正就是不领,我现在腿受伤了,正是考验你的时候。”

    话落,司弈那张英俊的脸庞忽然凑到了面前,“怎么考验,要不现在我先帮你洗澡吧。”

    他说话的时候,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她脸颊上。

    那丝丝热意钻进了血液,她小脸不自觉的发烫。

    她本能的伸手要推开他,却被司弈一把捉住小手,放到嘴边去亲了一下。

    “一一,等我两分钟。”

    转身,他进了浴室。

    两分钟后,司弈从浴室出来,弯腰将她抱起。

    “司弈,我不要洗澡,我过两天再洗。”

    桑一一惊呼。

    她无法想像让一个男人帮她洗澡的画面,脸烫得似乎要烧起来了。

    偏偏,司弈的呼吸全数喷薄在她耳窝处,一颗心都跟着酥麻了。

    他轻启薄唇,嗓音暗哑xing gan,“我帮你洗。”

    “不要。”

    “又不是没有帮你洗过,那两晚上你睡着之后,都是我帮你洗的。”

    因为他精力太旺胜,桑一一最后承受不住那ji qing,昏昏欲睡。

    事后,司弈便负责起替她清洗的工作。

    把她抱进浴室去洗过之后,才把她抱回床上。

    可那不一样。

    桑一一并不知情。

    现在,她却是清醒着。

    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令人无法淡定的暧昧。

    “我想给鸾鸾打个dian hua,不知道她和慕遇城怎么样了?”

    桑一一胡乱的找着借口,想缓和心里的慌乱。

    司弈眼睛微微眯起,不理会她的话,抱着她进了浴室,将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伸手去帮她tuo yi服。

    “司弈,我自己洗。”

    “又不是没有被我看过,有什么害羞的。”

    司弈笑着捉住她的手,另一只大手开始替她tuo yi。

    “我没你脸皮厚啊。”

    “我允许你脸红,害羞,但不能抗议和拒绝。”

    哪有人这么霸道的。

    “我真的想给鸾鸾打dian hua,不知道慕遇城好些了没呜”

    她的嘴被某人以吻封缄。

    浴室里,渐渐地暧昧弥漫

    两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你说帮我洗澡的。”

    “好。”

    “司弈!”

    “让我吻一下。”

    如果不是桑一一腿受了伤,司弈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然而,今晚的司弈却从头到尾都忍着,面对活色生香的画面。

    亲手把她从头到脚的洗干净,却只能看,只能摸,不能做

    到了最后,他发现自己简直自虐。

    把桑一一往床上一放,他丢下一句,“一一,你先睡,我去洗澡。”

    便快步回了浴室。

    “跑那么快?”

    桑一一盯着慕遇城的背影,不解地自言自语一句。

    拿过一旁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她拨出鸾鸾的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手机现在关机中

    呃!

    桑一一把手机拿到面前,确定现在还不到十点。

    鸾鸾居然休息了?

    再看看浴室方向,哗哗的水声从半开的浴室里传出来,她眼前浮现出刚才司弈替她洗澡的一幕。

    脸,又迅速的泛红。

    皱了皱眉,桑一一摒除脑海里某种不健康的想法。

    把手机放到一旁,躺下去,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耳畔回荡起她老妈的声音,“一一,你和司弈都同居了,不如干脆把证领了。”

    “你的腿没有断就好,有司弈照顾你,我和你爸就不去看你了。”

    “一一,我一直没有说过让你放下过去,是因为我觉得你早已经放下了。

    可想来想去,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一直活在过去。

    司弈是好男人,你要是错过了他,或者伤了他的心,就不用再认我这个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