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309章 309 不能陪着他痛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309章309  不能陪着他痛

    司弈的心情好极了。

    虽然,慕遇城要把慕氏集团这个烂摊子扔给他,自己和苏鸾去玩耍。

    但他还是心情好。

    自从那晚过后,他心里就像是压着一块巨石。

    说不出的难受。

    每次慕遇城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他,他就心情郁闷到了极致。

    现在好了,遇城不再生他的气。

    也不再跟他绝交了。

    哼着小调回到办公室,关shang men,他立即给桑一一打dian hua。

    苏鸾从洗手间回来,慕遇城已经坐在办公桌后工作了。

    从落地窗帘缝隙里钻进来的一缕阳光,正好打在他身上。

    听见声音抬头,那金色阳光,便映亮了他英俊的容颜。

    勾唇一笑间,说不出的俊雅,迷人。

    “看你心情很好的样子,终于和司弈和好了吗?”

    苏鸾进来办公室,反手关shang men。

    慕遇城嘴角的笑意加深,“不吓唬吓唬他,下次他还容易再犯。”

    苏鸾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笑意染上眉梢,“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鸾鸾,刚才去哪里了?”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怕回来打扰你们谈心,就去部门逛了一下。”

    “我答应了弈,晚上他和桑一一两人请吃饭。”

    “啊?”

    苏鸾一下子没听懂。

    慕遇城笑着解释,“他要请吃饭,说是庆祝他和桑一一恋爱。

    我本来不想答应的,但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答应了。”

    呃……

    他居然说司弈可怜兮兮的。

    苏鸾想到刚才司弈悲壮的那副模样,还真是有那么一点。

    “他和一一恋爱都这么久了,是该请我们吃顿饭的。”

    “嗯。”

    “晚上带着筱语一起吧。”

    “好。”

    慕遇城话音落,面色发生细微变化。

    苏鸾心头一紧,看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然后又迅速的隐了去。

    “遇城。”

    苏鸾担心地唤了一声。

    慕遇城俊颜因为病痛的折磨而泛起了一层苍白,“鸾鸾,我有点不舒服,我要进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他说着,站起身。

    极可能保持着平静的声音里,压制明显。

    苏鸾点头,轻声说,“你进去休息。”

    “嗯。”

    慕遇城冲她温和地笑笑。

    手离开办公桌的时候,他高大的身子微微一晃。

    苏鸾心尖一窒,一声“遇城”溢出红唇,话落,手已经扶住了他。

    慕遇城垂眸,浓密的睫毛遮去眼底的情绪。

    “我扶你进去休息。”

    女子温软的嗓音响在耳边。

    慕遇城忽略心底对自己无用的痛恨,转眸看她。

    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那镜子里的她,一定比他的脸还要苍白。

    那双清亮的眸子里写满了心疼和担忧。

    “好。”

    慕遇城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努力压制着那份无法言说的痛楚。

    苏鸾双手扶着他进去休息室。

    步子放得小而缓慢。

    到了休息间的床前,慕遇城温柔地说,“鸾鸾,别难过。”

    苏鸾笑着点头,“你休息一会儿,有事我会叫你的。”

    “嗯。”

    他躺下,苏鸾给他盖上薄被。

    虽然是夏季,但室内恒温,睡觉的时候,还是需要盖薄被的。

    苏鸾没有在室内久留。

    给慕遇城盖好被子后,就立即离开了休息间。

    只是关shang men之后,她紧紧地咬住了唇瓣。

    抬眸,望着天花板,逼退眼里的泪意。

    刚才,她知道他一直在忍。

    忍得很辛苦。

    虽然他不叫一声痛,可他额头的冷汗,和越来越苍白的脸庞,都泄露着他的痛苦。

    心,绞痛着。

    苏鸾回眸,看着面前的木门。

    隔着一扇门,她的遇城就在里面。

    可是,她不能陪着他。

    她的陪伴,只会让他连痛都不敢表现出来。

    回到办公桌后,她给幻言发去一条信息。

    片刻后,手机震动。

    是幻言回她的信息,“鸾鸾,慕遇城要是坚持不住,你可以让他吃一片那个止痛药。

    或者,你现在就带他来帝都,住下来接受治疗。”

    信息发来过后,幻言的dian hua又打了进来。

    苏鸾看了眼休息间方向,起身走出办公室,去隔壁的会议室接听。

    休息间的大床上。

    苏鸾刚才出去外面,慕遇城就从平躺变成了侧躺。

    双手抱着头,咬牙忍着剧痛。

    很快的,他便感觉背后湿了一片,额头,冷汗直落。

    但想到门外的女子正担心着,他硬是没有喊一声痛,没有shen yin一声!

    这会儿,听见她出了办公室,他才发出一声轻微的痛苦声。

    什么叫头痛欲裂,这些日子真切的体会了。

    苏鸾进了隔壁会议室,才按下接听键,“表哥。”

    “鸾鸾,你在哭吗?”

    听出她声音的异样,dian hua那端的幻言听得心一紧,关切的问。

    苏鸾抿抿唇,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轻快,“没有,我怎么会哭,遇城又不是才第一天出现这样的症状。”

    心,很痛。

    正因为不是第一天,这些日子,遇城每天都会痛。

    “慕遇城呢,他没有在你旁边吗?”

    “没有,遇城在休息。”

    休息两个字,苏鸾说得略微的生硬。

    幻言明白,当即问,“有没有给他吃止痛药。”

    “那止痛药,遇城从来没吃过。”

    “他没吃过?三叔不是交代过,让他痛得忍不了就吃一粒的吗?”

    幻言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

    慕遇城那家伙,强忍什么。

    那止痛药吃了又不会死。

    苏鸾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三叔是交代过,说遇城要是忍不了那份疼痛,就吃一粒止痛药。

    可是,遇城怕她担心,一直忍着。

    她没亲身体验过,不知道那是一份怎样的痛。

    只知道,遇城每次都痛得冒冷汗,脸色苍白。

    想到这些,她的心就疼得无法呼吸。

    两秒的沉默。

    幻言的声音又温和了一分,安抚地说,“鸾鸾,遇城不吃那止痛药,说明他还没有痛到不能忍的地步,你不用太担心。”

    “三叔还没有研制出新药吗?”

    苏鸾轻声问。

    这个问题,她似乎每次打dian hua都要问。

    得到的da an,都是三叔正在实验室里,正在努力试验。

    “鸾鸾,我今天还没和三叔联系,昨天晚上他说今天应该能有新突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