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296章 296 手链有问题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296章296  手链有问题

    林映月烦燥地说,“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她抬手,拂过耳际的发丝。

    她是回家换了衣服才来见他的。

    因此没穿军装,而是少有的穿着一件绿色连衣裙。

    一头卷发也放了下来,披在耳边。

    幻言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她抬起的手腕,眼睛忽然一眯。

    “我脸上有东西吗?”

    林映月见他盯着自己,不由得一怔。

    她的手,还抚着脸。

    “你不是不喜欢带手饰吗?怎么天天戴着这条手链?”

    他没记错的话,上次她去医院,就戴着这条手链。

    那天她穿的是军装。

    手链的颜色和她军装难得的颜色差不多。

    “你说这个?”

    林映月眸子闪了闪。

    幻言居然能注意到她的手链,这让她有些意外。

    “嗯。”

    幻言指指她的手链。

    林映月不明所以,但还是轻轻地把手链取了下来。

    见他接过后,盯着手链瞧。

    林映月脸色微微一变。

    用眼神询问他,手链是不是有问题。

    幻言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她一眼,又低下头。

    林映月蹙了蹙眉,轻声说,“这手链是映华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觉得很特别,也很好看。”

    “……”

    幻言眸子眯出一抹锐利。

    “你一向不喜欢戴手饰,怎么会一直戴着它。”

    这个问题,幻言刚就问过了。

    林映月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她抿抿唇,避重就轻地问,“你问来做什么?”

    手链在她的话语里,被幻言拆了。

    然后,林映月双眸惊愕地睁大,看着他摊开的掌心里,躺着的极小的wei xingjian ting器。

    幻言指着掌心的东西。

    林映月的呼吸乱了几拍。

    尽管身为军人的她什么场面都见过,可还是难掩情绪起伏。

    林映华送她的手链,居然是一个wei xingjian ting器。

    若不是她曾经见过这种最新型jian ting器的zhao pian,她根本认不出来。

    “映华说,这是她从庙里求来的。戴着它可以心想事成。”

    林映月说这话时,语气生硬。

    这是实话。

    可是,在幻言面前说出来,她还是觉得难堪。

    脸上不禁火辣辣的。

    “心想事成?”

    幻言冷嗤,“你身为军人,也相信这样的话?

    不过,这手链确实很漂亮,你回头问问她在哪里买的,我也买一条。”

    “好啊。”

    林映月淡淡地回答。

    看着幻言熟练的把手链弄好,还给她。

    “上次的线索既然断了,那你就休息一下再继续调查吧。

    反正又不是你一个人在查,还有行止也在查这案子。”

    “这怎么行,一天不找出研制love病毒的人,我就一天不会休息的。”

    林映月戴好手链,语气恢复了军人的严肃。

    幻言挑眉,“随便你,我还有事,你打dian hua问问行止,他那边有没有新线索。”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不一定。”

    “你难道不想早点破love这案子吗?”

    林映月生气地问。

    幻言不置可否,“破不破案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站起身,带得椅子发出轻微的声响。

    “你不想救慕遇城……”

    “慕遇城要是死了,鸾鸾可以嫁给其他人,更何况,他的病毒已经基本上清除了。”

    走出咖啡厅。

    幻言立即掏出手机拨出叶行止的号码。

    dian hua接通时,他刚好走到车前,打开车门上车。

    叶行止的声音传来,“阿言,你见到映月没有?”

    “见到了,林映华送给她的手链有问题。”

    “她的手链有问题?那为什么监测不出来?”

    “这是目前最新的一种wei xingjian ting器……”

    幻言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声音透着一丝凉意。

    “知道林映华有问题,后面的应该用不着我了。”

    耳边,钻进叶行止的冷笑声,“林映华痴迷路少松,她有问题,那证明路少松是真的有问题。”

    “你怎么这么肯定?”

    幻言冷笑。

    他也这样觉得。

    因为他见到过林映华和路少松一起用餐。

    不过,叶行止那家伙又没见到过,至少近几年,他应该没机会见到的。

    “推理。”

    “你还是觉得,路少松是在替路少庭报仇?”

    两年前,路少庭变成植物人,而之前感染love病毒而死的两名军人,都是两年前参与那件事的队员。

    幻言漫不经心地问。

    那些事,他不关心。

    叶行止却不能不关心,“嗯。”

    两了几分钟,叶行止转移话题地问,“三叔那里怎么样了,有没有研制出新药?”

    “三叔这些天都差睡在实验室了,具体进度我也不清楚。”

    他也没见到人。

    确实很难知道情况。

    “那鸾鸾那里呢,我没什么时间,你有时间多打打dian hua问问鸾鸾,慕遇城的近况怎样?”

    “慕遇城短时间死不了,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呵,你好像不太喜欢慕遇城。”

    不知是不是错觉。

    幻言觉得叶行止笑得很诡异,他的话,也带着深意。

    他眸子一闪,“我又不是**,为什么要喜欢他。”

    “这倒也是,我mei mei对你一往情深,你如今和映月解除了婚约,不如考虑一下她。”

    叶行止这话题转得太快。

    幻言不想跟上去。

    “我还要去医院一趟,不跟你说了。”

    “好,我刚才说的,你记得考虑一下。”

    幻言只当没听见,直接挂了他的dian hua。

    去医院的途中,幻言给苏鸾打了一个dian hua。

    “鸾鸾,我刚看了你们召开的记者会,慕遇城这些天的情况怎么样?”

    “表哥,你看到了?”

    苏鸾的声音带着三分惊讶。

    幻言薄唇微抿,想到慕遇城向她求婚的那一幕,心里有些闷。

    “看到了,慕遇城不承认他有病就算了,还自私的向你求婚来转移记者的注意力……”

    “表哥。”

    苏鸾不高兴地喊了一声。

    幻言无奈地投降,“好,我不说他的不是。”

    “遇城的情况不太好,他一天会不舒服好几次,有时头痛,有时呼吸不畅。

    我刚才给三叔打dian hua,他没有接。”

    “三叔在实验室,这几天都是一整天待在实验室里,不接你dian hua很正常。

    慕遇城要是情况实在不好,你就带他回帝都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