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221章 221 路少松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叶行止眉峰拧起,淡声说,“那晚接了电话之后,她喝醉酒,说这次执行完任务,就跟你退婚。”

    “哥,映月姐真愿意和幻言哥退婚?”

    上了洗手间回来的叶轻潼正好听见他们的话。

    美眸闪过一抹光芒,状似不经意地问。

    叶行止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你小孩子问关心这些做什么?”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都马上22岁了。”

    叶轻潼走过去挽苏鸾的手臂。

    “我姐只比我大一岁,她都结了婚了。”

    她望着幻言,“幻言哥,年后你还会离开帝都吗?”

    “不知道。”

    幻言语气很淡。

    叶行止和叶轻扬离开后,幻言问苏鸾,“要不要出去逛逛?”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能去哪里逛?”

    “好玩的地方。”

    幻言冲她眨眨眼睛,苏鸾当即应下,“好。”

    “我也要去。”

    “你只要不怕被狗仔拍到。”

    幻言说完,起身大步离开。

    叶轻潼见幻言走出几步,噘噘嘴,对苏鸾说,“堂姐,走,我们逛街去。”

    幻言当司机,苏鸾和叶轻潼两人坐在后排。

    叶轻潼像只叽喳的麻雀,一路都在说话。

    “堂姐,你以前来过帝都吗?”

    “来过,跟我爸一起出差,只是住了几天就走了。”

    叶轻潼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她的养父。

    也知道她养父已经死了的。

    怕她伤心,她立即转移了话题,“堂姐,你现在回来了,想去哪里就告诉我,我陪你。”

    幻言带她们去了海边。

    日落时分的海边景致优美。

    蓝天碧海,风轻云白。

    叶轻潼拉着苏鸾跑在前面,幻言跟在后面。

    视线不自觉的落在苏鸾纤细的背影上。

    看着她开心地样子,他嘴角弯起愉悦的弧度。

    “幻言,我还以为看错了,真是你呀。”

    身后响起的声音顺着风送进苏鸾和叶轻潼耳里。

    回头,便看见几米外,一个身着皮衣的高大男人双手插兜的朝他们走来。

    “堂姐,你知道他是谁吗?”

    叶轻潼低声问苏鸾。

    苏鸾摇头,“他是谁吗。”

    对方虽然长相俊美,但不知为什么,苏鸾觉得他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他的笑容带着几分讥讽,目光扫过苏鸾和叶轻潼的时候。

    在苏鸾身上停顿了几秒。

    那双蓝色瞳孔里划过一抹惊艳和好奇。

    和大明星叶轻潼站在一起,却不论气质还是美貌,都丝毫不输半分的女子。

    他分明不认识,却见她轻轻蹙眉。

    路少松眉峰一挑,目光又回到了幻言脸上。

    “难得看到幻大少陪美女逛海边,这位美女可就是一.夜之间传遍了帝都的那位,我美丽的未婚妻?”

    刚才,苏鸾蹙眉就是因为叶轻潼在她耳边说,“堂姐,他是当年和你有过娃娃亲的路少松。”

    听见他的话,苏鸾秀眉拧得更紧了一分。

    她不喜欢这个路少松。

    很不喜欢。

    他不笑的时候,骨子里流露着一丝阴冷。

    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三分轻佻,两分虚伪。

    见她皱眉,叶轻潼又安抚地说,“堂姐你不用担心,当年只是伯母和路太太聊天时的随意一说。

    长辈们都没有当真,后来你一直不在帝都,路少松也没有为你守身。”

    幻言眸底闪过一丝不悦,冷冷地看着路少松,“她是我表妹不假,但并没有跟你订过什么娃娃亲。”

    “你紧张什么,我就是开个玩笑。”

    路少松越过幻言,来到叶轻潼和苏鸾面前。

    朝苏鸾伸出手,“美女你好,我叫路少松,小时候我们有过娃娃亲的。

    我是该叫你小鸾呢,还是该叫你小暖呢?”

    “我和你不熟,你可以叫我苏鸾或者苏小姐。”

    “那多……幻言,你干什么?”

    路少松脸色一变,转头看向幻言。

    幻言两步上前,挡在了苏鸾面前。

    “我怕你吓到我表妹了。”

    幻言嘴角似笑非笑,“我表妹不喜欢和异性有肢体接触,你真要握手,那我和你握。”

    说时迟那时快。

    路少松的手还没收回去。

    幻言就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苏鸾和叶轻潼看着他们两人暗自较量。

    路少松和幻言手上力度不断加重,面上的平静渐渐出现裂痕。

    原本风平浪静的沙滩上,一时间暗潮涌动。

    路少松脸上的笑容终于在疼痛中消失了去,看着幻言的眼底划过一抹阴冷。

    “你赢了。”

    他出口的话,咬牙切齿。

    幻言松开他的手,嘴角勾起的弧度似笑似讽。

    “苏小姐,我今天有事要先走一步,改天我再请你出来喝咖啡。”

    临走时,路少松又对苏鸾说。

    苏鸾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不必。”

    “苏小姐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

    她越是拒他于千里,路少松越是虚荣心作祟的想把她拿下。

    “不可以。”

    一连碰钉子。

    路少松还维持着风度,没有发作可见是一个能隐忍的。

    最后两手一摊,遗憾地说,“虽然很遗憾苏小姐如此不喜欢我,但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的。”

    “幻言哥,刚才你好厉害哦。”

    路少松走后,叶轻潼崇拜的望着幻言。

    刚才他和路少松暗中较劲时,她就一直看着他。

    幻言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对苏鸾说,“鸾鸾,路少松的话你不用当真。”

    “我知道。”

    苏鸾微笑地点头。

    “幻言哥,我们找个地方堆雪人去吧。”

    “今天天气这么好,雪化一天都化完了,哪里还有雪给你堆雪人。”

    幻言皱眉说。

    “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有。”

    叶轻潼见他看向苏鸾,立即朝苏鸾挤眼,“堂姐,我们去吧。”

    苏鸾笑着说, “我无所谓。”

    “那走吧。”

    叶轻潼说的地方,她家别墅里。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让人把整个别墅的雪扫到了一起。

    这一天的时间下来,当然是化不完的。

    当幻言问她在哪里,她说出她家时,幻言脸色变了变。

    “ 幻言哥,你答应了的就不能反悔。”

    皱了皱眉头,幻言发动引擎上路,叶轻潼兴奋地问,“幻言哥,你一会儿帮我堆一个大雪人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