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203章 203 只是暂时分开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凌淑薇显然也没料到江蔓会说这样的话。

    她怔了一下。

    然后感动得落下泪来,“鸾鸾本来就是你们的女儿,你们找了她这么多年。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应该让她多陪陪你们。

    当然,鸾鸾永远也是我的女儿。”

    苏鸾看着面前,分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两个女人。

    却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一样,相互倾诉。

    然后聊着关于她的种种,她必须强自压制,才能不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出来。

    可泪水还是湿了脸颊。

    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温柔地给她擦拭眼泪。

    低沉而磁性的男声落在耳畔,“鸾鸾。”

    她抬眸,望进他深邃温柔地眸子里。

    那里面,是一望无尽的温柔宠溺。

    她想拿过纸巾自己擦,他却霸道的不肯给她。

    叶淮彦见江蔓和凌淑薇聊得起劲,怕是聊到明天早上都聊不完。

    他对慕遇城和幻言使了个眼色。

    慕遇城轻轻揽了揽苏鸾的肩膀,转身和他们走出病房。

    见他们出去,桑母也借口有事,拉着桑一一离开。

    走出病房,桑一一就对桑母说,“妈,你先回酒店吧,我一会儿还有话跟阿鸾说。”

    “阿鸾要陪她两个妈妈,你别去打扰。

    还是办你和阿弈的正事要紧,你现在给阿弈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和他父母约好。”

    桑一一头痛地皱起眉,“妈,你让我和司弈自由恋爱,别插手行不行?”

    “我不插手,你能积极吗?”

    “我当然积极。”

    桑一一为自己辩驳。

    桑母白她一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阿弈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是阿弈在主动。

    你对他哪里是对自己男朋友的态度,分明是仇人。”

    桑母眼睛可是毒辣得很的。

    她看出来了,桑一一这家伙不上心。

    就连刚才她提出让司弈和他父母联系,两家见个面的时候,桑一一也对司弈使眼色。

    让他拒绝。

    桑一一眼眸轻闪,不肯承认,“哪里,他是我男朋友,怎么会是仇人。

    妈,你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想得多。”

    “是不是我心里自有数,等和你未来公婆见过面,我就放心了。

    快点打电话。”

    桑一一气乎乎地掏出手机,在桑母的威胁下,拨出司弈的号码。

    慕遇城带着幻言和叶淮彦回到他的办公室。

    司弈正好开门出来。

    “弈,你是要走了吗?”

    “嗯,我有事要先走了。”司弈说话间,看向叶淮彦,又礼貌的和他打过招呼。

    然后大步朝电梯走去。

    慕遇城招呼叶淮彦和幻言进了办公室,拨通内线,让人泡咖啡进来。

    “我听说,你和鸾鸾离婚了?”

    叶淮彦看着慕遇城,开门见山地问。

    慕遇城并不惊讶他会知道。

    他瞟了眼幻言,见对方神色平静。

    稍微坐正了身子,慕遇城坦然迎上叶淮彦带着审视的眼神。

    平静地说,“爸,我和鸾鸾只是暂时的分开。”

    “哦?”

    叶淮彦挑眉,眼神犀利。

    慕遇城丝毫不因对面叶淮彦的威严而紧张,或是心虚。

    他眉宇间一派俊朗自信,“因为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些事,所以不得已,我和鸾鸾暂时分开。”

    他没有细说是什么事。

    他相信,叶淮彦自己会调查到。

    叶淮彦浓眉微微一皱,“这是你的想法,还是鸾鸾的想法?”

    “我和鸾鸾共同的想法。”

    慕遇城眼神不躲不闪。

    叶淮彦转头看向幻言。

    幻言犹豫了下,开口说,“姨父,慕遇城没有说谎,鸾鸾虽然和他离了婚,但那只是形式。”

    苏鸾警告过他,不许在叶淮彦和江蔓面前说慕遇城的坏话。

    所以,幻言就算不满被慕遇城奴役这么久,却也不能乱说话。

    叶淮彦沉默。

    片刻后声音微沉地道,“你和鸾鸾之前怎么样,我管不着。

    但现在,我找回了鸾鸾,她是我叶淮彦的女儿,我会尊重她的选择。

    如果她真只愿和你在一起,我会倾力帮助你们。

    若是她不愿意和你继续下去,你也不许再纠.缠她。”

    最后一句,叶淮彦的声音加重了三分。

    他的女儿,容不得任何人欺负和伤害。

    慕遇城神色不变,“不会有那一天。”

    他话音落,叶淮彦眼底划过一抹凌厉。

    但也不过瞬间,就隐了去。

    对慕遇城这个女婿,他基本上是满意的。

    从刚才的交谈中,慕遇城一直坦然自信,并且对鸾鸾是真心真意。

    加上以前叶淮彦就听幻言提起过慕遇城。

    刚才幻言又替他作证。

    他便没有再为难慕遇城。

    病房里,江蔓听着凌淑薇讲有关苏鸾小时候的事。

    讲她的调皮,可爱。

    江蔓眼里的泪水,就没有干过。

    期间,苏鸾给她擦过两次泪,依然没有用。

    末了她又问凌淑薇,让她讲讲当年是怎么遇到苏鸾的。

    凌淑薇回忆起当年,眼神变得幽远,“我和明业遇到鸾鸾是在一个冬季的深夜。”

    刚听一句,江蔓眉心就紧紧地拧了起来。

    心里泛起一股疼痛。

    她的女儿在到苏家之前,肯定是吃尽了苦头。

    想到这一点,她心里对那个人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鸾鸾当时受了伤,昏迷在路边,我和明业就把她救了回去。”

    “鸾鸾,我可怜的女儿。”

    江蔓哽咽地拉着苏鸾的手。

    泪水不由自主的又流下脸庞。

    苏鸾心被触动,却强忍着眼泪,面上扬着明媚的笑,“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都怪妈妈当年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被坏人抱走。”江蔓这些年,一直活在悔恨和失去女儿的痛苦中。

    她的痛感染了凌淑薇和苏鸾。

    凌淑薇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女儿,心头同样溢满了悲伤。

    苏鸾摇头,安抚地说,“妈你不要自责,我已经长大了,以后能保护自己了。”

    “是,我的女儿已经长大了,能保护自己了。”

    江蔓一边哭泣,一边重复她的话。

    可越是如此,她心里的疼痛,却深。

    因为她错过了鸾鸾的童年,没有陪着她的青春,过去的二十一年,她都缺了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