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200章 200 相认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阿木被慕遇城一训斥,尴尬的摸摸鼻子。

    又憨笑道,“大少爷,我是替你得意和兴奋的。”

    回答他的,是他家大少爷冷箭一般的眼神。

    那像再说,他再多说一个字,就堵住他狗嘴。

    阿木身子瑟缩了下,握紧方向盘,专注的直视前方不再开口说话。

    慕遇城收回冷寒的视线,转眸看向车窗外。

    片刻后,薄毅的唇边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鸾鸾的亲生父母是帝都权贵,他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可是,和阿要这家伙的得意和高兴不一样,他那是炫耀的得意。

    而他,是骄傲。

    放心。

    以后,他可以专心的做自己要做的事,不仅是白家,还是方家。

    而鸾鸾有了叶家保护,相信某些人想害她,也要多些顾虑和筹谋了。

    阿木无意间的一眼,看见他家大少爷嘴角的弧度。

    忍不住在心里想,原来大少爷在偷偷的得意。

    机场

    苏鸾到机场的时候,幻言正在门口等着她。

    看见她一个人来,他朝她身后的两名保镖看去一眼,“鸾鸾,慕遇城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他临时有事来不了。”

    苏鸾淡淡地解释。

    幻言让那两个保镖不用跟着,他和苏鸾一起进去机场。

    “这么重要的时刻,慕遇城有事来不了,不会是因为白静柔吧?”

    幻言被慕遇城欺压了许久,现在成了鸾鸾的表哥,他心情是真的很好。

    这代表,以后慕遇城对他的态度,不会像之前那样坏了。

    苏鸾眸子微闪了下,“白静柔差点撞死在他家门口,现在被送去了医院。

    是我让他去医院看看的,一会儿见到我爸妈,你别提白静柔。”

    幻言蹙眉,“鸾鸾,你以为小姨和姨父会不知道吗?”

    “他们有这么快知道吗?”

    苏鸾狐疑地看着他。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幻言挑了挑眉,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

    等了十来分钟,幻言的声音欣喜的响起,“鸾鸾,小姨和姨父出来了。”

    苏鸾心脏一下子跳快。

    顺着他视线看去,便看见从通道走出来的叶淮彦和江蔓。

    隔着几米的距离,他们也看见她和幻言。

    然后江蔓加快了脚步想跑过来。

    又被叶淮彦抓住了手。

    苏鸾看着他们,这是她的亲生父母。

    听幻言说,她父亲还不到六十岁,可是却有好多白发了。

    她妈妈虽然没有白发,但思念的皱纹也爬上了她的脸庞。

    很快的,他们来到了面前。

    “暖暖,我的女儿。”

    江蔓喊了一声,激动的将苏鸾抱住。

    她都还没开口叫他们。

    已经被紧紧地抱住了。

    江蔓的声音掺杂着激动,欣喜,思念等无数的情绪。

    带着母亲温暖的拥抱,那一刻,如潮水漫过苏鸾鼻尖,直接涌入了眼眶。

    泪水,滚落。

    猝不及防!

    叶淮彦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眼里泛着泪光。

    “暖暖,暖暖,妈妈终于见到你了。”江蔓的声音哽咽的响在苏鸾的耳边。

    一声“妈”情不自禁的溢出红唇。

    让江蔓从哽咽变成哭出声来。

    苏鸾抬头看向旁边用手拭泪的叶淮彦,哽咽的声音轻柔的响起,“爸。”

    血浓于水,应该就是如此吧。

    苏鸾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却那么自然地叫出口。

    看到他们,她原以为会陌生,紧张,拘束。

    可是这一刻她发现,那些通通没有。

    有的只是温暖,感动和心疼。

    她心疼她爸妈这般年龄,却比同龄人都显老。

    心疼他们二十多年的坚持和失去女儿的煎熬,以及从不放弃的寻找。

    “……”

    叶淮彦竟然说不出话来。

    含泪的双眼里漾起笑意,抬手颤.抖地去替苏鸾擦泪。

    苏鸾转身,给他一个拥抱。

    然后又替他和江蔓擦眼泪。

    幻言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眸光温暖地看着这一幕。

    见苏鸾给他们擦了泪,他才说,“小姨,姨父,我们上车吧。”

    “好好好,先上车。”

    叶淮彦连说了三个好字。

    江蔓也点头,但抓着苏鸾的手却很紧,不肯放开。

    幻言又递给苏鸾一张纸巾,示意她把自己的眼泪也擦擦。

    苏鸾泪未干,又露出笑容。

    对幻言说了声‘谢谢’,接过纸巾擦泪。

    “暖暖。”

    江蔓喊了一声,忽然记起来什么,又说,“我听阿言说,你现在的名字叫鸾鸾。

    那以后我就叫你鸾鸾了。”

    暖暖,是他们给女儿取的名字。

    叶暖,一个很温暖的名字。

    上了车,江蔓还紧握着苏鸾的手,摩挲着她手指上的那颗朱砂痣。

    “鸾鸾,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苏鸾微笑地点头,“妈,我过得很好。”

    叶淮彦坐在她另一边,目光扫过她纤细白嫩的手指,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鸾鸾,你不是结婚了吗,慕遇城没有给你买戒指吗?”

    苏鸾心中一惊。

    江蔓刚才只顾着看她手指上的朱砂痣,没有发现这一点。

    现在听叶淮彦说,她才惊觉,鸾鸾手指上没有戴戒指。

    忙关心地问,“鸾鸾,网上有传慕遇城要娶白静柔,是不是你们离婚了?”

    苏鸾看向前面开车的幻言。

    想起他刚才说的。

    她爸妈一定会了解有关她的一切。

    果不其然。

    虽然幻言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苏鸾是他们的女儿。

    并且最快的时间飞来z市。

    但即便如此,叶淮彦和江蔓也还是了解了一些有关她的信息。

    苏鸾眼神闪了下。

    一旁,定定地看着她的叶淮彦眉头一皱,“鸾鸾,慕遇城真的和你离婚了?”

    “爸,这事情有点复杂,回头我再跟你们慢慢的解释。”

    “你别这么严肃,吓到鸾鸾了。”江蔓嗔怪地看向叶淮彦。

    叶淮彦被她一说,又立即收起了严肃,神色变得慈祥。

    “鸾鸾,你以前肯定受过很多苦,现在我和你.妈妈找到了你,就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苏鸾心里暖融融的。

    脸上的笑容扩散开来,“爸,我没有受苦。”

    她十岁之前的记忆失去了。

    她记得的,就是十岁以后,成为苏明业和凌淑薇女儿开始。

    确实,苏明业和凌淑薇待她很好,若不是凌淑薇告诉她。

    她不会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