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94章 194 想置他于死地的**从来不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94章194  想置他于死地的**从来不缺

    许久,慕遇城才把苏鸾拉离怀抱。

    牵着她的手走出餐厅,“鸾鸾,想出去玩吗?”

    “不了。”

    苏鸾摇头。

    微笑地望着他,“今晚在家陪筱语玩吧,她今晚的表现很棒。”

    说到这里,苏鸾的话音停顿了下。

    思索着用词,“遇城,你说筱语有没有可能好起来?”

    “我给筱语看过很多医生,都说她只能这样。”慕遇城脸上的笑容隐去,英俊的眉头微微蹙起。

    苏鸾伸手抚平他的额头,“不是经常有新闻之类的说,医学做不到的事,也可能用亲情之类的做到吗?”

    “筱语从几岁开始就这样了。”慕遇城捉住她的手握在掌心。

    低沉的嗓音掺着一丝内疚,“那时候,我爸整天沉浸在失去我妈的悲痛中,无心照顾我和筱语。

    那天下午,她撞在了假山上,然后掉进了鱼池里”

    苏鸾心里一紧。

    “没人看着她吗?”

    “当时保姆走开了,后来,筱语昏迷了三天三夜,几个专家都说,救醒也不可能像正常人。

    我爸就放弃了她,说让她去陪我妈。

    我爷爷因为不喜欢我妈,连带的也不喜欢筱语。更不愿意救她。”

    苏鸾见过他妈妈的**,筱语确实长得和她妈妈很像。

    “那,后来呢?”

    苏鸾眼里写满了心疼。

    可以想像出那画面。

    一个小女孩躺在病房上,亲人却一个个放弃了她。

    慕遇城眸光看向苏鸾身后,好像透过她身后的画回到了当年。

    嗓音低沉幽远,“后来,是我坚持让医生救她。”

    “可惜,这些年我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

    “你那时还是一个小孩子,能够救了她已经不错了。”苏鸾心疼地看着他。

    “不错,我虽然生在慕家,人人羡慕的第一豪门。但是没人知道豪门背后的肮脏龌蹉,勾心斗角。

    我妈离开四年后,我爸殉了情,从那之后,保护筱语的责任,就完全落在我身上。

    而我身为慕家的长孙,整个市的人都知道,我将来是慕氏集团的继承人。

    有多少羡慕的眼光,就有多少嫉妒和怨恨。”

    所以,背后的各种想置他于死地的手段也从来不缺。

    “这些年,你才是最辛苦的。”

    苏鸾心疼极了。

    轻轻的抱住他。

    “其实,筱语傻了,也未必不是福。”慕遇城淡淡地说。

    苏鸾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筱语不傻,怕是也会遭来很多人嫉妒。

    可她傻了。

    反而远离了大众视线。

    “她从小就出国了吗?”

    “嗯,那时我妈妈一个好朋友在国,我联系到他,就把筱语送了过去。

    只是偶尔过去看她,陪她的时间实在很少。

    筱语是个听话的孩子,从小就比较安静,几年前,贺叔叔去世,我才出国的。”

    苏鸾听到这里,心里的情绪说不出的复杂。

    对慕遇城的心疼,到了极至。

    她抱着他的腰,喃喃地说,“要是我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

    慕遇城眸底微光一闪。

    “鸾鸾,我们早就见过的。”

    “早就见过吗?该不会是在梦里吧?”苏鸾不想气氛这么沉重。

    故意打趣地问。

    她觉得慕遇城是哄她玩的。

    慕遇城垂了垂眸,话到嘴边想到了什么又改口,“是啊,我在梦里梦到了一个非常极漂亮的小姑娘,她说喜欢我。

    所以,我后来就找到了她,让她嫁给我。”

    “噗你编得不太好呢。”

    “我又不是编的,是真的。”慕遇城一本正经。

    反而更加娱乐了苏鸾。

    她笑得停不下来,“好好,是真的,我从小就入了你的梦,可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睡着了啊。”

    “”

    苏鸾嘴角抽搐。

    是他做梦,又不是她。

    市政府附近的一处公寓

    灯光柔暖的客厅里,李岩睿抽了一口烟,问对面的幻言,“慕遇城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出结果?”

    “没有,应该等不了多久。”

    “我知道,最慢也就几天而已,今年春节正好给你小姨和姨父一个惊喜。”

    “”

    幻言没有说话。

    “你过几天回去一趟帝都,你林叔叔六十大寿,你怎么也该回去贺个寿。”

    “我没时间。”

    幻言想也不想就拒绝。

    别以为他不知道老头子的用意。

    “你怕我逼你和映月订婚,还是怕林家逼你娶映月?”

    “不一样吗?”

    幻言翻了个白眼。

    “哼,当然不一样。”李岩睿冷了脸,不悦地冷哼一声。

    “我们做人要讲诚信,你和映月从小订了娃娃亲。”

    “我爸妈都死了,订的什么亲都不能作数。”幻言毫不给他面子。

    “你这是什么话,你爸妈那是烈士,英雄,你能这样说话吗?”

    “您就别再教训我了,就因为他们是英雄烈士,才不能订什么娃娃亲。

    剥夺我的恋爱自由,婚姻自由。”

    “强词夺理。”

    李岩睿满脸沉怒。

    幻言不以为然的站起身,“没别的事我就走了,公司还有些事情没做完,我去加会儿班。”

    “”

    第二天上午,幻言刚处理完一堆文件,门外,就响起两声敲门声。

    接着,门被推开,苏鸾出现在门口。

    幻言狭长的眸子微微一闪,起身走出去,“你怎么又来公司,不是说让你在家休息的吗?”

    苏鸾看着他。

    水眸里掠过一抹复杂情绪,“忙完了吗?”

    “嗯,这堆东西看完了。”幻言眼睛眯了眯,转头看向身后办公桌上的文件。

    苏鸾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幻言盯着她背影看了两秒,迈开腿走过去。

    “你有事?”

    坐下后,他主动地问。

    心里猜测着,是不是凌淑薇告诉了苏鸾什么。

    她今天的神情不太对。

    苏鸾盯着他,“我妈妈说,我可能是你一直在找的表妹。”

    幻言眸底情绪倾刻间翻涌如潮。

    苏鸾见他不说话。

    伸出手,把指间那颗朱砂痣给他看,“是因为这颗痣吗?”

    “不只是因为这颗痣,还有你的年龄,血型,以及我调查到的种种,你都符合。”

    幻言眸光扫过她指间的朱砂痣,温和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