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90章 190 连标点符号都信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90章190  连标点符号都信

    “我也希望越快越好。”

    首先,白家不是那么容易退让的。

    白静柔为了嫁进慕家,不惜放过凌淑薇,赌上她自己的性命。

    还同意白擎刚再婚。

    这么多叠加在一起,她不可能让。

    “白静柔的身体越来越差,她肯定等不了多久。”慕铭皱眉说。

    “这些事您就不要操心了,我会处理的。”

    “我当然不会操心,我只要抱重孙,别忘了苏鸾之前答应我的,一年内让我见到我的重孙。”

    慕铭不紧不慢地说,“我和鸾鸾已经离婚了。”

    “我管你们离婚结婚,要么你和别的女人生,要么和她生,反正我要见到重孙。”

    慕铭也不管还有苏鸾在场,只要结果。

    慕遇城垂眸看苏鸾。

    苏鸾眸子闪了闪,之前那是权宜之计。

    机场

    桑一一接桑母的时候,就做好了坦白重宽的打算。

    从接机到走出机场,桑母问了几遍,司弈怎么没来。

    “妈,上车我再跟你说。”

    桑一一掩饰的笑。

    心里酝酿着如何坦白。

    外加猜测着后果会有多严重。

    “一一,你之前不会是说谎吧?”

    桑母突然拉住桑一一,锐利地双眼盯着她。

    “妈,我”

    “一一。”

    桑一一刚决定坦白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朗愉悦的声音。

    她惊愕的转头看去。

    只见几米外,司弈大步走来。

    黑色西装包裹下的身姿颀长俊毅,五官立体英俊,眉宇间的笑容帅气洒意。

    “一一,对不起,我被一个客户缠着来晚了。”

    司弈快步走到桑一一和桑母面前,敛了笑对她道歉。

    说话间,伸手揽上她肩膀。

    桑一一身子微微一僵,按奈住想甩开他的念头。

    生硬地回了句,“没关系。”

    司弈忽然低首在她耳边低语,“别生气了,回头你再跟我算帐。”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际,惹得桑一一心尖一颤。

    白嫩的耳根子一下就红了。

    司弈这时才看向站在身旁的桑母,狭长的桃花眼眨了眨,惊讶地问,“一一,你不是说,你没有姐妹的吗?”

    “对啊,怎么了?”

    桑一一心里狠狠的鄙视司弈。

    面上装模作样和他演戏。

    司弈这才正经开口,礼貌地和桑母打招呼,“伯母,您千万别怪我没礼貌啊,我刚才实在不敢认您是一一的妈妈。

    要是一一不说,我还以为您是一一的姐姐呢。”

    司弈的话音落,桑一一转身翻了个白眼。

    桑母先是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脸,然后开心地笑道,“我真有那么年轻吗?”

    “当然。”

    “妈,这话你也信。”

    “我怎么不能信了,司弈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信。”

    说完,桑母就直接越过她,和司弈聊起来,“司弈,我家一一脾气不好,她要是跟你闹脾气什么的,你就给我打**,我收拾她。”

    “”

    桑一一无语望天。

    别人的妈妈不都是说,让对方多包容的吗?

    怎么到了她妈妈这里,就成收拾她了。

    司弈嘴角噙着笑,“伯母,我很喜欢一一这样的性子”

    “是吗,好太好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有考虑过春节前吗?”

    “妈,今天腊月十八了。”

    桑一一忍不住插嘴。

    她是滞销产品吗?

    被嫌弃到这种地步。

    “我和司弈说话,你别插嘴。”

    桑母说完,又换上一脸笑容,“我叫你阿弈吧,阿弈,你要是觉得筹备婚礼时间不足,也可以先和一一领证。

    对,先把证领了,年后再慢慢筹备婚礼。”

    桑一一还想说话,但桑母一个眼神过来。

    她撇撇嘴,懒得再开口地快走几步,离他们远一点。

    听见司弈关切的声音宠溺地响在身后,“一一,你慢一点,人多。”

    桑一一差点撞上迎上走来的一个老年人。

    桑母完全不在意走快的桑一一,而是关心着刚才的问题,“阿弈,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司弈不慌不忙地回答,“伯母,女孩子都不喜欢太早被绑住的。

    一一还我想让她多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

    桑一一简直要吐了。

    心里一遍遍地腹诽司弈怎么不去演戏。

    要是混演艺圈,肯定包揽下所有奖项。

    离开慕宅后,慕遇城接到**,要见重要客户。

    阿木就先把他送去了公司,再送苏鸾去医院。

    苏鸾刚走进医院,迎面而来一个中年男子叫住她,“苏**。”

    苏鸾一怔。

    这才看见面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李书记,这么巧。”

    这人正是李岩睿。

    苏鸾之前见过两三次的。

    李岩睿打量着苏鸾,“苏**的伤好些了吗,要是有时间的话,陪我去对面喝杯咖啡吧。”

    “好。”

    苏鸾心里闪过一丝诧异,笑着答应。

    和李岩睿一起来到对面的咖啡馆。

    客套了几句,李岩睿对苏鸾的称呼从苏**转为了小苏。

    又问起凌淑薇的案子。

    “慕遇城的为人我很欣赏,如果说之前白静柔替慕遇城挡过一枪,那慕遇城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知,慕遇城有没有对你提起过?”

    李岩睿身居要职,却为人亲切,平易近人。

    苏鸾和他聊天并没有压迫感。

    微笑地回答,“遇城提起过那晚的事,听说警方后来找到的,是那**的尸体。”

    “嗯,不过这案子还没结。”

    李岩睿点头,话题一转又问,“外界传慕遇城要娶白静柔,我又刚听说你和慕遇城办了离婚手续。

    我怎么说也是欠着慕遇城一个人情的,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告诉我。”

    苏鸾眼睛眨了眨。

    心下思忖着,李岩睿这话的真正意思。

    她和李岩睿不熟。

    就算慕遇城真是李岩睿欣赏的类型,他也应该对慕遇城说这话呀。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奇怪?”

    李岩睿笑问。

    不等苏鸾开口,李岩睿又说,“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希望市的平衡不要被打破。

    以着慕遇城对小苏你的感情,他定然不愿意娶白静柔的。

    而白静柔和他相反,一定要嫁进慕家,这样的情况下,慕家和白家早晚会两败俱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