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80章 180 离婚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80章180  离婚

    苏鸾压下满心令自己无法呼吸的难过,精致的小脸上扬起明媚的笑。

    “好,就这么说定了。”

    她接过水杯。

    慕遇城掏出手机开机,拨出阿木的电话。

    苏鸾安静地看着他,眉眼温柔。

    电话响了两声,阿木的声音传来,“大少爷。”

    “阿木,白静柔走了没有?”

    听见慕遇城的话,苏鸾眸子微微一闪。

    慕遇城的手从桌面上伸过来,握住她的手。

    “还没走,在这门口等着呢。”

    阿木的语气带着怒意,那朵白莲花真是可恶。

    他都不让她进去别墅,她还不走。

    反而坐在别墅门口的大理石花坛上,不认识的人看见这一幕,还会觉得她可怜呢。

    “你去书房的第二个抽屉拿我和鸾鸾的结婚证,然后给我们送来。”

    “大少爷?”

    阿木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欲言又止。

    大少爷那么爱大少夫人。

    慕遇城握着苏鸾的手紧了紧。

    和她目光对视,用平静的声音说了地址。

    挂了电话,慕遇城又拨出一个号码。

    是民政局那边的,他让人留个值班的,晚一会儿他和鸾鸾过去民政局。

    打完两个电话,服务员端菜进来。

    慕遇城松开苏鸾的手,给她夹菜,“鸾鸾,吃了饭,我们再去民政局。”

    “”

    苏鸾鼻子泛酸。

    眼睛发涩。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

    面上一直挂着浅浅的笑。

    她知道,慕遇城是为了她妈妈。

    他们早一天办了离婚手续,她妈妈就能早一天出来。

    “你自己吃,不用管我。”

    “我不饿。”

    慕遇城嘴角噙着温暖的笑,嗓音低沉温润。

    “不饿也要吃,你这几天都瘦了。”苏鸾眉头一皱,语气不悦。

    慕遇城立即妥协,“好,我吃。”

    苏鸾见他答应,笑容越发明媚了些。

    原本是他给她夹菜,最后变成了她给他夹菜。

    慕遇城吃得很多,苏鸾也没少吃。

    离婚前的最后一顿晚餐,两个人话都不多。

    阿木送来结婚证的时候,慕遇城和苏鸾已经吃完饭了。

    “怎么这么久?”

    慕遇城接过结婚证看了一眼,捏在手里。

    阿木一脸要哭的表情,“大少爷,您真的要和少夫人离婚吗?”

    “没你事了,回去吧。”

    慕遇城冷睨他一眼,转身就要上车。

    阿木一急,脱口道,“大少爷,你那么爱少夫人,没了她你怎么办?”

    慕遇城高大的身躯一僵。

    副驾座里,苏鸾心尖处一阵窒息。

    透过车窗玻璃,她一双眸子紧紧地凝着外面身形颀长清瘦的男人。

    他五官隐在阴影里,浑身每一寸线条都僵滞着。

    顿了几秒。

    他没有回答阿木的话。

    上前拉开主驾座的门,坐进车里。

    转眸,冲苏鸾温和地笑笑。

    苏鸾在他上车的时候已经收起了情绪,五官精致的脸蛋上恢复了淡然沉静。

    见她系好了安全带。

    慕遇城低头系好安全带后,开车上路,朝着民政局驶去。

    离婚和结婚一样的快。

    只是心情却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说结婚时没有多么欣喜兴奋,但苏鸾也绝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心情。

    心口处,好像堆积着一堆乱石,连个喘息的缝隙都没有。

    她一度觉得窒息。

    身旁的慕遇城情绪不外露的一派从容淡定。

    从踏进民政局,到换了证,也不见他有多少痛苦不舍。

    “鸾鸾,这本是你的。”

    耳边响起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苏鸾游离的思绪被拉回。

    低眸,看着他手里的本本。

    分明和之前那本一样的颜色,却莫名觉得刺目。

    “这是你的,一人一本。”

    慕遇城耐心地解释。

    苏鸾抬眼看他。

    他眸子深邃幽沉,薄唇抿着一条坚毅的直线。

    心里忽然觉得很难受,她抿紧了唇,伸出去的手,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

    他们真的离婚了。

    以后,这个男人和她再也没有关系了。

    一直被她压制在心底深处的难过,好似被压在海底的风暴,突然掀潮而出。

    以着她根本控制不住的强势席卷了理智,漫过鼻尖涌进眼眶。

    她夺过本本,立即转身朝外走。

    身后,慕遇城高大的身躯一僵。

    如潭的眸子里情绪如潮翻涌。

    脚却没有抬起来。

    薄毅的嘴唇抿得更紧一分,始终没有开口叫她。

    民政局大厅里,安静得令人窒息。

    他垂眸,看着手中的本本。

    眼底划过一抹冷酷和狠戾,掏出手机拨出白静柔的号码。

    苏鸾出了民政局,并没有打车离开。

    而是仰脸望天。

    暮色下的天边沉暗得令人窒息。

    她抿紧了唇,生生逼退涌入眼眶的泪水。

    不让眼泪落下来。

    身后,响起沉稳的脚步声。

    不用回头,苏鸾也知道,那是谁。

    明明已经愈合了的伤口好像又疼了起来。

    那种疼痛从**一直蔓延至心脏,最后,钻进四肢百骸,每一个毛细孔里。

    “我和鸾鸾已经拿到离婚证了,你现在过去警局。”

    慕遇城的声音冰冷得像极了这寒凉的冬季,不带一丝温度。

    苏鸾身子僵滞着。

    听着他的脚步声靠近。

    呼入鼻翼的空气被熟悉的男性气息取代,那种钻入了细胞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她暗自做着深呼吸。

    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慕遇城高大的身影就站在离她两步的后面。

    捏着手机的手放在耳边,视线落在她纤瘦的后背时,他眼底的寒意散去。

    不知电话那头的白静柔说了什么。

    他冷漠地“嗯”了一声,挂掉电话。

    上前两步,对她温和地说,“鸾鸾,我们现在去警局。”

    苏鸾不敢看他,不敢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难过,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抬步下台阶。

    虽然逼退了眼泪,可视线有些模糊。

    她下台阶时,一脚踩空,眼看就要扑倒。

    眼边响起慕遇城紧张关切地声音,“鸾鸾,小心看脚下。”

    伸过来的手,比他的声音还要早一秒的抓住她手臂,将她拉住。

    苏鸾心跳窒了窒,抬眼看去,他浓眉紧皱,五官线条冷峻。

    “走吧。”

    他抓着她手臂的大手下滑,扣在她手腕处,怕她一会儿再心不在焉的跌倒。

    并不打算放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