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33章 133 很快就去找你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33章133  很快就去找你

    当时,慕遇城只顾推开李岩睿。

    白静柔扑过来的时候,他没时间躲开。

    苏鸾不高兴地捂住他的嘴,严肃地说,“我还是宁愿你抱她一下,比受伤强。”

    想到他身上的那几处深浅不一的疤痕,她就心疼。

    “鸾鸾,你不是说,你也有洁癖的吗?”

    慕遇城眸光微微一深。

    苏鸾秀眉上挑,“是啊。所以昨晚是例外,以后不许再抱白静柔。”

    想起白静柔刚才说她很爱慕遇城,她又心里不爽。

    虽然那样回答白静柔,可她哪会愿意自己的老公整天的被白莲花惦记。

    慕遇城把她往怀里一搂,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嗯,我只抱你。”

    苏鸾回到公司,就接到龙远新的电话。

    跟他和慕遇城猜测的结果一样。

    龙远新在电话里告诉她,“苏小姐,已经查出那晚袭击你的那些杀手是受谁指使的了。”

    “是吗?是谁?”

    苏鸾走到办公桌后坐下。

    耳边,龙远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那些杀手,是丁源辉花钱雇的。”

    因为那几个杀手全死了。

    丁源辉也自杀了。

    完全的死无对证。

    “丁源辉不是死了吗?”

    苏鸾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丁源辉是发现计划失败之后,才畏罪自杀的。”

    龙远新说了些什么证据,还用了些专业术语,听起来很专业,很复杂的样子。

    苏鸾听不太懂。

    一句话总结就是,这件案结案了。

    通完电话,苏鸾沉思片刻后,拨出幻言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幻言的声音传来,“喂。”

    “幻言,刚才龙远新告诉我,那些杀手是丁源辉雇的,他们已经找到证据,破案了”

    “他是那样告诉你的?”

    幻言在电话那头冷笑一声。

    苏鸾把龙远新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我知道了。”

    幻言听完,冷漠地回了句。

    “你查到线索了没有?”

    苏鸾关心地问。

    “查到线索了,不过离找到背后指使者雇凶杀你的证据,还很遥远。”

    “是谁?”

    “白家。”

    “昨晚对遇城开枪的人呢,也是白家找的吗?”

    “应该不是。”

    幻言沉默了几秒才回答。

    “那昨晚的杀手,不是针对遇城的了?”

    “不外乎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

    苏鸾追问。

    关心慕遇城的安危胜过了自己。

    电话那头,幻言似乎在沉思,她等了数秒,才听见他说,“第一种,昨晚的杀手是冲着李书记去的。

    第二种可能,昨晚是白静柔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但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为什么?”

    苏鸾不解地问。

    幻言很耐心地分析给她听,“因为那个杀手并非真要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命。”

    摩托车急驰而过的时候,朝着他们随意地开了一枪。

    那个杀手的枪法是准的。

    只是目的,并非真要杀他们谁。

    如果是真想杀慕遇城或者李岩睿,那会是更有计划,更精准的射杀。

    “我懂了。”

    苏鸾恍然。

    但心中还是震惊,“如果真是白静柔,那她对自己可够狠的。”

    苏鸾皱起眉头。

    白静柔就不怕那颗子弹要了她的命。

    幻言在电话里冷笑,“她可能也没想到,会真的被伤了。”

    她的目的,只是慕遇城,倒没想到会真的被伤。

    苏鸾不这样认为,“子弹又没长眼睛,她选择这样危险的方式不管是为了接近遇城,还是为了演一场美女救英雄的戏码,都应该想到这样的结果。”

    明知可能会受伤,甚至会丢命,还敢去做。

    那样的人,真的很可怕。

    “你小心些,她对自己都狠,对你只会更狠。”

    幻言的提醒令苏鸾心头一寒。

    她相信幻言的话。

    白静柔对她何止会更狠,她分明是恨不得分分种的挖她心,剔她骨。

    白静柔表面看起来善良无害。

    可是,白擎刚和赵岚教出来的女儿,怎么可能真的善良。

    桑一一陪着凌淑薇去了郊区墓园。

    到地点后,凌淑薇抱起给苏明业买的酒,让桑一一在原地等她。

    桑一一无聊,给苏鸾发去一直位置分享后,便歪在车里打瞌睡。

    几分钟,苏鸾的电话打来,“一一,你是陪我妈一起去的墓园吗?”

    “嗯,凌阿姨说让我在车里等她。”

    她说着,望向车窗外。

    午后的墓园笼罩在冬日暖阳下,宁静的空气里,带着令人无端哀伤的分子。

    凌淑薇抱着酒来到苏明业的墓碑前。

    冲墓碑上的男人温柔地笑笑,“明业,我今天给你带了酒。”

    说着,她蹲下身子,把酒打开放在墓碑前,顿时一股酒的醇香蔓延进空气里。

    她一手扶着墓碑,一手抚过墓碑上男人的眉眼。

    一开始,眼里笑意温柔浅显,渐渐地,便漫进一层淡淡地哀伤。一点点驱逐笑容,最后变成浓得化不开的悲痛。

    “明业,你在那边还习惯吗?”

    “你有没有见到我们的女儿,她是长大了,还是一直那么小?”

    悲伤的声音被吹散在寒凉的冷风里。

    “你再等等,等我给你报了仇,我就去找你和女儿。”

    “你不用担心鸾鸾,她现在过得很好,慕遇城是真的喜欢她。”

    泪水滑落脸庞,她没有擦拭,而是深情地望着墓碑上的男人。

    “丁源辉已经死了,就剩下白诗诗和方丛凤了。

    我会让她们也去那边跟你道歉的。

    你是不是还怪我让鸾鸾和慕子阳交往,甚至和他订婚。

    我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我不是因为慕青峰,是因为苏氏欠下那么多债,我想帮你。

    要是早知道,会把你害死。

    我说什么也不会让鸾鸾和慕子阳交往的。”

    她满眼的悲伤里浮现出内疚。

    “鸾鸾虽然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可是我养了她十几年,她一直替代我们的女儿陪着我。

    我也是疼她,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的。”

    只是,在苏明业和苏鸾之间,凌淑薇选择了牺牲苏鸾来帮苏明业。

    她没想到的是,苏明业最后会为了保护苏鸾,自己跳了楼!

    她低头,把酒洒在墓碑前,“明业,你和女儿再等等,我很快就去找你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