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08章 108 八卦细胞冻死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08章108  八卦细胞冻死了

    就算幻言不说自己手臂受伤,要休假。

    苏鸾也不是会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养伤的。

    第二天早上,司弈出现在她家门口,说是来送她上班的。

    苏鸾感谢的话还没出口,便见阿木从远处小跑过来,“司少,是开你的车吗?”

    “嗯,我不习惯坐别人的车。”

    司弈笑眯眯地点头,见苏鸾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他又挑起一边眉梢。

    很耐心地解释,“为了更好的保护你,我决定让阿木也跟着。”

    说完,拉开车门,司弈便先坐进了车里。

    苏鸾嘴角微抽,慕遇城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

    一个幻言傲慢得像只公鸡。

    这个司弈又是什么品种来着?

    说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其实是奴役阿木给他当司机。

    “苏鸾,上车呀。”

    司弈见她没上车,又降下车窗冲她喊。

    苏鸾一上车就后悔了。

    还没坐好,司弈的问题就来了,“苏鸾,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对方居然雇杀手杀你?”

    “”

    苏鸾露出一脸茫然不知的表情。

    司弈眯了眯眼,又抬手摸摸鼻子,径自说道,“昨晚新闻播报了枪战现场的状况,那些杀手可不是一般的身份。

    他们是职业杀手,一个个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你在说电影吗?”

    苏鸾淡淡地问。

    直到现在,她还有些不敢相信。

    昨晚自己会经历那样的境况,枪杀,撞车

    司弈瞥她一眼,“现实永远比电影和电视剧来得精彩和狗血。”

    “”

    “昨晚幻言是怎么带你杀出重围的?”

    苏鸾看着他写满好奇的桃花眼,答非所问地回道,“你是来当保镖不是来当记者的。”

    司弈被她的话一噎。

    桃花眼闪了闪,很快又挂起了迷人招牌的笑容。

    “我也是关心你,遇城今天下午就到了,我要是对昨晚的事一点都不了解,那怎么跟他交接。”

    “交接?”

    “对啊。”

    司弈觉得自己的话没毛病。

    “我会自己告诉他。”

    苏鸾不想过多的谈论昨晚的事。

    最主要的是,她觉得司弈今天不是来当保镖,而是来八卦的。

    因为苏鸾的守口如瓶,直到送她到了公司,司弈也没有得到昨晚的内幕。

    用他的话说就是,体内的八卦细胞冻死在了雪地里。

    苏鸾并没有得到慕遇城要回来的消息。

    但因司弈和幻言都说慕遇城今天要回来,苏鸾心里不自觉生出一丝期待。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前台打进内线,说白静柔找她。

    苏氏前些天和白氏签约合作,白静柔的大爱之举又刚红遍市,前台小妹哪里会强行拦她。

    对苏鸾说的是“苏总,白小姐去您办公室了。”

    放下话筒,门外便响起敲门声。

    苏鸾说了声进来,门开,果然是白静柔。

    白色风衣,白色打底裤,外加白色限量版小皮靴的她,在这个雪天里白得刺眼。

    “苏小姐,我没有事先给你打电话就来找你,不会打扰到你工作吧。”

    白静柔笑得温柔无害。

    嘴里问着会不会打扰,脚却已经迈进了办公室里。

    看似柔弱的外表下,带着强势。

    “白小姐确实打扰到我工作了,我今天下午很忙。”

    苏鸾并不想陪白静柔演戏,为了不再有下次,或者下下次这种情况。

    她很不给她面子。

    白静柔脸上闪过尴尬。

    “我不知道苏小姐你这么忙,那你不用管我,你先处理公事,我等你一会儿。”

    她说着,径自朝沙发走去。

    苏鸾眼里闪过诧异,继而被一抹嘲讽替代。

    看着白静柔走到沙发前坐下,像是在自己家一样随意。

    苏鸾不禁觉得好笑。

    “苏小姐,慕大哥这次去国是不是要好久才回来?”

    白静柔望着低头忙着工作的苏鸾,柔柔地问。

    苏鸾没有抬头,甚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专注于工作,把她当成了隐形。

    等了半晌,不见苏鸾回答,白静柔也不生气。

    更不知趣。

    又问,“苏小姐应该还没见慕大哥的爸爸妈妈吧?”

    “见过。”

    苏鸾敲完最后一个字,眸光淡冷地抬头朝白静柔看去。

    对上她那温柔纯净的眼神,她在心里冷冷一笑,淡淡地问,“白小姐今天来找我,不会是为了谈遇城吧?”

    “慕大哥是我的偶像”

    “遇城说白小姐比我大两岁,你在我面前一口一声慕大哥我听着别扭得很。

    你就直接喊他慕遇城吧,我不喜欢别的女孩子对遇城称呼太过亲切。”

    苏鸾不仅打断了白静柔的话,还直接让她改口。

    这让白静柔很震惊,还很难过。

    她眼里瞬间溢满了和年龄不相符的难过和委屈。

    “苏小姐,我习惯这样喊慕大哥了”

    她垂下眼帘,遮去眼里的难过,又解释说,“虽然我和慕大哥定过娃娃亲,但那是小时候的事了。

    苏小姐既然嫁给了慕大哥,就该相信慕大哥,慕大哥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

    苏鸾蹙了眉,眯起眼睛看着白静柔。

    她越是不让她喊,她越是一句一个慕大哥。

    喊得她满身鸡皮。

    故意给她心里添堵。

    苏鸾不怒反笑地起身,拿起保温杯走出办公桌,来到沙发前坐下。

    “苏小姐,你忙完了?”

    白静柔被苏鸾的笑容刺得眼睛不舒服,眉头皱了皱,诧异地问。

    苏鸾挑眉笑道,“你和遇城不仅从小就认识,还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的崇拜着,我要是不好好招呼你,遇城回来该怪我了。”

    白静柔脸上闪过一丝异样。

    她才没有把慕遇城当亲哥哥呢,她是爱他。

    苏鸾对她的异样表情视若未见,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径自说,“遇城什么都好,就是有洁癖,那天在医院他被你碰了一下就去洗手,你可别介意。”

    “我没”

    白静柔脸色微微一白。

    苏鸾说到了她的痛处。

    “遇城不是觉得你恶心,也不是多么厌恶你,而是他除了我之外,受不了其他任何女人的触碰。”

    苏鸾说着,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还有一丝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