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00章 100 最大的漏算是慕遇城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100章100  最大的漏算是慕遇城

    幻言眼神犀利地盯着苏鸾,“你该不会想让我一直留在苏氏吧?”

    苏鸾笑得不置可否。

    “这是不可能的。”

    幻言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语气里带着三分不悦。

    他跟慕遇城一起回市,也并非完全因为那份承诺,而是因为他还有别的事做。

    而他来市这么久,要做的事,还没有一点点头绪。

    怎么可能永远留在苏氏帮她。

    苏鸾撇撇嘴,“我又没说让你永远留在苏氏,再说我们苏氏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言下之意,是让他别太傲慢,多多少少为自己是苏氏的副总而自豪一下下呀。

    “呵!”

    幻言被她的话气笑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果然是物以类聚,这个女人和慕遇城一样的德性。

    苏鸾茫然地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对了,你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其实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人。”

    苏鸾看着幻言,“我听遇城说,他曾经有恩于你过,所以你承诺留在他身边帮他十年。”

    幻言一怔。

    片刻后才问,“慕遇城是这样跟你说的?”

    “难道不是吗?”

    苏鸾不解地看着他,他这是什么表情。

    好像慕遇城说谎似的。

    “遇城如果没有恩于你,你为什么心甘情愿听他的?”

    他这么傲慢,如果不是慕遇城,怎么可能来苏氏屈尊。

    “我留在市,不全是为了慕遇城。”

    幻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苏鸾这么多。

    他其实对女人从来都是冷漠的。

    可是和苏鸾相处下来,他在她面前的话竟然不知不觉就多了。

    “这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会遵守和遇城的十年之约就行了。”苏鸾才不管他还有什么原因呢。

    只要他遵守约定,她就可以问遇城把他一直留在苏氏,不用费尽找一个副总了。

    幻言很郁闷,张了张嘴,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苏鸾见他不反驳,满意地笑了笑。

    然后掏出手机,仔细地重看他发的那些证据。

    “没人告诉你车子行驶的时候看手机对眼睛不好吗?”

    “没关系。”

    苏鸾抬头看一眼幻言,又垂眸继续看。

    幻言见她没有收起手机的意思,皱了皱眉,减缓车速。

    到警局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苏鸾由一名警员带路直接去了审讯室,幻言则是去了龙远新的办公室。

    昨天苏鸾来过一次审讯室,只不过和今天见的人不一样。

    看见坐在那里的丁源辉,苏鸾心里惊愕了下。

    有些天不见,他竟然老了这么多。

    当然,丁源辉的憔悴绝对不是因为相隔了这么些天没见,应该是因为在这里面过了一晚上的原因。

    但他看苏鸾的眼神没有变,依然是凶狠阴鸷的。

    如果不是他双手戴着手铐,又隔着一层玻璃,苏鸾相信,丁源辉一定会冲上来。

    可是他再恨双能怎样呢?

    也只能恨得牙痒而已。

    苏鸾心里的恨意丝毫不比他少一分一毫。

    她眸光冷冽的看着丁源辉,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当初要不是她爸爸帮他,他指不定成什么样子,却反过来害死了她爸爸。

    想到幻言发给她的那些证据,她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由得又捏紧了拳头。

    精致的脸颊上冰寒若霜。

    “苏鸾,你赢了。”

    丁源辉说得咬牙切齿。

    苏鸾眼里闪过嘲讽,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迎上丁源辉恨不得杀了她的目光。

    一字一顿,冷而嘲讽,“天灰灰疏而不漏。”

    闻言,丁源辉脸色顿变。

    但到底已成了阶下囚,不管多嚣张也是一只纸老虎,吓不到人。

    他狠狠地吸了口气后问,“是谁告诉你的?”

    这是丁源辉要见她的原因。

    苏鸾来的时候就猜到了。

    “白擎刚。”

    苏鸾答得直接。

    她没打算替白擎刚保密。

    因为白擎刚给她有关丁源辉的证据,是用她们苏氏的新产品换的。

    而白擎刚在所有的事情里,都并非无辜。

    甚至,白擎刚才是那个最后的受益者,不论是丁源辉,丁志成,还是白诗诗这些人,都是他的棋子。

    丁源辉眼露凶光,“果然是他。”

    他当初真不该太相信白擎刚。

    “你不是早该想到的吗?”苏鸾语带嘲讽地说。

    “从你忘恩负义的计划害我爸的那一刻起,你就该想到这样的结果。”

    他和白擎刚狼狈为奸,两个人各取所需。

    可是,背地里又怎么不是各自算计,相互利用。

    当利益冲突时,白擎刚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来。

    “如果不是慕遇城帮你,你以为我会落到现在的下场?”丁源辉一脸鄙夷地看着苏鸾。

    他不是没有想过白擎刚那里可能变故。

    他只是没有想过,苏鸾会有帮手。

    最大的漏算,就是慕遇城。

    苏鸾冷眼看着他的恼怒和不甘,缓缓平定自己的心情,“人算不如天算你不懂吗?还有一句,邪不胜正。”

    “狗屁的邪不胜正,我从来只信我自己。”

    “你不是说见到我,就把你做的事招了的吗?你现在可以说了。”

    苏鸾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来听丁源辉发泄他的怨怒。

    反正,幻言已经找到了他害死她爸的证据,就算他现在不开口,法庭上有那些证据和丁志成那个证人。

    他一样会被定罪。

    “苏鸾,你用整个研发部辛苦的成果来和白擎刚交换,你以为你就对得起你父亲了吗?”

    丁源辉忽然冷笑出声。

    “那是我的事。”

    苏鸾小脸一冷,语气冷漠。

    如果没有他和丁志成出卖公司,没有他害死她父亲,她哪里用得着和白擎刚交换。

    “你别天真了。你以为慕遇城是真心帮你,我告诉你,慕遇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吞并苏氏。

    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引狼入室。”

    苏鸾站起身就走。

    丁源辉见状,恼怒的喊,“苏鸾,你不想知道白擎刚都做了些什么吗?”

    苏鸾转过身,眸光冷冷地看着他。

    她知道丁源辉会说。

    白擎刚和丁源辉狼狈为奸,肯定彼此都掌握有对方的把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