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96章 096 慕老爷子会接受你吗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96章096  慕老爷子会接受你吗

    “慕大哥,你能来一趟医院吗?”

    白静柔不知道有什么事,声音里透着楚楚可怜。

    怕是个男人听着这样的语气,都会心生出怜惜来的。

    也只有慕遇城,才能依然语气淡漠的拒绝,“今晚不行,等明天吧。”

    “可是慕大哥,明天就来不及了。”

    她一句来不及了,听的慕遇城皱起了眉头。

    “半个小时前,我爸告诉我明天可以手术,我问他从哪里找到的心脏源。”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白静柔的声音停顿下来,像是在等待慕遇城回话。

    慕遇城眸色微微一变,沉声问道,“白叔叔找到了心脏源?”

    心念电转,他明白了白静柔说的心脏源。

    一定是明天准备动手术那个小男孩的。

    那个小男孩,已经等很久了。

    再不手术,就会撑不下去了。

    “是的,我爸给了一笔钱给原本明天手术的,那个小男孩的父亲,可是就在十分钟之前,那小男孩的母亲来求我。”

    “好,我一会儿过去医院。”

    事关重大,慕遇城答应了去一趟医院。

    挂了电话,慕遇城对苏鸾说,“鸾鸾,我先送你回家,一会儿我要去一趟医院。”

    “你把我送到我妈妈家吧,我想去看看她。”

    刚才慕遇城和白静柔的通话,苏鸾是听见了的。

    从这里到他们住的郊区,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而到她妈妈家,则是顺路。

    慕遇城微一犹豫后答应,“好,我先送你回妈家,等我办完事再去接你。”

    “不用,我今晚跟我妈妈住。”

    苏鸾轻轻地摇头,有关丁源辉害死她爸的事,她还没有告诉妈妈。

    慕遇城没有拒绝,把她送回苏家,他和凌淑微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慕遇城到医院的时候,院长已经等在大厅了。

    院长家就在医院附近,刚才接到慕遇城的电话,便立即赶了过来。

    一看见他进来,立即笑脸相迎,“慕少,您来啦!”

    “了解清楚情况没有?”

    扫过院长脸上讨好的笑,慕遇城眼底凝起一抹凉薄,五官线条冷峻而严肃。

    院长立即敛了笑,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起朝电梯走去,“我已经了解过了,是二十六号床小男孩的父亲自愿把心脏源让给白总的。”

    “”

    慕遇城眸色一凛。

    对方立即心头一颤,“不过白小姐心地善良,她不愿意抢了那个小男孩的机会。”

    “联系白擎刚了吗?”

    “白总说,让慕少您和他联系。”

    说这话时,院长显得小心翼翼,似乎是害怕慕遇城生气。

    电梯门开,慕遇城睨他一眼,踏进电梯。

    院长低着头走进去。

    “你去联系二十六号床的父母。”

    “慕少,那个小男孩的父亲手机关了机,一直打不通,我怀疑他是拿着钱跑了。”

    闻言,慕遇城眸色一沉。

    慕遇城推开病房的门时,白静柔正站在门内。

    一只手半抬,似乎正要出门。

    看见是他,她眼里闪过欣喜,“慕大哥,你终于来了。”

    “你要去哪里?”

    慕遇城眸光扫过她身上的蓝色条纹病服,淡淡地问。

    白静柔咬了咬唇,脸上的笑容被担忧替代,“我想回家跟我爸说,让他把心脏源还给那个小男孩,他比我更需要。”

    慕遇城眸底掠过一抹锐利,想看清楚白静柔是真心还是假意。

    但白静柔并不躲闪,目光定定地迎着他的。

    看不出她是在演戏。

    慕遇城抬步进病房,“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下一次等到心脏源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白叔叔也是为你好。”

    白静柔脸色一变,眉头皱了起来,“慕大哥,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在乎多等几个月。

    可是,那个叫小洋的男孩子却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他妈妈刚才都给我下跪了。”

    她追着慕遇城到沙发前,伸手想抓他衣袖,但想到什么,手伸到一半便停止不前。

    不敢真的去抓他衣袖。

    只是轻轻地说,“慕大哥,请你一定帮我说服我爸。”

    苏家。

    苏鸾和凌淑薇正吃晚饭,她手机便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苏鸾眸色微微一亮,按下接听键。

    凌淑薇拿过她面前的碗,给她盛饭,又给她盛一碗汤。

    待她盛好,苏鸾已经结束了通话。

    “妈,刚才警局打电话来说,已经逮捕了丁源辉。”

    接电话前,苏鸾刚对凌淑薇讲害死她父亲的真正凶手是丁源辉。

    “鸾鸾,这么说来,害死你爸的人不是慕子阳了?”

    凌淑薇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目光紧紧地看着苏鸾。

    苏鸾垂了垂眸,“慕子阳和白擎刚他们都有推波助浪,还有白诗诗和方丛凤。”

    说到白诗诗时,苏鸾的语调有加重一分。

    若不是白诗诗拍那段视频给丁源辉,她父亲也不至于被威胁。

    所以,其实罪魁祸首是丁源辉和白诗诗两个人。

    “方丛凤?”

    凌淑薇脸色微变。

    苏鸾点头。

    “那视频虽然是白诗诗拍的,但白诗诗对我下药,是受了方丛凤的暗示。”

    如此一来,方丛凤也是帮凶之一。

    “可是,真正能受法律处罚的人只有丁源辉,是吗?”

    沉默了几秒后,凌淑薇幽幽地问。

    “我不会放过她们的。”

    不管是白诗诗,还是方丛凤。

    “鸾鸾,你是要?”凌淑薇关心地问。

    “妈,你别担心,我会通过正当法律手段来替爸报仇的。”

    “嗯,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你爸宁愿自己跳楼也要保护你,如果你再出什么事,那便对不起他的一番苦心了。”

    “我不会。”

    苏鸾不加思索的回答。

    “之前,我对慕遇城有些误会,现在看来,他对你倒是一片真心。”

    凌淑薇话题一转,说起慕遇城。

    今天苏氏和白氏一起召开的记者会上,慕遇城不仅赶去现场为苏鸾解为,还大方承认她是他妻子。

    整个市的记者都将那一幕拍了下来,电视台的直播更是不曾将其剪切。

    凌淑薇当然看到了的。

    可是想到什么,她又轻轻蹙眉,关心地问,“只是,慕家老爷子慕铭会接受你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