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95章 095 我是男人,冻不着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95章095  我是男人,冻不着

    苏鸾只是冷眼看着丁志成发飙,并不接话。

    因为,丁志成并不需要她接话。

    所以她只要听着丁志成把丁源辉的罪状说出来就行了。

    丁志成的情绪很激动,语气很急切。

    一秒钟都不想再替丁源辉保守秘密。

    “我告诉你们,我通通都告诉你们。

    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坐牢了。”

    丁志成说这话时看向一旁的警察。

    他需要确定,是不是他说出来了,就可以不用坐牢。

    他还不知道白氏和苏氏已经合作,如此一来,他的罪就不成立。

    苏鸾眼睛眯了眯,克制着心里的情绪。

    见丁志成紧紧的望着警察,慕遇城朝一旁的警察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地对丁志成做了一番保证。

    丁志成立即迫不及待的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丁源辉策划的。”

    苏鸾脸色变了变,唇瓣紧紧的抿了起来。

    丁志成的情绪虽然激动,但语句还算是通顺,“丁源辉一直觊觎苏氏,早就想要除掉苏明业。

    正好白擎刚找到他,他就怂恿我盗窃公司研发成果,他原本还让我制造一场车祸什么的,把苏明业弄死”

    苏鸾瞳孔一缩,旁边,慕遇城的手不着痕迹地搭上她肩膀。

    不轻不重的力度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她僵着的身子在他的安抚中慢慢放缓。

    整整十分钟,丁志成把丁源辉所有的罪状都说了。

    丁志成之所以答应,是因为丁源辉许了他苏氏以后的继承权。

    丁源辉自己没有儿子,而丁志成,自小就没了父母。

    是丁源辉把他养大的,所以他很相信他。

    但是丁源辉对他并非完全信任,对他的承诺不过是利用而已。

    丁志成说他没有害死苏明业,买药的,是丁源辉自己。

    从审讯室出来,苏鸾还沉浸在悲痛中,眼睛也红红的。

    在门口遇到警局局长龙远新,慕遇城和其客套了几句,便带着苏鸾离开了。

    上车后,慕遇城给苏鸾系安全带时,她轻声说,“遇城,我想去看看我爸。”

    慕遇城温和的点头,“好,我陪你去。”

    苏鸾跟他说了声“谢谢”,便不再开口。

    去墓园的一路上,慕遇城专心的开车,苏鸾则是看着车窗外,心里满满的都是对父亲的思念。

    她一度认为,如果没有那天晚上的视频,他父亲即便喝下了涣散神智的药,也不会跳楼。

    越是这样想,心里的自责就越深。

    慕遇城把她的情绪看在眼里,腾出一只手来捉住她的小手,将其握在掌心。

    苏鸾转头看他,对上他泛着浅浅温柔的深眸时,鼻端莫名的就泛了酸。

    唇瓣抿得更加紧了一分。

    慕遇城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心头一紧,握着她手的力度加重。

    溢出薄唇的嗓音低沉中透着怜惜,

    “鸾鸾,如果爸真的是为了保护你才选择跳楼,那他一定不希望看见你现在自责的样子。”

    苏鸾脸色一白。

    如水的眸子窜过悲痛。

    慕遇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车速减慢一些。

    他能体会鸾鸾的痛苦,因为他亲身体会过。

    半晌,苏鸾的声音才轻轻地响在车内,带着三分令人心疼的坚强,“十岁那年,我生了一场大病,昏迷了三天三夜。”

    慕遇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转头朝她看来。

    “醒来后,我失去了所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

    爸爸怕我害怕,就放下工作,成天的陪着我

    十一岁的时候,楼下一个老奶奶说我长得不像妈妈,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爸爸知道后立即找去对方家里。

    不知道他对那老奶奶说了什么,第二天老奶奶见到我,还跟我道歉。

    十二岁那年,我从树下摔下来,爸爸当时扔了手中的蛋糕飞奔来接住我”

    那些往事,一幕幕的自脑海里闪过,苏鸾苍白的脸蛋上不知不觉的又挂满了泪痕。

    爸爸那么爱她,成长的路上爸爸的陪伴和爱,甚至多过了妈妈。

    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因为开得慢,足足四十五分钟后才到墓园。

    中途,慕遇城停车下去买了一瓶酒和一袋下酒花生。

    到了苏明业的墓碑前,苏鸾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

    一声“爸爸”充满了哽咽。

    刚出口便被刮散在寒冷的夜风里。

    慕遇城把酒倒了一杯放在墓碑前,又把花生从袋子里倒出来。

    放在酒杯旁边。

    抬头,看见强自隐忍的苏鸾,他漆黑的眸底划过一抹心疼,起身,掏出纸巾给她擦泪。

    “爸,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为了我才跳楼的。”

    苏鸾接过慕遇城手里的纸巾,眼睛一直看着笑容慈祥的爸爸。

    轻声说,“爸爸,我不会让丁源辉的阴谋得逞,不会让他染指公司的。”

    “警察已经掌握了丁源辉害你的证据”

    冬季的夜,本来就很寒冷。

    墓园这种地方寒意更重一些。

    当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时,慕遇城眉峰蹙了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苏鸾身上。

    “鸾鸾,下雨了,我们先回去,改天再来看爸。”

    苏鸾不舍得离开,可是见慕遇城把他自己的外套脱给了她。

    此刻,他只是穿着一件毛衣。

    她抿抿唇,轻声说,“爸,我改天再来看你。”

    然后伸手就要取下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却被慕遇城阻止。

    “你披着,不要冻感冒了。”

    “不用,你”

    “我是男人,冻不着。”不等她说完,慕遇城就打断了。

    而且强制性的让她披着他的外套。

    苏鸾没有再拒绝。

    被有着他气息的温暖外套包裹着,心里的悲伤似乎被驱逐了一些。

    她低头又看了一眼墓碑上苏明业的相片,然后主动的抓住慕遇城的手。

    然而,刚抓住他的手,慕遇城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苏鸾本能的就要放开他,慕遇城却反手把她的手握住,微微侧了身子,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

    夜色里,白静柔三个字闪亮得刺眼。

    慕遇城犹豫了下,长指按下接听键,嗓音凉薄的喂了一声。

    白静柔温柔的声音从夜色里传来,“慕大哥,你现在有空吗?”

    “什么事?”

    慕遇城看了眼苏鸾后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