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8章 088 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男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88章088  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男人

    对于慕遇城动不动就强吻这一行为,苏鸾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的。

    可是每一次,都很没骨气的沦陷在他高超的吻技里。

    所有的愤怒,都变成了娇嗔和情迷。

    “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强吻?”

    苏鸾一边平定气息,一边瞪着慕遇城。

    然而,她小脸的绯色和眸底的妩媚迷离,生生让严肃打了折扣。

    凭添了三分娇羞和令人想要扑倒的欲拒还迎。

    慕遇城嘴角勾笑地凝着她,粗粝的指腹故意摩挲着她凝脂肌肤,“行,下次把主动权让给你。”

    “”

    苏鸾闭上嘴巴。

    挣扎着从他怀里站起来,低头整理被他刚才弄乱的衣服。

    慕遇城宠溺地看着她,嘴角一直噙着愉悦的笑,待她整理好了衣服,他才站起身,“走,带你去看戏。”

    “看什么戏?”

    刚才被他吻得大脑短路。

    苏鸾一时间没跟上他的节奏,水眸里泛疑的望着他。

    慕遇城发出一声低笑,大手抓住她小手,“你刚才不是担心白静柔吗,很快苏氏和白氏就是合作伙伴了,你去关心一下,很有必要。”

    “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耶。”

    “让幻言去做。”

    慕遇城嘴上说着,拉着苏鸾就往外走。

    打开门,正好遇到某只自动送上门来,他果断地吩咐,“我和鸾鸾去医院看白静柔情况如何,你一会儿替她分担一些工作。”

    “我什么时候回去?”

    幻言脸上泛起一丝不悦。

    他早晚会被慕遇城这混蛋给奴役死。

    可是,谁让他技不如人,当初败给了慕遇城呢。

    慕遇城无视他的不满,“年后吧,今年就剩几天了,你不用回去了。”

    就剩几天?

    幻言很想问,其他日子被你吃了吗?

    可是,慕遇城已经拉着苏鸾走远了。

    他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暗自磨牙,“混蛋,等十年期满,我一定好好的跟你算帐。”

    “哎,幻言好像很生气呢,把我的工作丢给他不太好吧?”

    苏鸾进电梯前,回头看了一眼。

    电梯门关上,她半真半假的问。

    慕遇城俊眉轻挑,云淡风轻地回答,“他就那副德性,有资源不用就是浪费。更何况,这资源会过期的。”

    “什么意思?”

    苏鸾疑惑地问。

    她一直不明白,幻言和慕遇城是什么关系。

    之前慕遇城说有机会详细告诉她的,但这些天一直很忙。

    慕遇城垂眸,对上苏鸾写满疑惑的眼神,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你对幻言很感兴趣?”

    “没有啊,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苏鸾摇头,她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对幻言有什么感兴趣的。

    不过,她盯着慕遇城冷硬的五官线条,这个男人是吃醋了吗?

    如果是,那也太可爱了。

    “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男人,你都不许好奇。”

    果然,慕遇城是吃醋了。

    他哪里只是有洁癖那么简单,还霸道,独占欲强得要死好不好。

    苏鸾有些好笑,可是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忍着,“嗯,我不是好奇幻言,我是关心你。”

    “?”

    慕遇城挑眉。

    苏鸾扬起笑,笑眯眯地说,“幻言对你不像是下属对老板的态度,我只是觉得奇怪,你怎么会要一个不尊敬你的助理。”

    “他不是一般的助理。”

    苏鸾发现,慕遇城很好哄的样子。

    她一句关心他,就让他自愿的说出原因。

    和慕遇城相处这么些天,苏鸾第一次发现,慕遇城除了霸道之外,还有可爱的一面。

    电梯门开,她主动挽上慕遇城的手臂,仰着小脸问,“那他是什么特殊性质的助理?”

    慕遇城故作不悦的皱眉。

    苏鸾咯咯地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幻言有什么特殊身份吗?”

    他眸光扫过苏鸾挽着自己手臂的小手,神色柔和了些,“他给我当助理只是履行十年的承诺。”

    “十年的承诺?”

    苏鸾不解的眨眼。

    上了车,慕遇城吩咐阿木去医院之后,淡淡地解释,“我救过他一命,他便答应为我卖命十年。”

    慕遇城说的并非完全的事实。

    有些黑暗的东西,他不想让苏鸾知道。

    不想她无谓的担心。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幻言对你不像对救命恩人的态度,他应该对你恭敬些才对。”

    “他为人有些傲慢,不过,他是绝对衷心和值得信任的。”

    慕遇城从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

    他会把幻言放到苏氏,便是绝对的信任他。

    苏鸾若有所思地说,“我并不怀疑他的衷心,以前只是不解他对你没有下属对老板的恭敬,也不像司弈和你之间好种朋友的随意。”

    “现在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

    不是朋友,也不是上下级。

    只是报恩。

    十年之约一满,幻言就不再受慕遇城使唤。

    慕遇城没有告诉苏鸾,他和幻言之间还有一个约定,便是有生之年,不许与他为敌。

    慕遇城和苏鸾赶到慕仁医院时,白静柔已经醒过来了。

    白擎刚给她办了住院手续,住的是p楼层病房。

    “遇城,你来得正好,静柔不喜欢吵闹,你让他们把这一楼层空出来,我包下了。”

    慕遇城和苏鸾从电梯出来时,白擎刚正让院长把其他几个病房的病人赶走。

    院长为难地看向慕遇城,“慕少,最近病人太多”

    不等他说下去,慕遇城便沉声打断他,“你去忙吧。”

    院长像是得到了赦令,一刻都不再停留的溜了。

    慕遇城看了眼前面的走廊,对阴沉着脸的白擎刚道,“白叔叔,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比不得家和酒店。”

    “可是静柔不喜欢吵,以前你爷爷就答应过,只要静柔住院,整层都不会有人打扰她的。”

    慕遇城神色一沉。

    他爷爷是答应过,但那是以前。

    “要不你去跟静柔说吧,刚才林主任说,她必须尽快手术。”

    说到这里,白擎刚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因为白静柔不仅移植心脏,还需要几台手术一起做。

    “静柔醒了?”

    慕遇城故作不知的问。

    白擎刚看了眼他身旁的苏鸾,语气凝重地说,“刚醒过来,林主任说静柔的情况不好,拖得时间长了会有生命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