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5章 085 慕遇城最冷漠无情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85章085慕遇城最冷漠无情

    苏鸾脸上的笑一僵,秀眉不悦地蹙起,“当然是不在意白静柔,她和我非亲非故不说,还是我仇人的女儿。

    我关心她什么时候嫁人做什么?”

    “是吗?”

    慕遇城追问。

    苏鸾重重地点头。

    见他好像在生气的样子,她又讨好地替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碗里,像哄孩子似的说,“你是我老公,我肯定在乎你呀。”

    “那你怎么不问?”

    慕遇城好像非得问出一个答案来。

    漆黑的眸子定定地锁住她,性感嘴唇抿出一丝冷硬。

    显得强势,霸道。

    苏鸾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慕遇城给她的感觉,不再是刚才那个为了她和白擎刚谈判的果断,睿智男人。

    反而像是一个性格倔强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不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就不罢休似的。

    这种想法一入大脑,便化为一只无形的小手,揪住了到她最柔软的那根心弦。

    “我是相信你。”

    她精致的小脸上重新浮现笑容。

    比之刚才更加温柔,真诚。

    怕他不相信,她继续说,“你和白静柔认识了那么多年,要是你喜欢她,哪里还有我什么事?”

    后面那句,带着三分俏皮的语气,终于柔和了慕遇城冷硬的五官线条。

    “不生气了吧?”

    苏鸾偏了偏小脸,歪着头笑问他。

    慕遇城被她这么一问,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那么一丁点的幼稚。

    瞪她一眼,又给她夹菜,“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苏鸾忍不住笑,“嗯。”

    “你要时刻记住我是你的老公,不能让任何抢走了,肖想也不行。”

    慕遇城很严肃地警告苏鸾。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苏鸾还是很坚定地说,“这是当然的,谁敢肖想我老公,我饶不了她。”

    “嗯。”

    慕遇城终于满意地勾起唇角。

    苏鸾看着他嘴角的浅笑,心底某处不自觉泛起了一层柔软。

    白诗诗在又一次拨打不通慕子阳的电话后,终于不管不顾的冲下楼,准备冲出家门,去公司找慕子阳。

    她刚从楼上下来,便碰见从外面回来的白擎刚。

    “白诗诗,你要去哪里?”

    白擎刚脸色阴沉地叫住迎面而来的白诗诗。

    白诗诗脸色变了变,生硬地说,“我要去找子阳哥哥,这几天我都打不通他的电话,我要问他为什么把我拉黑。”

    她不相信,慕子阳会把她给拉黑了。

    可是事实又由不得她不相信。

    “不许去。”

    白擎刚一把抓住白诗诗手臂,恼怒地盯着她,“慕子阳把你拉黑,说明你于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你现在去只是自取其辱。”

    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儿,但白诗诗是他女儿一天,他就不允许她再丢他的脸。

    之前两次,已经够丢人的了。

    这几天他才把白诗诗禁足在家,没想到才过几天,她就又要出去丢人现眼。

    白诗诗着急的挣扎,“爸,你让我去,子阳哥哥是不会不理我的,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或者他是不小心把我拉黑,又或者他在生我的气,怪我这么多天都不去找他。”

    白擎刚气得铁青着脸,重重地吸了口气问,“你真的非慕子阳不可?”

    “爸,我只爱子阳哥哥。”

    “既然你爱慕子阳,那就让他娶了你,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去找他。”

    白擎刚眼底划过一抹阴狠和算计。

    慕遇城如今已经完全和他敌对,要想达成他宝贝女儿静柔的愿望,他就必须让另找同谋。

    把慕遇城从慕氏集团总裁的交椅上拉下来,把慕子阳推上去。

    “他要是不答应娶你,那你从今以后,就必须死了对他的心。”

    白诗诗身子颤了颤,脸上泛起一层苍白。

    她在害怕。

    咬着的嘴唇都在颤抖,但为了出门,还是点头,“爸,要是子阳哥哥不答应娶我,从今往后,他就是我的仇人。”

    她要赌一赌。

    为了替自己报仇,她也必须抓住慕子阳那根稻草。

    想到什么,她眼神又变得阴冷:苏鸾,我白诗诗发誓,你让我受的侮辱,我一定加倍奉还给你。

    “你姐呢?”

    “我姐在楼上房间里。”

    “嗯。”

    白擎刚放开白诗诗,大步朝楼梯间而去。

    白诗诗则是一刻不停的跑出了客厅,迫不急待的去找慕子阳。

    “爸,你怎么回来了?”

    白擎刚正准备上楼,白静柔的身影就出现在二楼楼梯间。

    看见她,白擎刚收敛情绪,缓和了神色说,“静柔,你下来。”

    白静柔应了一声,跟白擎刚一起走至沙发前。

    孝顺的给他倒好水,才坐下来,“爸,你早上不是说,今天行程很满的吗,怎么回来了?”

    “诗诗去找慕子阳了,你知道吗?”

    白擎刚不答反问。

    “不知道。”

    “我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说服慕子阳娶她。

    如果她做不到,从此后,就不许再对慕子阳有半丝情意。”

    白擎刚说这话时,眼睛直直地看着白静柔。

    语气,格外的沉。

    白静柔脸色一白,呼吸莫名地窒了窒。

    “静柔,你从小就聪慧通透,应该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爸,我不明白。”

    白静柔几乎是抢答。

    语气里的慌乱和难过泄露了她的心思。

    “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刚答应了慕遇城,在一个月内把你嫁出去。”

    白擎刚一字一顿的说。

    白静柔脸色涮的惨白,“爸,你说什么?”

    她不可置信的喊。

    “静柔,这是慕遇城要求的,让你一个月内找个男人嫁了。你该知道,慕遇城从来都是冷漠无情的。”

    “不,慕大哥冷漠的只是表面,他是最重情义的人。”

    白静柔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

    “重情义?”

    白擎刚冷笑,“他要是重情义,就不会明知你对他一片痴情,却逼你另嫁他人。”

    泪水,砸在白静柔手上,她身子从开始的轻微颤抖,到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哽咽的声音响在客厅里,“爸,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年要是不是你和我妈故意慕大哥的妈妈根本不会被凌辱至死。”

    “你胡说什么?”

    白擎刚老脸惊变的厉声喝斥。

    白静柔含着泪,倔强地看着他,“当时你和我妈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要永远对慕大哥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