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6章 076 你也是我的亲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76章076你也是我的亲人

    不知是因为被苏鸾拒绝,还是因为她说和慕遇城约好的话。

    白静柔退去了刚才因急步而泛起绯红的脸蛋,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苍白。

    “苏小姐,你和慕大哥约好了吗?”

    她怔愣了片刻,才迟疑的问。

    声音,透着某种压抑的情绪。

    苏鸾淡然自若的回答,“是的,我和遇城约好了。”

    “那我就不打扰苏小姐了,你去忙吧,我先去医院。”

    白静柔牵强地笑笑,说完,真的不再纠缠,转身离去。

    苏鸾视线在白静柔背影上停顿了几秒。

    便转身朝停车场走去。

    大约走了十来步的时候,她脚步微微一顿。

    不远处的镜片里倒映着白静柔上车的画面。

    她并非坐的后排,而是副驾座。

    苏鸾定睛仔细一看,随即眸底漫上一层冷意。

    白静柔一上车,坐在车里等候的白诗诗就问,“姐,苏鸾有答应跟你一起去医院吗?”

    白静柔看她一眼,垂下眼眸,淡淡地说,“她和慕大哥约好了晚些时间去。”

    闻言,白诗诗不屑地冷哼,一边发动引擎开车上路,“她肯定是骗你的,慕爷爷根本不同意慕少和她在一起。”

    白静柔诧异地抬头看向白诗诗,“诗诗,我觉得你变了些。”

    “啊?”

    白诗诗心里一惊。

    掩饰的笑了笑,一脸纯善的样子,“姐,我哪里变了?”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你变了。”白静柔笑着摇头。

    “我是替你着急。”

    白诗诗解释,“你和慕少不仅订过娃娃亲,还喜欢了他那么多年,这几年他出国,你更是经常去陪他妈妈。

    原本以为他回国会娶你的,可是,他却被苏鸾给迷惑了心。”

    白诗诗越说,越义愤填膺,“我真没想到苏鸾是那种人,她明知子阳哥哥和慕少之间有误会,还故意勾引了子阳哥哥,又勾引慕少。

    分明是为想让子阳哥哥和慕少因她争斗。”

    白静柔眉心一蹙,“慕大哥不是那么容易被女人迷惑心智的。”

    “姐,我不是说慕少笨,而是苏鸾太会演了。”

    见她不高兴,白诗诗忙解释。

    “你专心开车吧。”

    白静柔无心再听她说下去,抬手揉着额头,眼睛疲惫地闭上。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白诗诗眼里闪过鄙夷和阴冷。

    不过是一个病秧子而已。

    早晚有一天,她会成为白家真正的大小姐。

    慕遇城给苏鸾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工厂下面的工程部。

    不知慕遇城说了句什么,只见她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你要是不说,我都不知道,原来这么晚了吗?”

    刚才一直在开会。

    以至于忘了时间。

    “在那里等着,我去接你。”

    电话里,慕遇城的声音低沉地传来。

    苏鸾应了声好,挂掉电话,见旁边几人都看着自己,她淡声道,“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大家再辛苦一阵子。”

    “没问题。”

    “苏小姐不用跟我们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都下班吧,今晚不用加班了。”

    苏鸾这句话出口,办公室里的几人顿时兴奋起来,有人立即吹了声口哨。

    慕遇城来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工厂门口。

    “怎么不在办公室里等?”

    苏鸾从公司来工厂的时候,天气很暖和,便穿着单薄的职业装。

    这会儿太阳落了山,温度一下子降了许多,她又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手不禁有些凉。

    慕遇城一握着她的手,顿时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又对开车的阿木吩咐,“阿木,把暖气打开。”

    “不用开暖气,我不冷。”

    苏鸾阻止,被他掌心的温暖包裹,不仅手觉得暖和,连心里,都钻进了丝丝暖意。

    “少爷,还开吗?”

    他们一个说开暖气,一个说不开。

    阿木为难的问。

    “不用了。”慕遇城眸光淡冷地扫过他。

    对苏鸾说,“昨天的帖子是白诗诗找人发的。那些相片,也是她让酒店工作人员调出来的,但绑匪和她没有关系。”

    “白诗诗?”

    苏鸾微微诧异。

    “嗯,我让幻言查了,白诗诗是在知道你被绑架之后,才让酒店工作人员调了监控给她看,然后拍下那几张照片的。”

    “幻言回来了吗?”

    “他明天回来。”

    幻言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市,这会儿听见慕遇城提起他,苏鸾便随口问一句。

    “今天下午,白静柔去公司找过我。”

    “她找你做什么?”

    慕遇城神色微微一冷,白静柔之前给苏鸾打过电话,给她被拒。

    今天居然找上公司去了?

    苏鸾笑了笑说,“她找我一起去医院看望你爷爷,还提起你。”

    “”

    慕遇城深眸锐利的眯起。

    “她说,你爷爷是你唯一的亲人,他晕倒在你办公室会对你不利之类的话。”

    慕遇城眉宇间染上一层凉薄,“她错了,不只我爷爷,你,也是我的亲人了。”

    他说这话时,眼睛是看着苏鸾的。

    心弦猝不及防的被触碰,她清弘水眸里窜过一丝愕然。

    对方手掌力度一紧,她顿时心也跟着一紧。

    慕遇城看着苏鸾,除了她和老爷子,他其实还有一个亲人。

    只是被所有人遗忘了。

    “既然白静柔这样说了,那一会儿你就跟我一起去看我爷爷吧。”

    白静柔在苏鸾面前说这些话,肯定也会在慕铭面前说这些话的。

    他倒不是怕慕铭对苏鸾有意见。

    慕铭本来就不接受苏鸾,他让苏鸾去医院,是要告诉慕铭,他非苏鸾不可。

    “我当时就告诉她,我和你约好了晚些时候去。”

    苏鸾没有意见。

    她其实也想着,该去看望一下慕铭。

    不管慕铭接不接受她,他始终是慕遇城的爷爷,她做为晚辈,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特别是刚才,慕遇城说他的亲人除了他爷爷,还有她。

    这句话,把苏鸾感动了。

    慕遇城和苏鸾到病房的时候,白静柔和白诗诗,还有慕子阳三个人都在。

    白静柔坐在病床前,白诗诗和慕子阳则是站在一旁。

    听见开门声,白静柔第一个朝门口看去。

    当她看见慕遇城时,顿时欣喜的站起身,“慕大哥,你来啦。”

    话音落,她眼里的喜悦忽然又僵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