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5章 075 老婆只有一个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75章075老婆只有一个

    中午,苏鸾和慕遇城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把上午与何天的谈话说给他听。

    慕遇城喂进嘴里一勺饭,一边咀嚼食物,一边听着苏鸾的话。

    好看的眉头在她说完后微微拧起,“鸾鸾,何天说的不无道理。”

    “你的意思是?”

    “和你想的一样。”慕遇城平静地说。

    顿了一秒,他又说,“如果白擎刚再找你,你就答应他见面。”

    苏鸾秀眉一蹙,不解地反问,“你是让我试探白擎刚手里有什么样的证据吗?”

    她想了想,又觉得即便见了面,白擎刚也不会告诉她啊。

    “不是。”

    慕遇城摇头。

    漆黑的眸底掠过一抹思索,“白擎刚就算伪造了证据,也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

    “如果他没有把握,就更不可能告诉我了。”

    苏鸾轻抿着唇瓣。

    慕遇城点头,“所以,我不是让你去打听他伪造了什么证据。”

    他说着,指指桌上的菜碟,示意苏鸾别只顾着说话,不吃东西。

    苏鸾挑了几粒米喂进嘴里。

    听着慕遇城继续说,“白擎刚如果有十足的把握,就不会找你。”

    “他找你,就说明没有把握。”

    “难道他想和我私了?”

    苏鸾气得皱眉。

    白擎刚不会觉得,她都起诉了他,又会撤诉吧。

    “嗯,他应该是想和你私了。鸾鸾,你想想白氏员工勾引丁志成,你父亲的死又和丁源辉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白擎刚和丁源辉暗中勾结,可能有丁源辉的把柄”

    苏鸾恍然大悟地接过慕遇城的话。

    “嗯。”

    “和新产品专利比起来,丁源辉显然不值一提。”

    苏鸾接着分析道,“白擎刚为了他的利益,又因为我有你护着,他很可能放弃丁源辉,用他来换取他的利益。”

    她想起白擎刚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要是有空我们聊聊,指不定你会有新的收获呢”。

    “鸾鸾,如果爸的死真是丁源辉所为,而白擎刚又有证据,我们见见他,也不是不可以。”

    慕遇城漆黑的眸子里一片深邃。

    苏鸾脸色微微一变。

    垂下眼眸时,一丝挣扎自清弘水眸里掠过。

    慕遇城没有忽略她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白家如今在军政两界都有一定地位和权势,要让白擎刚身败名裂并非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我明白了。”

    苏鸾轻声回答。

    慕遇城的手从桌面上伸过来,握住苏鸾的手。

    漆黑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柔和,“如果白擎刚再找你,你就打电话给我,我陪你一起去见他。”

    “”

    苏鸾诧异地看着他。

    他要陪她一起去见白擎刚?

    “怎么这样看着我?”

    慕遇城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柔和了线条的五官越发的俊美迷人。

    苏鸾被他说得一笑,“我有些意外。你为我已经做了很多了。”

    “那就再多做一点。”

    “但你这样,白擎刚会恨你的。”苏鸾有些过意不去。

    慕遇城却无所谓地一笑,“老婆只有一个,仇人如果再不多几个,人生多无趣。”

    苏鸾嘴角抽搐。

    这男人是撩神附体吗?

    不用等白擎刚再一次找苏鸾,白静柔就找上了门。

    下午,苏鸾正打算去下面工厂,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从车里下来的白静柔。

    一抬头看见从公司出来的苏鸾,白静柔也很意外。

    今天天气好,温度比前两天上升了十来度。

    白静柔穿着一套限量版的裙装。

    婀娜身材包裹在精致的秋裙里,打扮依然是走优雅端庄路线。

    不同于白诗诗小家碧玉的淑女形象,白静柔更多了一份名媛的优雅气质。

    目光相交,白静柔先是一怔,继而便冲苏鸾扬起一抹明媚的笑。

    苏鸾对身旁的邓雅欣吩咐了一句,站在原地等着走过来的白静柔。

    “苏小姐,你这是要出去吗?”

    几米的距离,因为走得有点快,白静柔的气息有些许的急促。

    苏鸾眸光扫过她泛着红晕的脸颊,淡淡地说,“我要去一趟工厂,白小姐是来找我的?”

    “嗯,是的。”

    白静柔眼里闪过一丝迟疑。

    似乎因为这样冒昧的打扰而觉得抱歉。

    苏鸾疑惑的挑了挑秀眉,“我只有几分钟时间,就不请白小姐去公司了,有什么话你就长话短说吧。”

    即便恨着苏鸾恨着白擎刚,但对于白静柔,她并不牵怒。

    但也不会再像之前对白诗诗一样,把她当朋友。

    于是最好的,就是这样疏离的态度。

    白静柔为难的皱起眉头,自责地说,“都怪我来之前没有事先问苏小姐有没有空。”

    苏鸾抬手拂过耳际的发丝,“白小姐有话直说就行。”

    她这人性子虽然不是那种很急的。

    但也受不了白静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人。

    白静柔咬了咬唇,轻声说,“我本来是想和苏小姐一起去医院看慕爷爷的,听说他昨天在慕大哥的办公室里晕倒了。”

    “苏小姐,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呃我听说了。”

    苏鸾见白静柔睁着一双眼睛无害的望着自己,有种自己不答理她,就是坏人的错觉。

    “那苏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医院看望慕爷爷。你可能不知道,慕大哥的父母走得早,他二叔和姑姑一家又各怀心思。

    慕爷爷算是慕大哥唯一的亲人了,昨天他晕倒在慕大哥的办公室,还不知道会传出些什么不好听的声音呢。

    慕大哥才刚回国接管慕氏集团,那些坏话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

    虽然语述很慢,但一下子说这么多话,白静柔又有些吃不消的喘了口气。

    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苏鸾。

    苏鸾没想到白静柔来找她一起去医院看慕遇城的爷爷。

    按理说,她做为慕遇城的妻子,是该去看望的。

    可是,她知道慕铭并不承认她的身份。

    慕遇城之前也委婉地说,她不用去应付他的亲人。

    那些话里有一半是体贴她,又何尝没有另一种原因,是因为她不被他的亲人承认。

    她眸子轻闪,淡淡地说,“白小姐,我和遇城约好了,晚些时候再去医院看望爷爷。

    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去工厂,不然该耽误和遇城约定的时间了。”
小说推荐